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七章 龙鳞(七)

  淡淡的光,透过繁茂的枝叶,影影绰绰地打落在地上。古木参天,巨蛇盘亘,在这如画一般诡异的墨卷点染之下,一种恍惚中的不真实感,真真切切的落在了李牧鱼心头。

  犹如一股经久不散的烟雾,不知不觉之间,已经将这颗心裹挟。

  “老母,您要找到人,云儿给您带过来了——”

  ……

  三次不间断地朝拜,三声音线颤抖的闷腔,终于,在日曦最盛的那一刻,盘踞在树干上的巨蛇,猛然间睁开了双眼。就在李牧鱼忍不住惊呼出声的时候,异变再起,自蛇目之中,一枚翠绿色的瑰丽玉片,穿透蛇瞳,在大皇子目瞪口呆之下,一个碧发,碧眸,身缠古藤的绝色女子,扭曲着身体,自翠绿玉片之上,投射了出来。

  “这是……”

  琅琊碎片!?

  不比李牧鱼心中的震撼,面对着一个几近化神期妖修的神魂,可以说,大皇子的整个身体都不住的颤抖起来。

  与其说是震惊,还不说是面对一个大秘密时的恐惧。

  “佘山老母,居然真的没死!”

  不对!

  心中立刻否定,大皇子的眼球艰难地向旁挪动着,参天古树之上所盘亘的巨蛇,确实如蛟龙王所言,已经完全没了生机。按照天道法则,佘山老母作为佘山地域的守护者,其死后,佘山老母的遗体必然会馈泽佘山,反哺天道。

  所以,根据大皇子的观察。佘山老母的巨蛇尸体,此时之所以还没有开始溃散,很可能是因为周遭浓郁的木灵气所致。再过不久,佘山老母的尸体,以及周遭由造化之术所拟形出来的假象,必然会随之,烟消云散,不存人间。

  “原来是蛟龙一族的小娃娃么?难怪能从中脱颖而出。”

  琅琊碎片飘飘转转,最终,落在了一旁的云姬手中。而此刻的云姬,面目虔诚,但是,却丝毫不敢正视由琅琊碎片所投射出来的神魂虚影。甚至从双眼之中,还流露出一丝不同寻常的狂热,令从前接触过云姬一段时间的李牧鱼,也忍不住心生怀疑。

  “听闻佘山老母乃是灵州之中,少有的用毒高手。难不成,云姬是被佘山老母下蛊了么?”

  心思电转,不同于李牧鱼在镇定之后的继续猜测,被佘山老母的神魂点明真身的大皇子,在久久的惊悸之后,终于,恢复了少许的冷静。

  只是,现在的他,却没了之前面对云姬时的杀机毕露,在面对佘山老母时,大皇子的态度明显就有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因为,但他心里清楚,一个修为已至出窍期巅峰,甚至半步化神的高阶妖修,即便现在是神魂状态,想要弄死他一个金丹期,比起拍苍蝇,也难不了多少。

  “蛟王域——段墨,拜见佘山老母。”

  躬身稽首,主动报上名讳的大皇子,已经算是点明了自身恭敬顺从的态度。也不论旁人作何想法,大皇子竟然到最后,直接跪了下来,朝着佘山老母的方向,极为恭敬地叩拜了三番。

  “我的事情,难道蛟龙王没有告知与于你么?”

  跪地垂首,听到佘山老母的问话,大皇子却是点了点头,顺从地说道:“父王已经告知过了晚辈。”

  “哦?那你明明知晓,为何还要来我这佘山白跑一趟?难不成,你也被那龙鳞之事骗了不成?”

  佘山老母的声音和云姬很像,但是不同于云姬的柔骨魅惑,佘山老母的声音,却是极为低沉嘶哑。仿佛一个行将枯槁的老妪,声音中,满带着无力的低吟。

  “回禀老母,晚辈虽出身蛟王域,但是,如今的晚辈早已入了天庭神籍。所以,也算是天庭神灵。”

  “你说你入了神籍?”

  “是。”

  语调陡然一升,不同于之前的漫不经心,佘山老母显然是被大皇子的话,吸引了兴趣。

  “也就是说,你如今是天庭的后天神灵?”

  “是。”

  听到两人的对话,李牧鱼的脑海中的记忆大门,仿佛被插上了钥匙。早已要被遗忘的画面,犹如潮水一般,突然就涌了上来。

  “大皇子、蛟王域、星宿老君……还有段玉。”

  初到灵州时的场景,依然还历历在目。而那场行雨比试,也是李牧鱼成功引起星宿老君的注意,从而进入天庭的一个契机。

  而当时,李牧鱼确实想起,除了他这个半路杀出来的“程咬金”之外,蛟龙族的大皇子,貌似确实是那次行雨比试中的第一名。不仅如此,李牧鱼还记得,当时行雨比试的奖励,就是会受到星宿老君的引荐,从而加入天庭。因此,大皇子就是当时凭着那个机会,在他之后,正式地入了天庭神籍。

  只是,不同于他这个天生神灵,刚入天庭就能封得一个半弃域作为自己的神域。在那时没有仙格,空有血脉的大皇子,貌似只是被当做一个能维系天庭与蛟王域的一个纽带,被随意地封了一个天庭水官。

  虽说品级不小,但作为一个后天神灵,其能达到的高度,比起李牧鱼这种天生神灵来说,还是太低,太低了。

  气氛有些压抑,若是大皇子所为之物,并非是龙鳞,那么,身为天庭之中,拥有着顶级血脉的后天神灵,若想晋升,无非就是拥有一处自己的神域。所以,大皇子此行的目的,也就猜得出来了。

  “你想做佘山的主人?”

  几乎过来半盏茶的时间,佘山老母忽然又幽幽地开起了口。只是她的语气不再是疑问,而是近乎笃定的反问。其中气势之强,已经令跪坐在佘山老母面前的大皇子身上,深处密密麻麻的破损小口。

  “晚辈……晚辈……”

  “恩?”

  就在大皇子几乎忍不住要承认的时候,佘山老母最后所发出的那个单字音节,却令大皇子生生地闭住了嘴。

  汗如雨下,心中颤栗,那股犹如实质一般的杀机,仿佛就像一把尖刀,其中的锋利,大皇子完全可以清楚地感知到。

  而且,若是他方才胆敢顺着佘山老母的话继续说下去,那么,现在的他,应该已经化成一具没有记忆的傀儡,直接被扔出佘山之外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