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龙鳞(五)

  素指轻点,白光即逝,就在李牧鱼准备严阵以待,先发制人的时候,突然,一道似水似团的透明身影,自大皇子身下的影子中,飞速而出。

  “是谁!?”

  云姬施法即收,而真切地察觉到周身异样的大皇子,心中也是莫名一愣,但紧接着,就被满腔被羞辱后的恼怒所填满杀意。

  “嘶嘶——”

  没有理会大皇子愤怒的诘问,那团透明的身影自知被人揪出,便迅速地融于地面之中,随着光影变幻,没一会儿,周遭的景象便重新恢复了平静,仿佛一切都未曾发生过一般。

  “想逃?”

  声音中已经透出残忍的杀意,在蛇窟之内不比在外面。在这里,他们不仅可以恢复人身模样,同时,还可以自如的运使法宝,而没有限制。

  大皇子迅速地从食指上的乾坤戒中拿出一颗紫色宝珠,随后,狠狠地朝着地面一砸,瞬间,电蛇蔓延,霹雳震响,以大皇子为轴心,铺天盖地的紫色雷火以扇形的攻势,将那个透明身影所逃离的蛇窟之中,迅速堵满,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居然是霹雳子?”

  见那颗引起雷火的宝珠被大皇子祭出,饱读天庭藏书阁书籍的李牧鱼,几乎是在瞬间,就认出了那颗宝珠的真身。

  此珠威力极大,而且是消耗性法宝,其珍贵程度,哪怕是在天庭之中,也是极为罕见。没想到,大皇子居然就直接以如此珍贵之物,来对付那藏身于影子之中的宵小之辈。

  当真是,豪气至极。

  “噼里啪啦——”

  电蛇滚滚,土石卷地,在蛇窟被霹雳子炸颤的那一刻,一个一米左右长,并且已经烧焦了的尸体,甚至连一丁点儿惨叫声都没有发出来,就从墙壁上掉了下来。

  “原来是一个成了精的变色龙,我说怎么没发现。”

  冷哼一声,随手一挥,顷刻间,那具已经烧焦了的躯体,便被大皇子挥散。留下的,便只是地上的一滩黑渍而已。

  “道友,请随我来。”

  见大皇子已经料理了变色龙妖,云姬便浅笑一声,带着大皇子步入到了那满目翠绿的蛇窟深处。

  而此时,依然附着于大皇子身上的李牧鱼,不敢发出任何探视性的神识,紧紧的捏着手中的幻术,将所有存储于体内的幻灵之气,尽数裹挟在身上,不敢有任何的马虎。

  “没想到,除了我之外,居然还会有第二个人,也打着与我同样的想法。若不是幻灵之气属先天之物,普通后天生灵无法轻易勘破。否则,他定然要与这个蛟族大皇子,展开一场苦战了。”

  心中暗暗思虑,但李牧鱼的面上,却没有露出丝毫的惧意。

  蛟龙一族多宝,即便是像霹雳子这般的一次性法宝,也能随手掷出。可见,这个蛟族大皇子的家底,必然极为丰厚。只是……

  李牧鱼收敛住自己的气息,犹如一颗真是存在的沙粒一般,没有丝毫的生气。

  蛟王域的法宝再多又如何呢?

  比起灵州的庞然大物——天庭,蛟王域中再多的东西,也只是过眼云烟一般,丝毫入不得李牧鱼的眼。光说他的水德神袍,其功效之一,就是可以抵挡住元婴期修士的全力一击。所以,区区一个蛟龙域的大皇子,李牧鱼还真没有放在眼里。

  再不济,他还有弱水域的神域之力,以及已经祭炼了大半的先天灵宝混天绫。

  光是这两样,就不是大皇子一个金丹期的修士可以抵御得了的,更何况,如今,他乃是天庭极为重视的天生神灵之一,若论及身份,蛟龙一族的大皇子,拍马都难及他。因此,他更加没有必要去忌惮。

  “啵——”

  似水泡破裂,在大皇子迈入到蛇窟深处的时候,一层若有若无的结界,再一次透过大皇子的整个身体。

  似是检查一般,在略微的停顿之后,大皇子便随着云姬走入了那满目的翠绿之中,并没有丝毫的停留。

  “飒飒——飒飒——”

  风声袭过,越往里走,李牧鱼就越觉得这个方向是向佘山内部走去。可是,身后浓郁的水气,却依然提醒着他,他所看到的这一切都只是拟物之术所化,而并非实物。

  “如今,还不能真正地确定佘山老母是否真的陨落。虽然拟物之术的效力尚存,但是天庭所传给他的讯息,却不似作假。要不然,此刻的佘山,肯定已经被灵州各大势力所占据,根本就容不得其他寻常小妖来染指。”

  咯吱——

  就在两人前行了近半炷香的功夫,在前面引路的云姬,忽然就挺住了脚步。

  “道友,前面便是佘山禁地。在道友进去之前,请道友在此发一句心魔誓言,保证不将之后的事情泄露以第三个人,否则……”

  “否则?否则什么?”

  “否则,违誓者,穷极一生将受心魔所困,修为不得寸进一步。”

  大皇子的目光,牢牢地锁定在了面前一袭白衣的云姬身上,他知道,眼前这个女修的修为,压根就无法奈何得了他。

  可是,就因为如此,这个女修过分笃定的态度,以及能够一眼就发现藏身在他影子下的变色龙妖的本领,都使得他对眼前这个名唤云姬的女修,升起浓浓的忌惮之心。一时间,对于云姬的要求,他竟有些犹疑不定,而无法像之前他屠戮群妖一般暴虐。

  “我若说不呢?”

  没有轻易地答应,大皇子的双眼,更是危险的眯了起来。而面对着大皇子气势上的锁定,云姬依然不为所动,只是抿着嘴淡笑一声,便言笑晏晏地回视着大皇子的目光,两手叠放,盈盈地朝前拜了一下。

  “若是道友不答应,那云姬也无可奈何。只能请道友,回去了。”

  礼尽之后,便是强硬。就是面目含笑,但是大皇子依然听出言语之中,无尽的威胁。

  “你敢威胁我?”

  目光更加森冷,方才因杀戮而导致兽性暴虐的血气,猛然间,又似被激发了出来。看着眼前的云姬,大皇子似有杀人强冲进去的狂暴冲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