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九章 佘山之变

  “知——了——知——了——”

  七月流火,夏风浮躁,半妖城中,林木伫立,枝条摇摆,在夏日的初时,已有鸣叫不停的夏虫开始安居在弱水域中的各个角落。

  “城主——城主——”

  蔚蓝色的弱水河面上,一只扁舟缓缓地向岸边驶来,而于舟板之上,一个十一二岁的小半妖正费力地撑着木桨,随着幻魔蝶,高声地向岸边的金鳞呼喊着。

  “小九,今天可有其他半妖赶来?”

  闻言,名唤小九的少年半妖,将扁舟停靠于弱水河畔,放置好木桨,便跳下船,一边将扁舟收于芥子袋中,一边脆声向金鳞回答道:

  “这几天都没什么人来了,倒是有几个从别的城市赶来的妖修,想进入弱水域拜见神君,只是,都被马面大人回绝了。”

  “有妖修?”

  “对,还不止一个哩!”

  看着眼前稚嫩的半妖少年,金鳞摸了摸小九的脑袋,便点了点头,令小九回到了半妖城。

  “这几日,灵州各方势力的局势极为动荡,况且神君已经离开了弱水域,若是放闲杂人等进来,难免会对半妖城造成不必要的影响。”

  目视着小九走回半妖城,金鳞的目光不禁有些发散,心绪百转,暗暗思考了许久,金鳞才摇了摇头,朝着河畔的忘忧树合掌拜了一拜,才渐渐收回思绪,朝着半妖城的方向行去。

  ……

  三个月前,弱水域。

  距离忘川河加入冥界水系已经过去了整整三年,在这三年的时间里,落于冥界水域之中的忘川河的规模,已经逐渐扩大到普通河流一般,不仅如此,随着上界阴魂沿着忘川河涌入冥界的数量逐渐增多,以及忘川水气的馈赠越多越丰厚,因此,对李牧鱼的次神位——“忘川河主”的功德气运补,给增加了许多。

  而归根到底,最为收益的,还是李牧鱼眉心处的水德仙格。短短三年的时间里,竟然隐隐有着突破的趋势。

  第二年。

  孟七之前收服的两只阴鬼,在吞服彼岸花之后,彻底地忘掉了前世的所有记忆;同时,在孟七的悉心炼化之下,这两个阴魂也逐渐褪去了满身煞气,恢复到了原来的面目。而根据他们的前身长相,孟七分别赐下其名讳——牛头、马面。

  “哗啦啦——”

  弱水河畔,隐身卧在忘忧树旁的李牧鱼,颇为闲适咬着一根柳条,看着空中拂过的云彩。

  在李牧鱼取得忘川河主神位之后,冥界便再也没有找过李牧鱼的麻烦,无论是冥王,还是冥风,都没有再在极西之地出现过。

  不但如此,随着弱水域的壮大,连同李牧鱼的名声,也在整个灵州之中,多了许多的分量。

  无论是半妖,还是无所依靠的妖修,在近几年里,都开始陆续地寻起弱水域的庇护。

  只是,一如之前那般,除了半妖之外,半妖城中没有再收容过其他妖族。这不仅是为了避免之前“牛蛮”城主之事,也是在半妖群体尚未真正地拥有自保能力之前,免于再受外界侵害,从而流失信众。

  “噗通——”

  将手边的石子轻轻地掷入弱水河中,水花四溅,原本卧躺在忘忧树旁的李牧鱼,也不禁重新直起了身子。

  “已经过去三年了么……”

  李牧鱼的目光依旧没有离开过天上漂浮的云彩,视线穿梭,鱼尾摆动,在氤氲水气的凝散聚合之间,一朵即将枯败的花朵,在李牧鱼的手中,竟神奇的活了过来。

  紧接着,合苞、收叶、化芽、成种,在瞬息之间,一朵本应枯败的花朵,犹如时光倒流一般,那朵花竟重新化为了一颗饱满的种子。

  “呼——”

  长吐一口气,将体内因法力极具消耗的疲惫感,缓缓舒出,抿了抿嘴,李牧鱼目光颇为复杂地看着手中花种。

  “没想到,逝水法则的应用,竟然对法力的消耗如此之大。比起结丹时恢复忘川河所耗费的心神精力,还要远远要大得多。”

  将花种重新埋到土壤里,再次舒了口气,盘膝凝气,皱着眉头,李牧鱼不断地思考着这两次结果的不同。

  之前,忘川河因他的疏忽,差一点儿干涸掉。所以,他当时以新领悟的“逝水法则”恢复忘川河的河道情况,其中法力消耗虽然大,但不会像如今这般脱力。

  因此,李牧鱼考虑到其中的缘由,他认为,一方面应该是当时初结丹时,天地间残留的灵气浓度大,所以,即便他的法力耗尽,也可以快速地利用周遭的灵气恢复体内法力;而另一方面,李牧鱼觉得,对于“逝水之道”的施展载体不同,所产生的效果及对法力的消耗,也有所不同。

  忘川河的规模密度,虽远远大于这朵枯败的花朵,但是,忘川河是他领悟“逝水之道”时的参悟载体,因此,对于水的运用及其流逝,李牧鱼可以很轻易地去掌控。

  可是那朵枯败的花,却并非属于水道,更多的,则是木属之物,也是他之前从来没有研究琢磨过东西。

  因此,在他不了解,且尚未参悟的载体面前,“逝水之道”的运用,要远比“忘川河”的恢复难度,要大的多得多。

  就在李牧鱼静神思考之际,突然,金光炫目,藏于乾坤戒中的神册,突兀之间,径直地从中飞了出来。

  “嗡——”

  金光震动,纸张飞舞,于神册之上,记录着“佘山老母”的那一页,在忽而燃烧的火焰中,很突兀地,尽数化为了燃尽的飞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