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二章 龙鳞

  “九州没有真龙。”

  这句话,不断地萦绕在李牧鱼的耳边,时刻地提醒着他,否定掉由幻魔蝶所传达的“谣言”。

  “啪塔——”

  幻魔蝶再次振动翅膀,点了点李牧鱼的掌心,扑闪着宝蓝色的荧光,穿过弱水域外的迷雾结界,重新融入到夜色之中。

  “咕噜——”

  嘴唇有些发干,李牧鱼不自觉地开始吞咽起了口水,双眉紧皱,一双黑白分明的双眼,不禁有些彷徨的迷糊起来。

  “佘山老母是一条修炼了三千年的蛇神,法力滔天,实力高绝,乃是灵州大地之中神灵极长的神灵之一。但是,对于佘山老母的事迹,却鲜为人知。若非天生神灵的神册之中有些旁门记载,即便是我,也根本不会知晓半分。”

  心绪有些起伏,抬起头,看着天上清清冷冷幻月,一时间,大量的记忆犹如潮水一般,涌上了李牧鱼的心头。

  佘山老母神龄虽久,但是其原身跟脚,却是极为普通的“巴蛇血脉”。

  巴蛇血脉,属于蛇类族群中极为低等且常见的血脉。而佘山老母却因有些得天独厚的佘山机缘,对天材地宝的大量吞噬,使得她不断地提升血脉,增强资质,使得佘山老母的威名,在佘山一带,越来越大。

  到最后,竟凭着佘山老母自身绝佳的机缘,与其万里挑一的悟性,使得佘山老母竟受到天庭的青睐,被封为佘山的后天神灵。

  只是,心比天高的佘山老母,即便是被封为天庭的后天神灵,但是,其实在佘山老母的心中,对于天庭中天生神灵对后天神灵的压制,极为不满。到最后,愈演愈烈,心中的不满直接化为了解不开的心魔怨念。

  然而,幸运的是,在第一千五百年时,因为一个足以令所有人眼红的机缘,使得佘山老母获得了佘山地界的青睐,直接在结婴时,凝结仙格,统领群蛇。

  因此,佘山老母也是整个灵州之中,为数不多的一个由后天神灵晋升为天生神灵的神祗之一,就连李牧鱼,都要慨叹佘山老母的机缘,以及她可以抓住一切机会往上爬的韧性。

  血脉、修为、机缘,每一个都是挡在佘山老母身前的高耸山峰,但是就在这些苦难的胁迫之下,佘山老母依旧咬紧牙关,越蹬越高,到最后,直接获得万千信仰,一攀顶峰,成为灵州蛇族中的一方巨擘,受人敬仰。

  只是,令李牧鱼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就是这样一个传奇的人物,居然在一夜之间就传出了陨落的消息。不仅如此,在佘山老母陨落之前,居然破天荒地结成了一枚龙鳞,获得了一丝真龙血脉。

  若是凭此暗中发育,再过上几千年,佘山老母所达到的高度,即便是帝后,也不遑多让。

  但荒谬的是,本应登上顶峰的一代妖神,居然就这般莫名其妙的陨落了?这不禁令李牧鱼有些百思不得其解。

  “天有不测风云,即便是神,也难逃陨落的风险。”

  仰着头,穿过层层迷雾,看着夜空中或明或暗的星辰,一时间,李牧鱼的心绪竟有些感慨万千。

  只是,如果佘山老母结成龙鳞之事为真,那么,必然会搅动灵州所有妖类的震动,亦如天庭,亦如蛟王域。那些顶层势力之人,必然不会放过对龙鳞血脉的研究,对于李牧鱼这种才刚结丹没多久的小神,根本就没有资格去肖想龙鳞之事。

  “嗖——”

  就在李牧鱼有些走神之际,忽然,一道金色流光自九天之中划过,带起一道绚烂的光尾,向弱水域的方向飞来。

  “是天庭的传讯纸鹤,怎么会挑在这个时间传给我?”

  眯着眼睛,看了看那即将飞近的金色流光,李牧鱼一眼就认出了那流光之上所带的那一缕天庭独有的仙气。凌空起身,破雾而捞,由水流凝结而成巨大手掌,一下子便抓住了在天上扑腾的金色纸鹤,手指轻点,那金色纸鹤便由巨掌递到李牧鱼身前。

  “是星宿老君传来的讯息……”

  察觉到纸鹤上熟悉的气息,李牧鱼单手解印,直接破开了纸鹤之上的隐蔽禁制。

  “啪塔——”

  双翅振动,被解开禁制的金色纸鹤,直接挣脱开了李牧鱼的手掌,滴溜溜地飞到李牧鱼身前,小嘴一张一合地对着李牧鱼说道:

  “佘山老母结成龙鳞之事为真,但龙鳞已毁,气机全失,所以尔等无需再去费力争夺。”

  简单的一句话,却是令李牧鱼不由得微微一愣,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金色纸鹤的身上便燃起了一团火光。在熊熊火光之中,一枚已经被黑色杂质侵染大半的菱形鳞片,赫然出现在李牧鱼面前。

  “居然是真的,龙鳞居然真的已经被毁坏了。”

  火光消逝,李牧鱼眼前的景象也自然而然的消失不见。看着那最后剩下的零落火星,虽然明知自己与龙鳞无缘的李牧鱼,但心中依然忍不住涌出些许的失望。

  “没想到各方势力下手居然这么快,佘山老母前脚才刚刚陨落,后脚人家就直接调查清楚,这效率速度,当真是极快的。”

  叹了口气,这次从天庭飞来的传讯纸鹤,明显就是对天庭群神的广而告之。其目的,当然也是为了防止他们这些神灵,为了一块已经被毁坏殆尽的龙鳞,争得头破血流,从而引起大规模的纷争,得不偿失。

  “罢了,既然事情已经尘埃落定,我也更没有必要去趟这趟浑水了。”

  就在李牧鱼打算转身回到弱水域的时候,突然,一股熟悉的气息,自他的脚下,隐晦传来。

  “是什么东西?”

  停住了转身的脚步,直接一个飞身,李牧鱼很快地便落到了气息传来的地方。

  “居然是一条蛇?不对!这条蛇身上的气息,为什么会这么熟悉……是云姬?”

  一把抓起地上那条只有李牧鱼巴掌大小的细蛇,皱着眉头思考了一会儿,李牧鱼直接将细蛇抛到了半空之中,捏起法诀,打入蛇身。

  “果然是云姬传来的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