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龙鳞六

  “呼——”

  肃杀的风,卷过翠绿的叶,血气弥漫,杀意侵袭,在偌大的蛇窟绿荫之中,两道对峙的身影,生生地将周遭的温度拉低了十分。若有旁人,必然是不寒而栗。

  “道友,你既然来了佘山,就得守着佘山的规矩。你若是不愿意,必有他人趋之若鹜。所以……”

  “所以?”

  “若不发心魔誓,那道友今日的一切记忆,便只能由妾身,尽数抹掉了。”

  “你说什么……”

  强硬的态度还没有继续维持下去,大皇子突然发现,周遭翠绿的林木不知不觉之间,竟然簇拥了过来。藤蔓枝条,绿叶垂柳,在这一刻,大皇子只觉得周遭的死物竟如同活过来了一般,恍若一条条滑腻的毒蛇,在旁伺机而动。

  “佘山之中,果然有猫腻……”

  察觉到周遭对自己不利的因势,大皇子的神情也渐渐平复了下来。目光微冷,直视身前的云姬,也不再讨价还价,作势威逼,而是抬起了手,三指朝天,依照云姬方才所言,一板一眼地立下了心魔誓。

  呵呵。

  见方才还凶神恶煞的大皇子,转瞬间,就了断直接的立下誓言,不禁令云姬对其所谓的“能屈能伸”有了一个了解,嘲讽地冷笑一声,便转过身,高声说道:

  “既然道友有诚意,那么,就随妾身进来吧。”

  树影婆娑,云姬嘴角那一抹讥笑,自然没有逃过大皇子的眼睛。目光微沉,见愈来愈模糊的背影,大皇子也未发一言,拍了拍肩上的枝条,便随着云姬的步伐,亦步走去。

  “呼——”

  穿过重重帷幕,在林曦之间,却飘荡着若有若无的氤氲瘴气。随着步伐渐深,周遭的紫色瘴气也越来越浓,即便是以大皇子的修为,也不得不屏住口鼻,以身上的黑鳞抵御瘴气中的毒素。

  “若是再继续走下去,除非是现身,否则这里的瘴气,连我也无法抵挡得了了。”

  幻化为砂石,附着在大皇子身上的李牧鱼,也察觉到了周遭的不对。

  由于隐藏神识,李牧鱼如今也只能凭借自身对瘴气毒素的耐性,来平稳住自身的灵力。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若论体质,李牧鱼定然远远比不上大皇子。即便是云姬,由于其真身本来就是一条毒蛇,所以,这里的环境,对于云姬的影响,聊胜于无。甚至,还会有一定的助力作用。

  “道友,我们到了。”

  就在李牧鱼心思电转的功夫,忽然,走在大皇子身前的云姬,在一处瘴气弥漫的寒潭之前,骤然停下了脚步。

  “这里是……”

  “此地,就是龙鳞藏匿的地方。”

  眼波流转,媚眼盈盈,深深地凝视了眼前的大皇子一眼,不知为何,在云姬但眼中,李牧鱼竟捕捉到了一丝失望。似乎,云姬对大皇子,并不是十分满意。

  “老母,云儿带此次的候选者来了,请老母开启瘴气结界,放我们通行。”

  哗啦——

  清脆的女声在静谧的丛林中响起,似是在回应云姬的请求,一直笼罩在密林寒潭上空之中的紫色瘴气,在恍惚之间,划开了一条窄窄的细到。

  紧接着,再随着一道剧烈翻腾的水声,一道铁索吊桥,自寒潭之下,突然升起。

  “道友,老母已经在召唤我们,请道友务必要遵守之前的心魔誓言,不然,妾身也不敢确保道友的安全。”

  “哼!”

  听出云姬言语之中赤裸裸的威胁,大皇子的双眼眯得更紧,但只是冷哼了一声,也没有回应云姬的话,只是眼中的杀机,却几乎已经是连藏也藏不住了的暴戾。

  “我们走吧。”

  轻笑一声,云姬率先踏上了铁索木桥,而身后,大皇子也不敢离云姬太远,按照云姬行走的频率,匀速地向前行进着。

  “恩?”

  就在几人正式步入到寒潭结界之后,出乎李牧鱼预料的是,越往深走,里面的瘴气竟然越淡。但最后,这其中的空气竟越来越新鲜起来,甚至是其中所蕴藏的灵气,也是极为纯净的清新。

  “好纯净的木灵气。”

  佘山群木繁盛,木气丰厚,可是,由于之前李牧鱼通过枯木甬道,率先进入的是一处黑暗水泽之中。所以,围绕在李牧鱼周遭的,大半都是水灵之气。

  可是,就在现在,一直缭绕不止的水气,却于本该水气最盛的寒潭中心,却被排挤得一分不剩。更别提金、火、土三行。在这里,唯有木灵气,才是唯一的主干。

  “木灵气虽说纯净,但似乎还少了天地平衡的真实。”

  所以,根据李牧鱼的判断,这里的木灵气应当也是由佘山老母的造化之术所制,因此才会这般的单一。

  “佘山有双绝,其乃毒绝与木绝,如今一观,佘山老母对于木灵之气的运用,果然已经达到了登峰造极的境界,与我对水灵之气的运用相比,就如皓月与烛火,根本就无法相提并论。”

  哗啦——

  就在李牧鱼略微有些走神的功夫,云姬与大皇子二人,已经穿过了寒潭吊桥。越过重重迷雾,一颗百丈高的参天巨树,在所有木灵之气的簇拥之下,极其有冲击力地,映入在每一个人的眼帘。

  “那是……佘山老母?”

  在参天巨树之上,一条极长、极粗、极其妖冶恐怖的黑色巨蟒,犹如一条盘树卧龙一般,牢牢地盘绕在整个巨木之上。

  只是,蛇头低垂,蛇目紧闭,浑身覆满极致璀璨瑰丽的墨色蛇鳞的巨蛇,在其身上,却丝毫感受不到任何的生气。

  即便再震慑人心,但是盘踞在巨木上那的条死蛇,却与周遭郁郁葱葱的林木形成极为强烈的对比。

  生与死,荣与败,在这一刻,竟令李牧鱼的心中,升起一抹极致的哀凉。

  “云儿拜见老母。”

  没了之前的媚态,也没了之前皮笑肉不笑的讥讽,云姬犹如一个最虔诚的信徒一般,跪在了巨蛇“尸体”之下,双臂交叉,合在胸前,头颅几乎都要垂到了地面,才堪堪停止。

  “老母,您要找到人,云儿给您带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