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三章 龙鳞(二)

  法诀没入到蛇头处,顿时,青光涌动,原本通体如墨的小细蛇,在顷刻间化为一片翠绿的树叶,零零落落,飘到李牧鱼的掌心之中。

  “云姬……”

  皱着眉,思虑片刻,李牧鱼依旧选择将神识打入到掌心中的传讯绿叶之中,没一会儿,一段沙哑而又熟悉的女音便自绿叶中传入到李牧鱼的神识之中。

  “速来佘山,有一物相赠。”

  讯息过后,便是一枚晶莹剔透的菱形鳞片的图像,映照在李牧鱼的神识之中。

  ……

  呼——

  略带潮意的风拂过佘山外的绿地,浮云若现,随着清风袭过,李牧鱼周身的云海也渐渐向外围拢去。

  思绪戛然而止,看着下方数目越来越少的鳞甲类妖族,李牧鱼的眼中闪过一丝讳莫如深的颜色,终究却还是摇了摇头,深深地朝着佘山顶峰望了一眼,便驱着风,从云海之巅,滑翔至枯木甬道之中。

  他始终无法信任云姬。

  捏着幻术,李牧鱼很快地便进入到佘山地界之中,一往无前,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

  “神君若能前往佘山相助,便自佘山顶峰的云海裂口处,入佘山与妾身相商即可。”

  云姬的话,依然还清晰地映在李牧鱼的脑海之中。只是,这一次,李牧鱼选择与其他鳞甲群妖一起,顺着枯木甬道,直接进入佘山,率先去寻找那片龙鳞,而不是被云姬牵着鼻子走。

  “这一次来佘山的群妖之中,果然没有其他主势力中的大妖。”

  根据李牧鱼刚才在云海之中的观察,以及对枯木甬道中所残留气息的分析,一如李牧鱼的猜测,并没有天庭,或者蛟王域与其他鳞甲大族中的妖族高阶修士前来。除了一些没有消息渠道的散妖,以及像他这般有目的妖丹期鳞甲类妖修之外,便再无多余的人。

  “看来,这一次关于龙鳞出世,以及龙鳞在佘山老母陨落时便损坏的消息,是由佘山自发地将消息向各方势力透露出来的。虽然不知道他们这么做的目的是什么,但是,佘山此举必然是对散修有所图谋。而且,还想令散修们因此误会,使他们自发地聚集在此,并借机引起争斗。”

  枯木甬道很长,很暗,在李牧鱼穿梭的过程中,借着天庭天生神灵的身份所得知到的消息,脑中也凭此迅速地做着分析,渐渐的,他竟对此事的前因后果大致推出了一个脉络出来。

  “这一次,佘山一众故意吸引散修们前来此地,对天庭等势力所推出来的理由,必然是借此清除对龙鳞虎视眈眈的那群散修。而对散修,则是无意间透露龙鳞之事,借此事引散修们上钩。”

  李牧鱼在心中不断地将所有的讯息拼凑在一起,模糊地推断出佘山在此事中所扮演的角色。

  而李牧鱼之所以可以跳脱散修、天庭的视角而分析此事,也是因为,李牧鱼从云姬处知道,琅琊碎片早已经不在云姬的手中,而是经云姬献给了已经“陨落”的佘山老母。

  所以,李牧鱼敢断定,佘山老母这一次的“陨落之事”,与云姬的琅琊碎片,必然少不了关系。因为,李牧鱼可是亲眼看见过,当时的云姬,是如何借助琅琊碎片假死,并以此逃过蜀山剑仙的追杀。

  “呼——”

  凉湿的风将李牧鱼浑身上下吹了个激灵,也成功地打断了李牧鱼脑中那个庞大,且骇人的猜想。使得李牧鱼的注意力,重新地转移到了眼前的枯木甬道上来。

  “已经到头了么?”

  枯败灰暗的甬道深处,是一面厚厚的土墙,可是在土墙之前,李牧鱼却并没有发现任何妖族的身影。

  哗啦啦——

  “恩?”

  就在李牧鱼走神之际,忽然,一阵若有若无的水声,很突兀地出现在李牧鱼的耳畔。

  “凝。”

  手指轻点,李牧鱼朝着水声传来的方向轻轻的画了一个圈,顿时,水声渐近,随着泥土松动的声音,一道细白的水线,直接穿过土墙,自土墙的墙根处,传了出来。

  “拟物之术么……”

  随手挥散凝绕在指间的水气,皱了皱眉,李牧鱼朝着甬道尽头的土墙,一步一步地谨慎走去。

  “啵——”

  就在距土墙半米处,李牧鱼很快地便停了下来,右臂前伸,手掌覆墙,毫无意外的,随着手掌贴近处的凹陷,李牧鱼的整个身体直接就被身前的土墙吸了进去,刹那间,水镜破裂,李牧鱼的身影便已经消失在土墙之前。

  “噗通——”

  水花四溅,就在李牧鱼被土墙摄入的那一刻,无尽的黑色漩涡便将李牧鱼的整个身体浸没,紧接着,脸庞、手臂、脖子……凡是沾染到黑色水涡的部位,皆显化出一层极为细密晶莹的鳞片。

  “吼——”

  还没等李牧鱼反应过来自己身体上所发生的变化,突然,一个长着血盆大口的巨兽,携着浓重的血气,一口将李牧鱼吞噬在口中。

  “找死!”

  哗啦——

  水流迅速地将身体打湿,李牧鱼甚至都没来得及唤出水德神袍,人身化鱼,李牧鱼直接就莫名地被打回原形,化为寒鲤本体。

  “呼——”

  知晓此界的异样,李牧鱼也无暇分心理会自己为何会被打回原形,满心的注意力,全都落在了眼前这个将他一口吞噬到腹中的巨妖身上,狠狠一吐,一口霜白色的太寒之气直接自李牧鱼口中吐出,疯狂地喷溅到四周。

  “太寒之域——”

  冰层渐厚,极致的寒冷瞬间由李牧鱼口中的太寒之气,席卷到入目之处的每一个角落。冰晶凝结,成百上千道细密而尖锐的冰刃自李牧鱼的操纵下,疯狂地向四周攻击着。

  “吼——吼——”

  痛苦的嘶吼声不断地自吞噬李牧鱼的巨大妖兽的口中发出,猛得一吐,随着一股冲击力极大的酸水,李牧鱼便直接从巨兽的胃袋中吐了出来。

  “蜥蜴精?”

  迅速地稳住自己的身体,抬眼看去,一直足有三十多米长的黑鳞巨蜥,赫然出现在李牧鱼眼前。

  煞气滔天,杀气浓重,浓郁的血气直接浸染了二者所在的这片水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