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牛头马面

  极西之地,弱水域。

  浓雾结界内,黄泉路口,分发汤水的孟七看着来来往往的阴魂,一时间,她的内心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疲乏感。

  “呜呜——”

  就在孟七走神的功夫,突然,自她的身前,两个身材极为壮硕的阴鬼猛然间,便在孟七的面前发起了狂。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你们都是假的!假的!老子怎么可能会死——”

  “哞——哞——杀!杀!杀光他们!”

  歇斯底里嚎叫声自两个阴鬼口中发出,还没等孟七反应过来,那两个阴魂便开始大肆撕咬起身后的阴魂,刹那间,原本在黄泉路排队取孟婆汤的阴鬼们,便直接被吞噬掉了大半。

  “找死!”

  见状,孟七直接伸手成爪,朝那两个阴鬼抓去,本以为会极为容易的抓捕,没想到,这两个没有什么修为的壮硕阴魂竟直接躲过了孟七的攻势,费了许多劲儿,孟七才将这两只发了疯的阴鬼成功地钳制到手中。

  “好重的煞气。”

  将这两个阴魂的三魂七魄狠狠地锁在掌心之中,本想着直接打入弱水河,可是微微一想,孟七便忽然放弃了手中的动作。

  “算你们走运”

  冷哼一声,握了握拳,孟七直接将手中的两个阴魂吞入口中,也未多想,用法术先镇定住那些受伤的阴鬼,再盛起孟婆汤,继续向那些涌向弱水域中的阴魂们分发起来。

  “嗖——”

  水光飞逝,划过弱水苍穹,终于在第七日,将忘川河成功地引入到冥界水域内的李牧鱼,驾着水光,朝着弱水域的方向飞速遁去。

  “如何了?”

  彼岸花的香气已经变得极淡,看着往来阴鬼的数目已经大量减少,落在弱水域中的李牧鱼,便直接对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孟七问道。

  “回禀神君,到目前为止,一切皆无大碍,只是,我之前在行使职权的时候,有两个阴魂突然闹了起来。”

  闻言,李牧鱼的眉头轻轻一皱,却也并未当一回事儿:“既然他们来这弱水域求你的汤水,自然应是自愿才好,若是对其不满,你直接做主将那闹事阴魂赶出去便是。”

  “神君,这次闹事的阴鬼和以往不同,不仅煞气极重不断地撕咬着其他阴魂,而且,他们的力道也是极其之大,就连我也是费了一番功夫才将他们制服。”

  “哦?”

  这一次,孟七的话倒是当真提起了李牧鱼的兴趣。

  按理来说,孟七已封阴神,对普通阴鬼的制服应当是手到擒来才是,根本不可能出现什么“费劲”的状况,可是,这一次闹事的阴鬼,似乎与以往闹事阴鬼颇为不同。

  “他们现在在哪里?”

  “正镇压于我的腹中。”

  呼——

  言罢,孟七杏口微张,直接将那两只蛮力极大的阴鬼从腹中吐了出来。只见阴风滚滚,自那两个阴魂落地的那一刻起,弱水河畔周遭的煞气都浓重了许多。

  “确实有古怪。”

  还没等那两个阴魂开始挣扎,李牧鱼直接朝前一指,便将两个阴魂封冻在了地上。

  “杀——杀——我要杀了你们——”

  “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放我离开!放我离开!”

  摇了摇头,看着地上两个恶言频出的恶鬼,李牧鱼也没有继续再做其他的事情,而是看向一旁的孟七,出言问道:“他们两个你想怎么处置?”

  听到李牧鱼的问话,孟七服了服了手,看着地上那两只依然不断挣扎的恶鬼,沉吟良久,才谨慎地说道:“孟七想收服他们。”

  “他们身上的煞气极重,你确定要将转生莲用于他们身上?”

  李牧鱼静静地看着孟七,说实在的,孟七如今虽然已经封了神职,但归根到底,她的修为还是太低了些。若是一旦收服了这两只明显有问题的阴鬼入自己麾下,难免在他们翅膀硬了之后,出现反噬其主的现象。

  “孟七已经决定好了,这两只恶鬼身上的煞气极重,冤鬼肆绕,生前必然行尽恶贯满盈之事,所以,将他们炼化成阴兵,也是为他们生前的恶行赎罪!”

  赎罪?

  听到这个词,李牧鱼的眉头明显一挑,但看着孟七如此义正言辞的样子,李牧鱼也不想再劝阻什么。

  体含煞气,冤魂肆绕,很明显,这两个阴魂生前必当杀孽极重,若是放在法治社会,那这两个阴魂生前必然是恶贯满盈之徒。可是,在这个世界,说到底,与李牧鱼前世那个地球社会明显有着截然不同的制度。

  在这里,除了人族之外,还有妖族、冥界、神灵,不同的种族自然有其不同的生存之道。

  更何况,眼前这两只恶鬼,还是妖族中人。以人的道德观念,去妄自去评判一个妖的善恶,显然,是不合理的。但对于这种不合理,李牧鱼却也并不想多加干涉旁人的想法。

  “你自己决定便好,但在你收服他们之前,你最好还是将他们生前的记忆抹除掉比较好,以免日后会出现无法管制的情况出现。”

  “是,孟七知晓了。”

  之后的事情,李牧鱼也没有多言,只是飞身跳到弱水河之中,独留孟七一人在岸。

  “哗啦啦——”

  冰凉的河水漫过身体,这一次,李牧鱼没有在用结界将弱水隔离于体外,而是摇身一变,直接化为原本的寒鲤本体,甩着尾巴,极为肆意地朝着弱水河底游去。

  “咕噜——”

  鱼身碰触到河底柔软的淤泥,鳞片闪烁,抬眼看着头顶的星光,这一刻,一种由内而外迸发出来的疲惫感,瞬间将李牧鱼的身心,席卷在内。

  “终于结束了么……”

  彼岸花、冥界、弱水域、忘川河……一切的一切,所有的图谋,所有的步步为营,犹如一根紧绷在脑中的弦,在这一刻,突然之间,莫名的在心底柔软了起来。

  “哗啦啦——”

  浪涌翻腾,水光乍现,在甩尾摆动之间,原本矗立在弱水河底的河伯府,忽然,变成了一副极为光怪陆离的奇异模样。

  “前世的记忆,也渐渐快要遗忘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