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一章 龙鳞(十一)

  这就是龙鳞么……

  目光有些迷幻,就在李牧鱼看到龙鳞的那一瞬间,犹如洪水决堤,封锁在血脉深处的本能,在刹那间觉醒。

  这一刻,他是风,他是雨,他是云,他又是水;他掌管着四时布雨,操纵着潮涨潮落。他就是九天之上俯视众生的九霄巨擘,灿若星辰,心生大海。

  啵——

  迷烟消散,神识复苏。当血脉中的枷锁重新闭合,李牧鱼也从无尽的血脉记忆中清醒了过来。

  目光笃定,心思坚毅,在此刻,他完全可以确定,此物,就是他所要寻找的龙鳞;同时,也是能够助他晋升血脉的钥匙。

  而这一次,他势在必得。

  只是……

  李牧鱼看着面前同样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佘山老母,他很疑惑。

  龙鳞即便已经损毁,但为什么,灵州各方势力就敢认定佘山老母没有从中作假呢?即便所有人都已经认定了这个事实,但为何,这枚龙鳞依然还会安然无恙地留在佘山老母的手中,而不是被他人夺走呢?

  心中不住的疑惑,但寒鲤血脉中的本能,却又清醒地告诉着他,此物确实是龙鳞不假……

  “你在想什么?”

  见李牧鱼见过龙鳞之后久久不言,佘山老母的神情也渐渐不耐起来。

  素手成拳,收回龙鳞,近乎命令似的,佘山老母直接向李牧鱼发问。

  “回禀前辈,晚辈方才只是在确认这枚龙鳞。”

  “确认?”

  听到李牧鱼的话,佘山老母的嘴角朝上一弯,看向李牧鱼的眼中,尽是风光霁月的讥讽。

  她在嘲笑,嘲笑李牧鱼的无知,也嘲笑李牧鱼对自己过于的看重。

  “难不成,你以为本尊会拿假东西来糊弄你这个小水神?”

  肩膀略微一顿,但李牧鱼的双眼,依旧直视着佘山老母,谨慎说道:“前辈,听闻灵州各方势力已经确认过龙鳞损毁之事,只是,晚辈不知,前辈是如何令他们相信此事的?”

  闻言,佘山老母倒是明白了眼前这个小水神的顾虑。原来,他是以为龙鳞早已被其他势力所夺,理应不该在她手中才是。

  呵呵。

  嘴角的弧度并未因李牧鱼的话而又丝毫的收敛,指间流转,朝上一指,只见,那枚素白色的龙鳞,在佘山老母的一指下,径直地飞到了古树巨蛇蛇头之下的七寸之处。在通体墨黑之中,唯独七寸之处,突兀的出现了一大片的空缺,血肉模糊,鳞片尽失,剩下的,只是空落落的一处撕裂般的伤口。

  “龙鳞,可不止有一枚。在你来之前,其他的龙鳞,早已被那些闻风而来的苍蝇们,给变着法儿的抢走了。如果龙鳞真的只有一枚,你还以为,凭你区区一个结丹期修为的水神,能染指一分?”

  龙鳞竟然不止是一枚。

  得了这个结论,李牧鱼虽然惊讶,但仅在瞬间,脑海中的疑虑便尽数消失。对于佘山老母方才是说法,也同样确信了几分。

  “哼,你倒是个奸猾的角色,难怪天庭会这般看重你。既然没有疑虑,那么,这枚龙鳞,你可想好要怎么交易了?”

  “晚辈,愿闻其详。”

  风火渐熄,水气转淡,面对着此时的佘山老母,李牧鱼也不好再像方才那般严阵以待。而是收回了周遭的水属异象,重披玄色水德神袍,双脚落地,算是恭谨地对视着俯身而视的佘山老母。

  “既然,你想得到本尊手上的这枚龙鳞,那便只有交易了。原本只是想与你说个大概,可你已经知晓了琅琊碎片之事,那也不必瞒你。只要你肯答应,在本尊转生之际,护得本尊周全,那么,这枚龙鳞,便可直接交予你……”

  “请恕晚辈难以从命。”

  “你说什么?”

  佘山老母的话音才刚落地,李牧鱼直接想都没想,便直接拒绝。可是这一次,因为有了之前撞天钟的警醒,佘山老母在愤怒之余,却没有再次贸然出手。

  “你刚才说什么?”

  听闻佘山老母语气中隐压的怒火,李牧鱼也不敢托大,而是双手作揖,极为凝练快速地向佘山老母说道:

  “琅琊碎片,乃是云姬从蜀山所盗之物。昔日,因为晚辈势单力薄,不得不接受与云姬的交易,携碎片逃到灵州,既而心惊胆战,与蜀山公然为敌。只是,如今晚辈已经加入天庭。也不再是从前那个随波而流的鲤鱼精。作为灵州神灵,晚辈更不应该再次插手前辈与蜀山之间的因果纠纷。

  所以,请恕小神,无法从命。”

  有理有据,理从天命。

  李牧鱼直接将一定因果循环的大帽子,直接扣在了佘山老母的这场“交易”之上。使得这杆交易的天平,也不再平衡。并且,李牧鱼也毫不客气地将背后的天庭,再次拿出来利用一番。使得听完李牧鱼一通胡咧咧的佘山老母,竟没有在一时间里,怒斥李牧鱼看似有理的无稽之谈。

  “说白了,你只是不想惹上蜀山而已。”

  “晚辈只是不想令天庭为难罢了。”

  哼!

  碧绿的双眸,不断地跳动着危险的豪光。

  木气涌动,冷意森然,过了许久,冷冷地盯着李牧鱼的佘山老母,重新发话说道:

  “既然如此,这枚龙鳞,你便是不肯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