第二百五十八章 血脉进化(三)

  他人皆道,佘山老母贵为神灵,却学那云州道修,强行逆天改命,与天道争锋,失了神灵的本心。

  虽说,妖蛇化龙,震动了整个灵州妖族。但真实的情况却是,佘山老母在修炼数千载之后,忽生化龙征兆而已。

  而其特征,其实也只是凝结出了数枚真龙鳞片,比起真正的蜕凡成神,超脱蛇躯,进化为九州第一条真龙的坎坷路途,还有许久的漫长道路要走。

  而正因如此,佘山老母在突生化龙征兆之后的横死,更令许多灵州妖族不明其意。

  明明是正当进化,顺应顺天进化之路,可为何,在血脉得到晋升的可能之时,佘山老母就突然传出“陨落”的消息呢?

  不但如此,在佘山老母陨落之时,所凝结而成的那几枚龙鳞,也更是被尽数毁坏,无一得到幸免。

  对于这种明显就不合常理的事情,很快的,灵州妖修之中便开始流传起了一种新的说法:

  据说,佘山老母的原身,乃是这世间最为平常的巴蛇血脉。

  不仅跟脚卑微,其血脉更是平庸至极,若非佘山老母早年间曾吞服过灵草妙药,否则,她这一生,都不得进阶分毫。

  而正因如此,这种一蹴而就的修炼方式,给佘山老母的根基埋下了巨大的隐患。也使得其跨越数个血脉阶段,以巴蛇之身,强行逆天改命,窥伺真龙之身的做法,引起了天道不满。

  从而,被天道惩罚,修为尽毁,寿命尽失,在天道余威之下,不得不夭折于先天亏损的根基之中。

  当然,对于这种说法,在李牧鱼起初通过幻魔蝶传讯所知时,只是不以为然,报以一笑了之罢了。

  可是,随着这种说法在灵州中传得愈演愈烈,越来越离谱时,李牧鱼才终于反应过来,这件事情的苗头,正是由灵州中的各方势力共同推进下,强行灌输给灵州之中的那些低阶妖修。

  心中涩然,作为天庭之中,为数不多的血脉平庸的神灵,李牧鱼深深地知道,这种说法对于如他这般的妖族修士,所带来的影响是多么巨大的。

  这种跟脚低贱,卑贱血脉,不配进化为顶阶血脉的言论,久而久之,就会在灵州那些生而就极为普通的妖修心中,埋下了一颗隐喻的种子。

  血脉平庸者,就算穷尽一生,也无法触及天道的顶端;

  而天生异种者,则是天道天生的宠儿。

  他们生下来,就已经达到了灵州芸芸妖修,一生都难以企及的高度。他们,天生就是灵州的领导者;他们,天生就是天道之下的天选之人。

  而这,也恰恰指向了天庭之中,那些碌碌无为的后天神灵。身为后天,就应当听从于天庭神灵,不得反抗,不得怨恨,更不得“逆天改命”。

  因此,对于佘山老母这种“异种”,就应当有这种后果。

  身为低等巴蛇血脉,即便是有着天大的好运气,但在跨越血脉桎梏的临门一脚上,佘山老母的低等血脉,终究会被天道所“厌弃”。到最后,落得一个身死道消,引人唏嘘的下场。

  而这种结局,也正是灵州各大势力,甚至是天庭,心中最理想的一个下场。

  毕竟,在灵州之中,真正的掌权者始终都是各大血脉顶阶的妖族。

  无论是青丘,还是蛟王域,即便是天庭帝后,其天生神位,以及在雷霆下所降生的血脉身躯,都是李牧鱼这种“草根”神灵,一辈子都难以企及的高度。

  就像是李牧鱼体内的仙格,与天生神灵的神籍,也便是天庭那些后天神灵,“永远”都无法通过自身努力,能够达成的神位。

  ……

  心中忍不住微微叹息,但面对着上位者对下位者的“舆论控制”,就连李牧鱼这种被天庭看好的天生神灵,都无权去干涉的。

  甚至,若不是李牧鱼了解实情,连他可能都会被这种所谓的“天道制裁”论所迷惑。

  虽说不会全然相信,但这种疑惑的种子,却会在他的求道之心中,悄然扎根。

  可以说,传此言论者,其心之毒,简直可诛。

  ……

  五日前,佘山,古木地界。

  “李牧鱼,你可知道本尊因何而陨落?”

  此时,蛟王域的大皇子,已经被李牧鱼的心转之术迷了心智。

  古木瑟瑟,碧瞳幽幽,李牧鱼面对着佘山老母的发问,有着短瞬间的凝噎,但到了嘴边的话,李牧鱼却果断的选择咽了回去。

  “晚辈……不知。”

  不知?

  看着李牧鱼的表情,再看看身旁静立不动的云姬,佘山老母却是忽然展颜一笑。

  “难不成,你以为,本尊也是借着琅琊碎片,假死的吗?”

  “晚辈……只是猜测……”

  “又是猜测?但不得不说,你的猜测,也并非全然错误。”

  恩?

  听完佘山老母的话,这回轮到李牧鱼忍不住楞了一下。

  “本尊这次的陨落,确实是做给旁人看的。但主要的,更是做给蜀山的那些道修看的。”

  “蜀山道修?”

  “没错,莫不然,本尊为何要如此大张旗鼓的宣传陨落之事,为的,便是未雨绸缪,引起天庭与各方的注意力罢了。”

  佘山老母话语中的信息量极多,再配着佘山老母眼中那抹深藏的怨恨,李牧鱼几乎可以断定,佘山老母这一次的“死”,必然与蜀山有着极大的关系。

  “都言云州炼器当道,没想到,本尊这一次,差一点儿就栽在那些人修的手上。”

  语气愈发的阴冷,在佘山老母提到蜀山之后的每一个字,都满含杀意。

  就连李牧鱼周遭已经渐趋平稳下来的木灵气,因为佘山老母的怨怒,也重新暴动起来。

  古木肃杀,枝叶零落,但所幸,只是须臾之间,佘山老母便重新稳住几乎要失控的心神,也同时令李牧鱼即将要捏起的结界法诀,收拢了起来。

  “李牧鱼,你这一次要记住,蜀山的那些人修已经盯上了佘山。而本尊的这一次陨落,对于他们来讲,也许是意料之内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