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五十章 龙鳞(十)

  肆弄的潮水激荡着滔天的涛浪,水气氤氲,风火摇荡。

  在佘山老母动了杀心之后,李牧鱼便直接祭出弱水域的神域之力。在李牧鱼的操纵之下,浩荡蔚蓝的弱水,直接在李牧鱼周身撑起了一方结界水域,以此隔绝蛇窟内无边无际的潇潇落木。

  “哼!”

  见李牧鱼顽抗,佘山老母神情一变,虽未缓和,但蛇目一睁,霎时间,冲撞在李牧鱼结界之上的木气,便尽数退散。徒留李牧鱼一人,气喘吁吁。

  “云姬,你所说的最合适人选,竟然就是知晓此事的第三人么?”

  佘山老母碧绿的瞳孔映照出一旁纤弱的身影,而闻言,云姬似早有准备一般,满目的神情并未有太大的波动,依然是低着头,垂着目,长长的睫毛犹如佘山林外的雾霭一般,深深地遮住了云姬眼中所藏的心思。

  “回禀老母,云儿有誓言在身,所以,关于此事,云儿无法向老母透露一个字……”

  “你说什么?”

  杀心再动,被勘破的骗局,即便是以化为神魂的佘山老母,但久处高位,对于这种被蝼蚁戏弄的折辱感,依旧令她怒极。

  “老母,云儿所言句句属实。而且,云儿敢保证,关于‘琅琊碎片’之事,李牧鱼绝对不会向旁人吐露分毫。”

  “呵呵,我凭什么要相信你们……”

  “心转之术——现!”

  就在佘山老母与云姬在旁争辩之际,李牧鱼直接利用这个空档,以通身所有的幻灵之气,施展出一记极为摄人的心幻神通。

  双目漆黑,梦靥缠绕,可此时,李牧鱼的施术对象,却并非是前方的佘山老母。而是在一旁,心神剧震的蛟龙族大皇子。

  “啪塔——”

  在佘山老母也云姬的注视下,宝蓝色的幻魔蝶,自李牧鱼的袖中,倾巢而出。顷刻间,幻蝶成海,化为一道道宝蓝色的洪流,裹挟着一旁的大皇子。没一会儿,蝶海退散,飞至袖间,徒留大皇子一具现了原形的墨色蛟龙驱赶,盘亘在林木之间。

  “你这是何意?”

  神识迅速地朝着大皇子的方向探回,但令佘山老母惊疑的是,这条小蛟龙似乎只是睡着了一般,通身并没有任何的不妥。连同识海中的神魂,也没有丝毫受损的痕迹。完全就是陷入了沉睡一般,从旁看,并无任何不妥。

  “回禀前辈,晚辈方才只是抹除掉了他的记忆而已。”

  “抹除记忆?你难不成在他的识海处动了手脚……”

  不对。

  后面的话,佘山老母并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在她方才检查那条小蛟龙时,在识海处根本没有发现任何的不妥。而且,抹除记忆这一招,对于仅差一步就能迈入化神期的佘山老母来讲,并不困难。但用的方法,却是割裂识海,抹除记忆的强硬方法。

  被施术者,一旦被伤到神魂,那么,所面临的下场,绝对是惨不忍睹,根本不可能像如今这般,安详地躺在这里,完全看不出神魂被伤的痕迹。

  “你是如何做到的?”

  闻言,李牧鱼收回法术,语气不卑不亢地说道:“前辈,你可曾听说过,孟婆?”

  “孟婆?”

  眉头略皱,显然,李牧鱼所提及之人,并非佘山老母所熟知的范畴。

  “孟婆,乃是晚辈神域之中所立新神,其职能,便是渡魂入冥府,抹除阴魂生前的记忆。而晚辈方才所施法术,便是借助孟婆之力,令其忘记他不应该记得的事情。”

  在听到李牧鱼的话之后,佘山老母的眼中依然有着满满的不信任,亦如李牧鱼,在佘山老母方才对他起杀心之时,便已经做好随时借助神域之力遁走的打算,根本不敢有丝毫的松懈。

  “你对琅琊碎片,了解到什么程度?”

  听到话题终于回到了正题上,李牧鱼依然面不改色,直视着佘山老母,极为淡然地说道:“昔日,就是晚辈,助云姬躲避追杀,逃入灵州转生。”

  转生?

  听到这两个字,佘山老母极为秀丽妖冶的眸子,不住地放大了一分,凝目观望,又扫到一旁的云姬,没想到,这个主动来献宝的蛇妖,竟然也是个狠角色。之前,倒是被她九分真一分瞒的话,给成功地隐藏了过去。

  “你想要什么?莫要再拿龙鳞混淆视听。”

  “前辈,晚辈之前所言皆为属实,此次来佘山,除了龙鳞,晚辈别无他求。”

  又是久久的静默不言,可是,这一次,佘山老母见到李牧鱼眼中不似作假的正色,虽有不忿,但也没有再强问。而是收回了之前对李牧鱼的轻视之心,也不再以势力威逼,碧衣轻浮,自蛇头之上,缓缓地落在了李牧鱼面前。

  “唰——”

  素手摊开,自佘山老母似幻似真的手掌之中,一枚冷白色的菱形鳞片,犹如一枚雪花般,自手心出缓缓飘出。似辉似玉,犹如一抹清凉的灿光,仅是一眼,就令李牧鱼的心神,蒙上了一层宁静致远的安详之感。

  只是,白璧有瑕,自鳞片之上,一层密集的破碎纹路隐藏其中。连同内里的灵气,也同碎痕一般,泯灭殆尽。

  “这便是龙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