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忘川河主(七)

  并非是一件坏事?

  听到冥月的解释,李牧鱼只是点了点头,便没有再继续追着这件事情询问了下去。

  其实,对于被渡入冥界的阴魂其后续要如何发展,李牧鱼作为一个上界水神,其实并不怎么关心。

  他不是什么圣人,也不是乐意管闲事儿的闲人,他之所以会问冥月这件事情,为的只是对孟七厌恶冥界的原因而做一番考究罢了。虽然没得出什么结果,但是李牧鱼心中,却是也大概地有了一个底儿。

  “嘎——嘎——主人,距传信的渡鸦报道,大皇子正向着咱们鬼蜮的方向赶过来——”

  聒噪的声音,很突兀地打破了李牧鱼两人的谈话氛围,而听到来者,原本表情柔和的冥月,却是突然阴沉了下来。

  “真是赶不走的苍蝇。”

  目光转冷,声音低沉,只是略微思索了一下,冥月便转过头,对着歉然地李牧鱼说道:“冥风来意不善,我看,这一次你还是先回去吧。”

  唰——

  虚影一晃,在话音刚落之际,冥月的身型便陡然一变,再定睛看去,已由方才容颜倾城的绝色少女,转眼便重新化为了原先那个模样普通的少年形象。

  “那我先走了,若是有事,你就直接令幻魔蝶来唤我就好。”

  “好。”

  听到来者是冥风,并且看到冥月不善的神情,李牧鱼已大致猜到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应当与冥月的家事脱不了干系。

  虽然李牧鱼与冥月交情不浅,甚至和冥风还有一定的过节,但是,他如今在冥界身份特殊,如果是贸然露面,反而会无端地卷入到这场纠纷之中。于冥月,或于自己,皆没有任何的好处。

  “嗖——”

  在简短地告别之后,没有再久留,李牧鱼直接化为一道水色流光,在渡鸦的指引之下,消失在鬼蜮上空的浓雾之中。

  “呼——”

  阴风呼啸,死气震荡,在李牧鱼前脚刚刚踏出鬼蜮的结界范围,他就很明显地能感受到身后肆虐的气息。但好在李牧鱼没有久留,再加飞出结界时在周身捏了一个幻术,所以,李牧鱼也不担心自己会暴露行踪。

  “但愿无事吧。”

  阴风已至,李牧鱼再一次回头深深地望了一眼,没有多管闲事的心情,翩鸿之间,李牧鱼便已跨过忘川河,遁入冥界壁垒,重回弱水域之中。

  “神君——”

  刚一入弱水域,花香扑鼻,乱红迷眼,于弱水河畔的红蕊丛中,孟七正盈盈立于之间,向着李牧鱼躬身行礼。

  “交待给你的事情,可已办妥?”

  “回禀神君,一切都已按照您的要求,布置完毕。”

  “恩。”

  微微皱了皱眉,听着孟七过于谦卑的回答,无论是说辞还是语气,都令李牧鱼听着有些莫名的不自在。

  自孟七封神之后,不知为何,她对李牧鱼的态度越发的恭敬,即使李牧鱼有意阻止,但孟七依然“我行我素”,并没有丝毫要改口的意思。

  “这段时间辛苦你了。”

  没等孟七回复,李牧鱼就适时地摆了摆手,制止了孟七之后的话。

  “之后的事情,你只需正常行使你的职责便好,其余的就交给我,你无需插手。”

  “是……”

  “对了——”

  似乎是响起了什么,原本要遁入弱水河的脚步忽然一停,李牧鱼转过身,对着孟七继续说道:

  “之前的那两朵转生莲,在近几日就用掉吧,早一点儿给自己寻两个帮手,也好能减轻你的负担。”

  “是,孟七知晓了。”

  “恩。”

  噗通——

  点了点头,李牧鱼算是对孟七做了一番交待,便一踏脚,跳入到弱水河之中。

  “吱呀——砰——”

  开门、入室、闭关,所有的动作皆是一气呵成。

  李牧鱼盘膝坐在蒲团之上,看着眼前青烟袅袅的香炉,起手间,便将丹田之中蕴养的内丹从口中吐出,浮于香炉之上。再捏法诀,红绫顿现,冒着流火披着青风的七尺混天绫,便在李牧鱼的操纵下,豁然出现在静室半空之中。

  “内丹,摄!”

  紫阳神君所传授的法诀自李牧鱼的识海中飞速划过,按照其中要点,十指连颤,在一个又一个法诀打出的瞬间,混天绫内部的三昧真火恍若一条条火蛇一般,吐着蛇信,极为晦涩艰难地自混天绫中飞出,按照李牧鱼的指法,向着内爬去。

  “吸——”

  犹如巨嘴张开,于内丹之上,突然出现了一个漩涡状的圆形窟窿,在撕拉之下,从混天绫中钻出来的火蛇,就沿着漩涡之上的吸力,缓慢地向着漩涡内钻去。

  “回来!”

  就在第三条火蛇完全钻进漩涡之时,李牧鱼的脸色已经开始发白,汗雾附额,已然是法力快要透支的模样。

  “咕噜——”

  在李牧鱼的命令之下,在收入三昧真火之后的水蓝色内丹,便再一次飞入李牧鱼口中,恍若火球入喉,在喘息困难之下,李牧鱼极为艰辛的将内丹重新吞入到丹田之中。

  “若是再按照这个速度炼化下去,估计得再过个几十年,才有机会彻底炼化混天绫中的火行禁制。”

  擦了擦额头上的虚汗,李牧鱼重新收回了半空之中的混天绫,只是由于法力的过度消耗,下一次收服三昧真火的时间,又得推迟一番才行。

  “水属妖丹想要收服异火,当真是比其他属性还要难上百倍、千倍,甚至一不小心,还可能会出现法力枯竭的下场,所以,紫阳神君才会劝我再寻另一件载道之器吧。”

  心中有些无奈,但混天绫作为他目前的底牌之一,他却又无法真正地去放弃炼化它。所以,在炼化之路上,他也唯有走一步看一步了。

  哗啦——

  突然,就在李牧鱼恢复法力之时,一道似有似无的水声,隐约间,在李牧鱼耳边响起。

  “是忘川河……”

  水声依然持续不断地在李牧鱼耳旁响起,随着声音的频率越来越快,一直盘踞在水德仙格之中的冥道气运,很突兀地,在李牧鱼眉心处剧烈地动荡了起来。

  “终于,还是忍不住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