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七章 血脉进化(二)

  “逝水法则,回溯本真。”

  唇齿微动,双目豁张,随着法诀繁文自口念出,李牧鱼原本端放于两膝之上的手,犹如飞花穿蝶一般,迅速地结成了一个法印。

  紧接着,随着法印结成,自月白色龙鳞之下,花种乍现,随即,一朵猩红色的花苞缓缓绽放,化为彼岸花蕊,将佘山老母的龙鳞依托于花蕊之上,受结界所笼罩。

  “滴答——滴答——”

  龙鳞自血色结界中缓缓转动,而每转动一分,依托着龙鳞的彼岸花蕊的花瓣便会脱落一瓣。

  终于,在龙鳞逆时针旋转到第七圈时,彼岸花的所有花瓣悉数散尽,到最后,化为一缕红烟,随风散于云霭之中。

  “这一次,还是只能坚持到七分钟么……”

  面色微白,气息也有些紊乱,李牧鱼接回悬浮在空中的龙鳞,眉头不由得轻轻皱起。

  “这几日的回溯,似乎对于龙鳞的修复效果,并没有太明显的改善。”

  心中微叹,指腹轻轻地摩擦着龙鳞上刺目的杂质,摇了摇头,也没有再继续施展法术,而是张开嘴,直接将龙鳞吞入腹中,闭目合神,以周遭的云雾之气,来恢复着妖丹之中所亏空的法力。

  五日前,蛟龙出洞,连带着蛟王域大皇子夺走佘山老母生前秘宝的消息,也在整个灵州之中,不胫而走。甚至,连带着海上其他几州,也陆续收到了风声。

  然而,对于蛟王域大皇子夺走秘宝之事,蛟王域的蛟龙王却是第一时间出面对灵州群妖“辟谣”。并声称大皇子,绝对没有夺佘取山任何的东西。

  紧接着,在第三日,天庭的星宿老君又自蛟龙王后再次出面,也是与蛟龙王的口径一致,并且也将在灵州中传得沸沸扬扬的“龙鳞”之事,作了一番解释。甚至,两方势力还将已经破损的龙鳞亲自示众,已表事情真相。

  当然,对于蛟龙王以及星宿老君这两位元婴期修士的亲自出面澄清,对于灵州大部分的妖族来讲,还是极为有公信力的。

  只是,在他们二人亲自出面“澄清之后”,却依旧有一股不大不小的声音,继续在灵州传播。而这股声音的主力,则是从佘山地界之中出来,并差点儿死于蛟王域大皇子手中的那些鳞甲类妖族。

  不知为何,凡是从佘山离开的鳞甲类妖族,无不一口咬定大皇子确确实实是带着佘山老母的秘宝离开。

  而且,大都是面含戾气,口中赌咒,即便是面对着蛟王域与天庭两方势力的强压,也依然没有任何松口的意思。

  起初,灵州各散修妖族皆以为蛟王域大皇子所夺走之物,乃是佘山老母化龙时所凝结而成的龙鳞。可后来,在星宿老君出面辟谣之后,这种想法也就淡了许多。

  然而,在事情结束的第五日,那些鳞甲类妖族却是突然对外坦言说道,蛟龙大皇子所夺走之物,根本就不是什么“龙鳞”,而是佘山老母早年所得之宝——一件破损的仙器。

  不仅如此,这件仙器还大有名头,持有者不但可以呼风唤雨,甚至还可以控制轮回生死,乃是一件稀世仙宝。而且,据传言所述,这件稀世仙宝,正是云州巨擘——蜀山,所遗失之物。

  此事一出,万籁皆惊。刹那间,便在整个灵州之中激起了轩然大波。

  甚至,是之前站出来出面澄清的蛟王域以及天庭,对于此事,也是三缄其口,没有再进一步的出声回应。

  可恰恰就是这两方势力急转直下的态度,却更令灵州群妖相信了此事的真实性。就连之前保持中立的青丘,以及白虎岭等各方势力,也尽数插手,卷入到这次“抓捕蛟王域大皇子”的行动之中。

  “啪嗒——”

  幻蝶振翅,随着李牧鱼的召唤,被派发出去的幻魔蝶,也一一忽闪着翅膀,飞回云海雾洞之中。

  “看来,消息也已经顺利地传播出去了。”

  蝶影盘旋,随着袖口收缩,飞舞在李牧鱼周身的幻魔蝶,也尽数收入到乾坤袖之中。

  喧嚣而上的传言,以及越来越离谱的猜测,对于那些自佘山地界中离开的鳞甲类群妖所传出去的消息,其实都是李牧鱼有意在后面推了一把。

  那日,大皇子自枯木甬道之中飞驰而出,李牧鱼便利用幻魔蝶,对其身后满怀惧意的鳞甲类妖族,施展了一记小小的“心转之术”。

  这种法术类似于幻术,但其效果,却是利用某一种强烈的情绪,从而扭曲或强行修改被施术者识海之中的某一段记忆。

  而李牧鱼,则恰恰就是利用了那些被大皇子所虐杀残害的鳞甲类妖族心中的仇恨与恐惧,以幻魔蝶的蜃气与先天幻灵之气的双重影响之下,将这段有关“蛟龙夺宝”的记忆,半真半假的添加到那些鳞甲类群妖的记忆之中。

  当然,李牧鱼所选择的施术对象大都是凝体期修为,比起李牧鱼妖丹期修为,要远远低得多。

  而李牧鱼挑选这部分妖族作为施术对象的原因,一方面也是因为好操纵;另一方面,也是因为低阶妖族占据灵州绝大多数的比例。由他们作为消息的喉舌,也有一定的传播便利性的缘由。

  “呼——”

  长舒一口气,闭目凝神,收回心中杂乱的心思,也不再关注灵州的情况,李牧鱼继续进入到修炼状态之中。

  蛟龙夺宝、蜀山仙器……一桩桩,一件件,这些事情若有由有心人联系在一起,必然能看出其中的端倪。

  尤其是——蜀山中人。

  这一次,李牧鱼将蛟王域大皇子之事添油加醋的传播出去,不仅是为了令大皇子作引,更是想要将所有人对于“佘山老母”之死的关注,转移到大皇子身上的“秘宝”之上。

  若是蜀山中人细细分辨,定能猜出传言中的“仙器”,就是由云姬所盗的琅琊碎片。

  这此次,李牧鱼之所以要这么做,也不是为了故意激怒蜀山,寻衅大皇子。而是李牧鱼从佘山老母口中知晓,她这的“死”,与蜀山,逃不了干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