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二章 龙鳞(十二)

  猜忌,多疑,种种情绪盘旋在两人之间。

  既想从中谋利,还想明哲保身。在二人一系列的谈判中,佘山老母对于李牧鱼的耐性,已经渐渐化为了不耐与厌烦。

  “既然不想沾一身腥,那你当初就不应该来我佘山。鱼和熊掌都想兼得,你也不想想光凭你自己,能不能啃得下。”

  话语虽是劝诫,但语气之中的威胁之意,却几乎都要溢了出来。也不想继续掩藏,即便是神魂之身,但佘山老母终归是修为、眼界皆比李牧鱼高出数个大层次的高阶神灵。

  况且,他们如今所在的地域也是佘山,即便李牧鱼再到天庭重视,可在现在,对于李牧鱼来说,佘山老母依旧占据着压倒性的绝对优势。

  虽容他辩驳,但李牧鱼若是真想以势压人,迫使佘山老母交出龙鳞,压根就是不现实的。

  李牧鱼的双眼依然没有从佘山老母的身上离开,双眸平淡,情绪掩埋,虽没了之前锋芒毕露的神威戾气,但在佘山老母的警告之下,李牧鱼却并没有流露出太多额外的情绪。

  只是李牧鱼心中对于龙鳞的势在必得,即便是在佘山老母面前,也没有一刻停熄过。

  而恰恰也就是这种多余的“自信”,却也是佘山老母没有强硬逼迫李牧鱼的原因之一。因为她总是觉得,眼前这个修为仅有结丹期的水神,让她始终升起一种看不透的诡异之感。

  “难不成,他真是天庭派下来的?”

  心思电转,暗自思考,就在佘山老母忍不住再次发问的时候,很突兀地,原本一直以法体之身视人的李牧鱼,忽然变回了原本的水色长衫的俊秀人身模样。

  “佘山老母,之前晚辈所言,句句属实,每一句皆可以心魔誓言佐证。但是,关于卷入因琅琊碎片与蜀山所结下的因果,作为天庭神灵,晚辈也无法插手。

  可是,在另一件事情之上,晚辈可以神位起誓,在前辈转生归来之前,晚辈可效犬马之力。”

  恩?

  眸光悸动,碧绿的瞳孔之下,一道水色身影,变得越发的清晰。连同李牧鱼方才所说的每一句话,在佘山老母一向冷硬利诱,古井不波的心中,泛出一道又一道微小的涟漪。

  “你想做什么?”

  “晚辈,愿以弱水河伯之名,为前辈守护佘山蛇族的安全。”

  “你说,什么——”

  亦如之前李牧鱼说出“琅琊碎片”四个字一般的失守,在听到“佘山蛇族”这几个字时,佘山老母的态度,又一次激荡了起来。连同这浩大蛇窟内的泱泱群树,在佘山老母心境激荡之下,也变得狂暴起来。

  “你刚才,说什么?”

  在绝强的威压之下,李牧鱼只是给自己套了一个结界而已,并没有要回避佘山老母的意思。

  这一次,面对佘山老母疑似猜忌般的怒火,不知是无意为之,还是刻意避开,除了威压之外,周围汹涌滚动的木气,并未再伤到李牧鱼分毫。

  而面对着佘山老母的质问,李牧鱼依然目光坦然,直视面前那双碧瞳,高声说道:

  “晚辈愿在此立下心魔誓言,在佘山老母转生归来期间,誓死守护佘山蛇族的性命。不让旁人,伤害半分。”

  “你有什么资格下此狂言?区区一个结丹期的水神,你真的以为,本尊会相信你的鬼话?”

  飒飒——飒飒——

  湿风吹拂,绿叶萧瑟,在满腔的怀疑之下,李牧鱼只是思虑了片刻,便继续对着佘山老母回道:

  “前辈,你此次布下此局,引得灵州鳞甲妖族聚此,其中目的,难道不是为了找一个顶罪之人,接受蜀山剑修的怒火么?

  佘山蛇类众多,其中更不乏修为高超者。然而,前辈之所以不愿找蛇族修士守护前辈转生之前的琅琊碎片,为的,就是将佘山蛇族在此次因果漩涡中摘开,保护他们,免得受到波及而已,所以……”

  “哼——”

  就在李牧鱼的声音愈来愈高之时,一声冷哼,连带着滔天的威慑,直接打断了李牧鱼后续的话。木气冲撞,虽不致命,但李牧鱼依然受了轻伤。

  “所以……李牧鱼愿为前辈守护佘山蛇族周全,不令前辈的神域信众,受到任何的侵害。”

  飒——

  狂暴的风,戛然而止。连同周遭动荡不停的郁木之气,也陡然消散一空。

  所有的一切,都静得可怕。但李牧鱼身上所受到的威压,却也随着方才的风,随风而逝。

  “你到底是谁?”

  风声渐歇,而佘山老母莫名的发问,却是令李牧鱼微微一愣,但旋即,便又重新反应了过来。

  “晚辈是弱水河伯,李牧鱼。”

  “到底是谁派你来的?”

  “晚辈行踪,并无任何人知晓。”

  “我为什么要相信你?”

  “晚辈愿以心魔为誓……”

  ……

  “罢了。”

  简短的话语,不知为何,李牧鱼竟在佘山老母的眼中,看到了些许的疲惫。

  这种疲惫,很复杂。

  夹杂着渴望,也夹杂着利益,但最深沉的,却是那一份唯独神灵才有的负重与责任。

  这种责任,是对天道,也是对神灵之位。但最重要的,却是对那些给予神灵功德,无条件信任神灵的所有信众。

  而这,也是每一个神灵心中,最独一无二的羁绊,也同样是最独一无二的“疲惫”。

  “你是怎么看出来的?”

  片刻的沉默之后,佘山老母一瞬不瞬地直视着李牧鱼的双眼,重重地问道。

  可不比之前高高在上的淡漠,在这一句话中,却令李牧鱼这种与佘山老母的修为境界差之千里的小小水神,听出了一种本不应属于他的平等。

  “回禀前辈,这一切,只是晚辈粗浅的猜测而已……”

  “猜测?呵呵,好一个猜测。”

  并非讥讽,也不是嘲弄,这一次,李牧鱼忽然对佘山老母升起一种极为真实的感觉。而这种真实,独属于神灵,独属于每一个在天道之下,汲汲营营的神灵。

  其实归根到底,他们都只是维护天道秩序的渺小生灵罢了。

  唯一不同的是,在他们的心中,仍然尚存一份想要打破桎梏的愿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