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龙鳞(九)

  龙鳞?

  “龙鳞早已损坏,你难不成以为,关乎这件事,也是假的吧?”

  目光微闪,佘山老母看向李牧鱼的神情,不由得有些怀疑起来。

  神灵死后,肉体馈赠于天地,神魂数月遁入轮回。

  虽说,天庭中人,并不知晓佘山老母具体陨落的时间。但是,对于天庭中那群深不可测的神灵,即便是佘山老母已经有了万全的准备,但依然无法保证这世上真的会有密不透风的墙。

  只是,她这次赌的,就是那万中存一的机会罢了。即便天庭真的知道了,以佘山老母自身的功德庇佑,在这灵州天道之下,也会有一席之地。

  然而,她如今求的,唯有稳罢了。

  “回禀前辈,对于龙鳞之事,天庭已传讯告知下界诸神。只是,晚辈对于那枚龙鳞,有着必得之心。”

  “哦?听你这语气,本尊的那枚龙鳞,就必须得给你咯?”

  “晚辈不敢。”

  “你还不敢?”

  针落可闻,雨声骤停。整个蛇窟之内,又重新恢复了木气充盈的主导地位。而李牧鱼,则是一声闷哼,水气缭绕,勉强抗过了来自佘山老母暗潮汹涌的威压攻势。

  “你,过来。”

  在片刻的安静之后,佘山老母又指了指跪坐在地上的大皇子,向前招弄着。

  “你们两人,来我佘山,为的,无非就是本尊的真龙血脉。而今日,只要你们在此发誓,在三十年之内,奉命于我。那么,三十年期限一到,本尊自会依照约定,各赐你们一滴真龙之血,如何?”

  真龙……之血?

  原本只想着寻求神品进阶机缘的大皇子,在听到佘山老母提出的交易之后,大皇子的眼睛,不由得骤然一亮。

  三十年的时间,就能换得一滴真龙之血。这份机缘,尤其是对于大皇子这种真龙亚种——蛟龙来讲,简直就是无上福泽。

  别说是三十年,就是三百年,三千年,蛟龙一族的任何人,在面对如此诱惑,都会拼尽全力,殊死一搏。更别提,只是做区区三十年的苦工了。

  心思电转,很快地,大皇子便下定决心,对佘山老母所承诺的真龙之血,更是势在必得。

  “晚辈,愿意……”

  “回禀前辈,请恕晚辈,无法从命。”

  大皇子才刚刚准备开口应允,连话都没说完,身旁的李牧鱼竟直接干脆了断地拒绝了佘山老母的提议。

  不但如此,神威环绕,在不知不觉之间,李牧鱼竟在这浩大的蛇窟之中,毫不客气地开启了神域之力,庇护自身。

  “你说什么?”

  吐气如兰,轻靠在古木蛇头之上的佘山老母,在听到李牧鱼的拒绝之后,连同说话的嗓音,都不由得尖锐了几分。

  碧瞳微开,若有若无的杀意,似一天天黏腻的毒蛇,吐血蛇信,就连一旁已经作势要答应的大皇子,都感觉如坠冰窖,喉顶尖刀。更别提,此时正被佘山老母所针对着的李牧鱼了。

  “回禀前辈,晚辈刚才说,对于前辈的要求,恕难从命。”

  哗啦——

  混天绫似乎是感受到了李牧鱼所处的危险一般,直接化为漫天的流火青风,牢牢地隔挡着周遭的木气挤压。

  水声漫天,在青红之下,李牧鱼背后的神轮,也不断地传出激荡的水声,迸发出浓郁的水气,连同混天绫,一同驱赶着周遭的木气。

  “李牧鱼,你难不成真的以为,有了天庭撑腰,本尊就真的奈何不了你了么?”

  目光相视,但在片刻之后,李牧鱼的目光却转向了一旁的云姬,随后便又摇了摇头,双手抱拳,朝着佘山老母的方向,作了一个虚礼,轻声回道:

  “晚辈从未有过逾越之心,只是,晚辈此次前来,所求的,唯有那枚龙鳞而已。所以,对于前辈的条件,恕晚辈无法答应。”

  什么?

  听到李牧鱼之后的说辞,佘山老母的面色上的怒火更胜,只是,心中对于李牧鱼的行径,却更难以理解。

  “难不成,他是天庭特意派过来试探佘山的细作?可是,在此之前,龙鳞已由各方势力探查过,其中的损伤也并非作假,即便是得到了破损的龙鳞,对于天庭来讲,也没有任何的益处。”

  所以,这个名唤李牧鱼的水神,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心中暗暗思虑,两条秀丽的峨眉,也不由得深深地皱了起来。

  “李牧鱼,那龙鳞虽毁,但终究是我佘山之物。你若想取,那也只能遵守本尊的条约,否则,你什么都别想得到……”

  “哪怕,晚辈知晓琅琊碎片之事?”

  “你说什么——”

  琅琊碎片这几个字才刚刚从李牧鱼口中吐出,原本一脸漠然的佘山老母,神情陡然一变。

  摊手成爪,吸力猛增,只是一瞬,李牧鱼只觉得周身的神域之力要尽数溃散一般。连同身上的血肉筋骨,都随着佘山老母手掌之中所涌向而来的吸摄之力,开始扭曲错位起来。

  “铛——”

  犹如钟鸣翠石,李牧鱼身上的水德神袍,骤然变大。到最终,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一潭墨色流水,裹挟于躯体之上,以此来缓冲来自佘山老母方向的威慑力。

  “铛——铛——”

  木气沸腾,击打在李牧鱼身上的墨色水流之上,竟发出一声比一声高昂的激荡回音。而听闻声音渐大,佘山老母的面色,再次一变,双目阴沉,眼中之色,竟是难以置信的震惊。

  “竟然是撞天钟!没想到,天庭对你的重视,已达到这般程度了么?”

  撞天钟,乃是九霄天庭之顶的旷世钟鼎。凡是神籍入钟鼎者,其身若陷危机,那么,钟鼎即震,响彻九霄。但凡残害入籍神灵者,天庭皆以诸神祸事的罪名,永屠之。

  “啵——”

  威势溃散,神袍复原,而方才被水德神袍裹挟于内的李牧鱼,则满脸狼狈地怒视着佘山老母。波涛激荡,滔天的弱水,在下一刻,直接自神轮之中,倾世而出。

  “前辈,你当初既然想到令云姬邀我,那么,琅琊碎片之事,你必然应当知晓。可为何,却对晚辈动此杀心?”

  哗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