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 扬帆起航

  神州历一零零九年,八月三十日,天气晴。

  呜——

  法船的笛声奏响,巨大的船只停靠在码头。一群群白色的海鸟在空中盘旋,船身被日光映照,反射出金属般的光泽。船体以漆成白色为主,饰以各种颜色,若在黑夜中,定会非常醒目。船上配有强烈的射灯,甲板之上,各色各样的彩灯衬得法船十分豪华。

  “这就是修仙界的炼器文明吗,甚至有些工艺上的制造技巧,都远远超过了前世的科技文明。”

  李牧鱼看着码头边上的庞然大物,心中感慨万千。

  听闻云州内,门派林立,每个门派都是传承了数千年之久,且手中掌握这大量的修真资源,无论是顶尖的六艺知识,还是浩如烟海的修仙功法,都是像他这种散修所无法想象巨大财富。

  如果,按照地球上的说法,这些门派,就相当于,掌控着云州修仙界“顶尖文化科技专利”的垄断巨头公司吧。

  不知到了灵州那边,是否也有这种顶尖大组织,可以收容他这种小妖,他虽然在六艺上,没什么才能,但是他会下雨啊!

  自从他化形之后,对于仙格的控制越发得心应手。如今那几篇咒文,更是被他练得炉火纯青,别说下一场雨,就是连续下一个月的雨,对他来说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而且,到了凝体期,仙格又衍生了五篇咒文。

  《降雪咒》、《冰雹咒》、《霜降咒》以及《聚雾咒》,这四篇咒文都是与季节时令有关,唯独第五篇咒。

  《入梦咒》。

  这篇咒文却不似是水德方面的咒文,反而更像是幻术领域的东西,咒文搭配着他的璇玑琴,琴声一出,往往有着意想不到的惊艳效果。若来日应敌,此招可作为他的一张底牌来使用。

  “李牧鱼,你来得很早嘛。”

  “喵——”

  人未至,声先落,不是展红玉,还能是谁。

  “红玉,小七,你们也早啊。”

  “喵~”

  为了掩人耳目的,小七大部分的时候,都被展红玉强制性要求,变幻为一只人畜无害小奶猫。

  “云州的法船可真小气,不仅是航行速度慢,而且法船内的空间还小,住着一点儿都不舒服。”

  “小吗?我觉得的这艘船已经够大了。”

  “瞧你这副土包子样,等你到了我们灵州,就会见识到,什么才能称得上为真正的法船。”

  听着展红玉颇为自傲的口气,李牧鱼心里对于灵州之行也越发好奇,如同一个猫爪子,挠得他心里痒痒的。

  “那好吧,等到了灵州,就劳烦展大小姐多带着小弟见见世面。”

  “嘿嘿,这都是些微不足道的小事儿,如果你肯答应我那个条件,我保证,从此就让你吃香喝辣......”

  “你就死了这条心吧。”

  “切,告诉你,这世上,敢拒绝本小姐的人,还没出生呢,若不是看你还有点儿姿色......”

  “好了,你可以闭嘴了。”

  李牧鱼听到这话题的走势越来越偏,慌忙地打断了展红玉接下来要说的话。自上次天香居一别,李牧鱼本以为再次见面,怎么也得是三个月后。不曾想,第二日天不亮,展红玉就打听到他的住处,与他“再续旧情”。起初,李牧鱼也欣然赴约,同展红玉把酒言欢,不断地同她打听着灵州之事,只可惜,原本淡如水的君子之交,却被一杯酒给搅混了。

  既然不能喝酒就别喝啊!喝醉也就算了,没想到这女人的酒品之差,简直令人发指!

  只记得那日,二人把酒言欢,没几杯下肚,展红玉就开始面泛潮红,酒劲儿上头。原以为是一副美人醉酒的暧昧画面,岂不知,展红玉竟然直接开起黄腔,大污特污。

  “嗝,我说小美人啊......嗝......”

  “啊?展道友你说什么?”

  “我说......你明明长得这么美......嗝,怎么就是一个男的呢......嗝......”

  “展道友,我看你是喝醉了,我且扶你回去歇息吧。”

  “你别碰我......再碰我,你信不信,我扒了你的衣服......嗝......给你穿上裙子啊......”

  后面的话更是不堪入耳,不可名状。

  想起那日的情景,李牧鱼脸色不禁又沉了下来。没想到,这么一个娇滴滴的美人,居然喜欢看人穿裙子。

  莫不是让他撞见一朵野百合吧?

  展红玉见李牧鱼的表情不太对劲儿,便耸了耸肩,不再调戏他。只是,李牧鱼这副长相,比起她所见过的大部分女妖精,还要好看,所以,心里也是有些期待,想看看李牧鱼穿女装的样子。

  呜——

  船笛声起,长梯自船腹中的暗门处延伸出来,抵在岸边之上。

  “开始检票了,麻烦大家排好队,不要喧哗,每个人凭票入内。若发现无票偷渡者,后果自负。”

  众人闻声而动,一如前世的检票口,大家都自觉地排好队。

  一时之间,人头攒动,八艘船,每艘船的入口处都排着一条长龙,井然有序,鱼贯而入。

  “你是哪个仓的啊?到时候我去找你。”

  “乙等,十三号,你呢?”

  “我是甲等,七号。”

  不出意料,展红玉选的果然是价值五十个中品灵石的上等仓。

  “到时候还是你来找我吧,我下去还怪麻烦的。”

  “恩,行。”

  呜——呜呜——

  笛声奏响的声音越来越紧凑,也越来越密集,热闹的码头也渐渐也变得干净起来,八艘法船,首尾相接,一艘接着一艘,驶向了无垠的大海。

  海风吹拂,浪涛翻滚,咸湿的水气轻轻地打在李牧鱼的脸上,遥看海面,一望无际,仿佛脑中的杂绪被清空,心中唯有这片的大海。

  海日生残夜,江春入旧年。

  日复一日的修炼,转眼间,他来到这个世界已经这么久了吗?

  地球的记忆已经越来越遥远,归期无日,他早已在这里落地生根。

  呜——

  悠长的笛声将他的思绪拉回,转身,码头已经越来越远。

  法船的速度很快,滨海城很远,海风很大。

  法船的速度又好像很慢,蓝蓝的天,蓝蓝的海,无边无际,仿佛一切时间就在这一刻停滞了下来。

  啵。

  似气泡破裂的声音,八艘法船,鱼贯而出,在滨海城的结界上,荡起一层淡淡的涟漪。

  云州啊,经此一别,许是永别。

  咱们,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