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龙鳞(三)

  黑尾成鞭,毒液腐蚀,在寒霜与硫酸的对碰中,李牧鱼的太寒之气占据着极大的优势,并且此时二者身在水域,对于李牧鱼的施法游走更是极为助益。

  只是……

  “唰——”

  “嘎嘣——”

  近三十米长的蜥蜴尾,以及满口尖锐的毒牙,使得李牧鱼在方才的厮杀中,占据了极为不利的位置。除去法术上的压制,在另一方面的肉体搏斗上,李牧鱼完全就被压着打,丝毫不敢近身。

  “吼——”

  腥水扑面,蜥蜴精似乎也瞧出了李牧鱼的劣势,凭着一身的粗糙坚硬的鳞片,硬是扛过了李牧鱼的太寒之气。

  巨嘴张开,尖牙锐利,拼着一往无前的速度,蜥蜴精那近乎半米长的牙齿,几乎就要在下一秒的时候,凶狠地啃噬在李牧鱼小小的寒鲤真身上。

  “没办法了。”

  目光森冷,看着向自己冲过来的蜥蜴精,李牧鱼没想到,自己的底牌居然要在第一回合的争斗中,就要亮出来。

  此界诡异,李牧鱼不但被强行打回原形,就连法宝都无法祭出。唯有凭借法术与肉体的力量,才能在这方地界里,作为手中唯一的武器。

  也是所有鳞甲类妖修,最终的底牌。

  “法体,现!”

  哗啦——

  就在蜥蜴精的尖牙,即将贴近到李牧鱼的寒鲤真身的时候,猛然间,异变突起,灿蓝色的宝光,在呼啸之间,伴着寒冰与巨浪,在蜥蜴精铜铃般的竖瞳之下,刺目绽放。

  “这是什么东西!?”

  刺目的光,与极致的冷,生生地令蜥蜴精的冲势停了下来,巨头掉转,在堪堪之间,贴着那股寒气,终于还是避让了开来。

  “哗啦——”

  浪声愈来愈大,原本只有一臂长的寒鲤真身,在刹那间,犹如柳树抽条一般,迅速地涨了起来。紧接着,人首、人身、人臂,以及一条瑰丽修长的鱼尾,在磅礴的水涛之中,轰然而出。

  “这……这……这是……”

  蓝光渐暗,寒气将熄,在水光之后,化为法体之身的李牧鱼,赫然出现在了蜥蜴精眼前。

  “法体!?”

  牙床有些颤抖,心中的悔意与退缩在蜥蜴精认出李牧鱼的身份之时,犹如火山中按耐不住的岩浆一般,爆了出来。

  逃!

  脑中一片空白,但蜥蜴精的本能却告诉他,唯有“逃”,才能令他免受灭顶之灾。

  “想逃?”

  抬手一指,紫光爆裂,一束恍若来自九幽地狱的雷光,在瞬间,就洞穿了蜥蜴精的头颅,轻易地就毁掉了他的元神。

  “砰——”

  淤泥翻滚,遮蔽视线,在李牧鱼身下近两米长的鱼尾摆动之下,一具已经失了生机的巨大蜥蜴精的尸体,倒在了深水泥沙之上。

  “神灵与妖修的差距,真的无法用修为的高低来简单衡量。”

  看了看自己手,这是李牧鱼在修成法体之后,第一次与他人争斗。没想到,争斗的结果,居然会有着如此压倒性的优势。几乎李牧鱼在决定动用神通法则的瞬间,这场战局的结果,似乎就已经注定了。

  “只可惜,以法体动用神通,对法力的消耗,似乎尤为的大。”

  摇了摇头,捏了一个幻术,李牧鱼便将自己的身形融于黑暗之中。只是,这一次,李牧鱼并未恢复原本的寒鲤真身,而是始终维持着法体效果,而不打算改变。

  “借着这次机会,我大可以好好练习一下对法则之力的运用,只是……”

  望了望那身下的蜥蜴精,在肉体强度这一块儿上,始终就是李牧鱼的弊病。

  若是妖丹法力一旦消耗殆尽,法体失灵,那么,身为妖的他,只能选择运用自己最原始的肉体力量去拼命才行。可是,若论起肉体的强度与力量,他的寒鲤真身,却是太不够用了。甚至比起眼前的这条蜥蜴精,还要差得多。

  “龙鳞,当真是势在必得了。”

  提升本体血脉之事,也要提上李牧鱼的日程之中才行。

  而且,若能提升血脉,李牧鱼也要以最顶级的血脉来改造自身。这不仅是为了提升肉体强度,也是为了他在今后爬上神道顶峰的路途中,不会被自己的血脉资质所累,从而懊悔一生。

  “恩?”

  就在李牧鱼下定决心,即将离开的时候,突然,自身下已经死透的蜥蜴精身上,迸发出了极强的腥气。

  鲜血点点,汇聚成流,化为一个猩红色的箭头,似是在指引方向,沿着水下泥地上的沙土,朝着一个不知名的位置,缓缓流去。

  “血引术?这不是冀州血海宗的引路之法么?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血引术,是冀州四大魔门之一——血海宗所自创的引路法术。凡是被打上血海宗印记者,在死后,鲜血涌出,会沿着施法者所指向的道路,不断流淌,直到,尸体的血液干涸为止。

  深深地皱起了眉头,凝神静气,李牧鱼内视着自己的身体状况,果然,在他肩部三寸处的位置,始终盘踞着一团血色魔气,犹如一颗红色的朱砂痣,轻轻的点在了李牧鱼的肩头。

  “果然如此。”

  李牧鱼并没有直接施法抹除掉肩膀上的那处印记,而是森冷着目光,定定地看着由蜥蜴精的鲜血所指向的地方。

  “佘山居然真的会使出如此下作阴毒的手段,使得鳞甲类群妖在此互相厮杀。只是……佘山此举的目的,到底是为了什么?”

  心中不住的猜测,肩头的印记也令李牧鱼尤为在意。

  因为不同于其他妖族,李牧鱼作为天生神灵,体内的仙格完全就可以将肩头的印记尽数消磨殆尽,只是,以目前的情况来看,李牧鱼却并不想这么做,而是故意将印记留在肩头。

  收束住心神,双手结印,李牧鱼隐蔽着身形,随着血引术指引的方向,谨慎飞去。

  黑暗愈暗,水流愈冷,在蜥蜴精的鲜血终于干涸的那一刻,血引术的效力,也戛然而止。

  举目四望,腥气四溢,在不知不觉之间,整个水域空间之中,已经开始悄悄地厮杀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