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三章 血脉进化(一)

  燥热的风,吹拂着佘山的叶。风袭绿浓,叶脉滚滚,犹如一层又一层拍打在山间的绿浪,高空鸟瞰,更添一丝心惊肉跳之感。

  只是,在这万物苏醒的浓绿大地,滚动而生动的风,却衬得佘山分外幽深安静,而不似寻常荒野,鸟兽穿梭。

  “吼——”

  突然,一声嘹亮的龙吟声划破了天际,风吹叶颤,轻易地打破了整个佘山的静谧。

  紧接着,黑暗蠕动,一条漆黑如墨的粗壮蛟龙,自枯木甬道之中呼啸而出,伴着高风阴云,犹如一点墨水,在佘山碧蓝的天空画布之上,点缀出一道浩澜壮阔的画卷。

  “神君,请。”

  不同于墨色蛟龙的高调出场,在佘山顶端的一处古树枝桠上,两道影影错错的身影,自褐色树干中,浮现而出。

  一抹水蓝,一抹月白,临近看去,正是身着一袭水色长衫的李牧鱼,以及躬身而立,站于李牧宇身后的蛇妖——云姬。

  “结界已经打开了么?”

  目光飘远,李牧鱼望着空中飞驰离开的墨色蛟龙,语气淡淡地说道。

  “回禀神君,佘山地界下的结界已经开启,所有妖族也已经从结界内尽数离开……”

  还未等云姬说完,龙吟之后,便是一阵不太显眼的脚步踢踏声,自枯木甬道处,窸窸窣窣的传了出来。

  “哦?这就是你所谓的尽数离开?”

  果然,在蛟龙之后,几个明显是吓破了胆的小妖,带着浑身血肉模糊的伤口,一步一颤地,自地界结界内,小心翼翼地向外攀爬,唯恐令空中那条墨色凶兽发现一般。

  “是妾身思虑不周,请神君责罚。”

  “不必了,谎话只要不再说第二次就好。”

  妙目微垂,在听到李牧鱼的言语之后,云姬的头始终没有抬起来过。

  一百年?

  还是,一百五十年?

  在李牧鱼携带琅琊碎片逃往灵州,并履行与云姬之间的心魔誓言之后。弹指一挥的功夫,李牧鱼的变化,足以令任何人惊叹。

  也许旁人道“弱水河伯”乃是灵州一等一的天之骄子,但是对于李牧鱼“知根知底”的云姬来讲,李牧鱼的原身,却仅仅只是一条普普通通的黑鲤鱼罢了。

  即便是因仙格,其凡鱼血脉晋升成了寒鲤血脉,可如今的成长,依旧令云姬,心中骇然,且望尘莫及。

  “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生变化的?”

  长长的睫毛轻轻地颤动,云姬轻轻地看了一眼站在她身前的挺拔背影,不知为何,一丝苦涩,竟在这一瞥之间,悄然攀上了她的心头。

  “我们走吧。”

  见枯木甬道之中的鳞甲类妖族渐渐离去,李牧鱼也不再分心关注,周身起雾,还未等云姬发话,便在一个起身之间,踏着佘山之巅的翠叶,消失在了碧空云霭之中。

  “是。”

  人影已散,面覆白纱的云姬重新抬起了头,望向了李牧鱼消失的方向。眸光微动,心头的那抹苦涩,在李牧鱼离开的那一刻,越发的浓重起来。

  她强时,他弱。

  他强时,她却已望尘莫及。

  无论是天庭声名鹊起的水神职位,还是敢与佘山老母抗衡算计的修为气魄,即便两人目前都是结丹期修为,但比起之前种种,现在的李牧鱼,再也不是那个在云州黑沙河中,任她打杀的那个小鲤鱼了。

  目光忽明忽暗,久久看着渐浓的云霭,云姬忽然摇头苦笑。

  颠倒的地位,悬殊的实力,根本就不是在此刻才成为的定局。

  就在李牧鱼初来佘山,断然拒绝云姬以琅琊碎片的秘密,挟求李牧鱼为她盗取佘山老母蛇蛋的那一刻,两人的关系,便早已不再如同从前了。

  她一直都觉得,他只是一个幸运的鲤鱼精罢了。实不知,此刻的幸运,在李牧鱼收服仙格的那一刻,就已经悄然注定。

  只可惜,那日的云姬,凭她浅薄的见识,根本就无法参透其中的大机缘而已。

  “唉——”

  压下心中的悔意与嫉妒,也扫清脑中不现实的窥想。那个水德仙格,从来就不是属于她的东西。

  当日,即便是她强行炼化仙格,那么,所造成的后果,无非只是神魂俱灭而已。

  她不清楚,那时仅是一条凡鱼的李牧鱼,是如何在收服仙格的过程中,保持着神魂不灭。但与其去妄自猜测,触其逆鳞,还不如从此别过,斩断百年前,那段不算美好的因果孽缘。

  毕竟,她当日将仙格赐予李牧鱼时,只是为了得到神灵之血而已。根本就没有想过,到最后,李牧鱼还有活下去的可能。

  而现在,李牧鱼没有拿着此事来报复诛杀她,也单凭之前的仙缘因果罢了。而正是如此,云姬才由衷地感激从前的自己,没有因嫉妒他人的机缘,而痛下杀手,徒增仇怨。

  “哗啦啦——”

  山间的风,拂过佘山遍野的林木,莹莹绿叶,簌簌作响,像极了无垠绿浪,配着山端的氤氲雾气,衬得四季皆春的佘山,更是美如仙境,令人迷醉。

  “啪嗒——”

  蝶翅振响,在风吹绿意的林海之间,忽然,数只宝蓝色的蝴蝶,忽闪着翅膀,穿过枝条,远远地尾随在从枯木甬道走出的群妖身后。

  磷粉散落,一粒一粒,随着山间漫无目的的风,悄然地洒落在群妖身后。

  而这一幕,却皆是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即便是立身于佘山之巅的云姬,也丝毫没有注意到这些异样……

  ……

  云海,雾洞。

  位于佘山顶峰之上的云海层中,一处犹如山顶洞穴一般的圆形突起,赫然矗立在云海之间。

  而在这由云雾所组成的洞窟之中,一道水蓝色的身影,则静静地端坐在雾洞之内。

  双目紧闭,两手端膝,左右手各捏着一道繁复的法诀,在此身侧,则是一枚犹如白玉一般的月白色鳞片,似真似幻的悬浮在李牧鱼的面前。

  只是,白壁生瑕,看似应当灵气盎然的物什,却毫无灵气波动。仿佛已经破损了一般,死气沉沉,没有丝毫的生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