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章 佘山之变(二)

  佘山老母,陨落了。

  看着在火光中燃灭的金册纸张,墨色点点,关于佘山老母的一切,在瞬息之间,便彻底地从所有神灵手中的神册中,消失殆尽。

  “她是佘山的守护者,一条修行了三千年的蛇妖……”

  低哑的女声自耳边响起,伴着如潮水一般的回忆,初来灵州时的场景,以及李牧鱼前往灵州的目的,在这一刻,犹如一幅幅画卷,在记忆中铺陈开来。

  “是云姬所在的那座山么……”

  记得初时,李牧鱼之所以会来灵州,也是因与云姬的赌咒誓言。

  在他还是一条未化形的小鲤鱼时,因保命,也因种种的相关利益,使得李牧鱼不得不冒着极大的风险前往灵州。

  到最后,结果虽好,但是李牧鱼依旧清楚的记得,当时云姬自琅琊碎片中苏醒,蛊惑他偷取佘山老母的蛇蛋以夺舍之用。只是,到后来,李牧鱼依旧对于两人的诺言只是行至点到为止罢了,并未因对琅琊碎片的贪婪,而迷失心智,被云姬当枪使。

  所以,佘山作为灵州中蛇类一族所盘踞的地域,因有着佘山老母这条修行了三千年的老蛇妖坐镇,因此,佘山在灵州之中,一直都是广大鳞甲类妖族的聚集的圣地。而佘山老母,也自然而然的被封为佘山山神,以护佘山群妖的周全。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以夺舍转世为生的云姬。

  云姬虽已夺舍,但妖魂附着的蛇蛋却是极为普通的血脉,即便有化形果相助,在短短百年的时间里,凭借云姬的资质,应当也只是刚化形而已,若论修为,李牧鱼早已达到了她目前难以企及的高度。

  只是,令李牧鱼比较在意的,还是云姬手中的那枚琅琊碎片。他并不知道琅琊碎片有什么效果,也不清楚琅琊碎片对云姬的助益,是否能令她摆脱得了自身血脉的平庸。

  “罢了。”

  摇了摇头,李牧鱼也不再想去关注云姬之事。

  当年,李牧鱼助云姬夺舍转生之时,就已经明确地令她发心魔誓言保证,绝对不会与旁人提起关于他的任何事情。所以,从另一方面来讲,李牧鱼与云姬之间早已再无任何瓜葛。即便是相遇,也是形同陌路的熟人罢了。只是,佘山老母陨落之事,却令他的心,有些动荡难安。

  佘山老母,乃是灵州之中,神龄极长的天生神灵之一。只是,因千年之前,佘山老母根基受损,使得佘山老母的修为,终其一生都停留在出窍期,无法寸进一步。

  因此,在伤势无法彻底痊愈的基础上,再加上命星日趋黯淡,这个在鳞甲类妖族心中都极为尊崇的一代大妖巨擘,就在突兀间,轰然陨落。

  而恰恰就是这种突如其来,不禁令李牧鱼心中升起一些难以言说的滋味。毕竟,从某方面来讲,李牧鱼的寒鲤真身,也算是鳞甲类妖族中的一支,只是,他更偏向于水生族群而已,并非陆上蛇族。

  “呼——”

  凉风袭面,略带潮意,此时,已是四月。

  李牧鱼看着柳条轻轻晃过头顶,柳叶飒飒,天气渐热,不知不觉之间,弱水域的气候已经逐渐开始步入到了夏天。

  ……

  第三个月。

  自佘山老母陨落之后,整个灵州便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尤其是在鳞甲类的妖族之中,更是震动极大。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佘山外围便陆陆续续地聚集了许多鳞甲类妖族,可他们之前的气氛,在隐隐之间,却是有一种剑拔弩张的紧张之感。

  “蛇母陨落,佘山无首,啧啧,你听说了没,据说现在,佘山上下皆是大乱,佘山老母生前座下的族辈,都在为佘山老母所留下的异宝,而大打出手。”

  “异宝?什么异宝?”

  灵州坊市之中,两个身披黑色斗篷的妖修,正于坊市的角落,低声交谈着。言语中虽是对佘山老母陨落的可惜,但他们对那传说中所言的“异宝”,却是更感兴趣得多。

  “那异宝,当然就是佘山老母生前拥有的宝贝,而且,我还听说,此宝对鳞甲一众妖类极为重要,就连蛟王域都派人前去佘山,准备从中插手,分一杯羹。”

  “蛟王域?”

  听到这个劲爆的消息,一旁的妖修不禁有些惊诧,连同询问的音调,也不禁提高了许多。

  “那天庭就不管管这事儿了吗?毕竟,佘山老母生前也算是咱灵州的一方神灵,也不至于在死后让其他人这般羞辱吧?”

  闻言,那个说得兴起的妖族也不再放低自己的声音,而是兴致正浓地说道:

  “佘山老母神龄极久,早已脱离了天庭的管辖范围,自成一户。所以,对于佘山老母的陨落,天庭也不会插手分毫,很可能还会从中分一杯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