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五章 忘川河主(六)

  障眼法?

  唰——

  纤指微点,忽然,在冥月的施法之下,自寒潭之中,一块墨色莲藕状的物体穿过潭水落在了冥月的手上。

  再抬手一挥,一道诡异的波纹便在冥月的施法之下从墨色莲藕上荡漾了开来,再一转眼,莲藕变幻,于起伏之间,便化为一个晶莹剔透的墨色水壶。

  “好巧妙的法术!”

  见法术成型,李牧鱼的双眼不由得微微亮了一下。虽然,冥月方才说她的“拟物之术”只是障眼法而已,但李牧鱼只是把这句话当成一句自谦罢了,并未当真。

  障眼法,也称之为幻术。虽不敢自称为幻术大师,但是在幻术造诣方面,李牧鱼如今的水准已然高出他人许多。而在眼前的凉亭,以及桌椅茶壶之间,他却没有感觉到一丁点儿的虚幻感,恍若实物,极为逼真。

  “此物确实是由障眼法所化,只是,因为转生莲性质独特,对普通勘察类法术有阻拦之效,所以,你才会误会。”

  唰——

  墨色茶壶一晃,在睽睽之下,又重新变回了方才的墨色莲藕,素指轻拈,冥月拿起桌上的莲藕,轻飘飘地递到了李牧鱼的手中。

  “居然真的是幻术……”

  接过冥月手中的莲藕,李牧鱼的神情之上不由得浮现出惊诧之意,指腹摩擦着藕身,李牧鱼的眉头,不由得皱了起来。

  “冥月,这块莲藕能先借给我吗?我想拿回去研究几日。”

  “直接就送你了,你如果还想多要几块,我还可以从寒潭里给你捞一筐出来。”

  谢过冥月的好意,李牧鱼摇了摇头,只是取走了一个莲藕,便继续开始与冥月之间的谈话。

  “你刚才说有事情需要我帮忙,是什么事情?”

  听到李牧鱼的话,冥月脸上的笑意也渐渐收敛了起来,神情严肃,双目之中也是一派认真。

  “李牧鱼,这一次我找你过来,是希望你能与我合作一次。”

  合作?

  闻言,李牧鱼心中不由得升起些许的疑惑。

  冥界与天庭一向就是井水不犯河水,虽有同盟,但天条规定,凡是天庭众神却不可插手他界权力纷争等事。

  若是冥月这次拜托他的事情,与冥界的“上位者争斗”相关,即便两人的关系不浅,李牧鱼也无法轻易地答应了。

  “你想怎么合作?”

  “你放心,天庭有天庭的规矩,而冥界自然也有冥界的规定,冥界内部之事,我是不会牵扯上旁人的。况且,我想与你合作的内容十分简单,我只是希望,忘川河流经的方向,可以途经鬼蜮。”

  “鬼蜮?你想要改变忘川的河道,从而引到你的神域之中?”

  “没错。”

  安静,十分的安静。几乎是在冥月将自己的合作想法告知于李牧鱼的时候,他就自然而然的陷入到深思之中。

  冥月的想法说来其实很简单,无非就是让李牧鱼凭借对忘川河的控制,重新开辟出一条新的河道。

  而这河道的位置,按照冥月所言,最好是开辟在鬼蜮寒潭周围。而这其中花费的功夫并不是很多,只是如果这么做的话,通过忘川与弱水河的连接而引入到冥界之中的阴鬼,则会沿着新的河道,向着冥月的鬼蜮行去。

  再直白点儿讲,就是将阴魂进入到冥界之后的引导权,尽数交到冥月的手中。

  “这一次,你我一旦达成合作,我便会助你的水域真正地融入到冥界水系之中,而这过程里的一切阻碍,我都可以帮会一并清除掉。”

  沉默的氛围率先由冥月打破,她也不想藏虚的,直接就把双方的利弊搁在明面儿上来讲,而这其中的“利”,更是成功地引起了李牧鱼的兴趣。

  说实话,李牧鱼这一次如此大费周章的将自己的水域引入冥界之中,并不是为了再立牌封个阴官儿,只是因为,灵州之中水系之争,实在是太激烈了。激烈到像李牧鱼这种后来的神灵,根本就很难从中分一杯羹。

  江、河、湖、海,在灵州地界之中,凡是能想得到水域,皆已有其主所掌管。无论是蛟王域也好,还是各大水域的神灵也罢,即便是李牧鱼这种天生神灵,凭如今的实力,根本无法撼动灵州各水域原生的统治者位置分毫。所以,他才不得不出此下策,进而从冥界下手。

  掰开来说,李牧鱼如今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提升自己水德仙格的品阶罢了。一旦李牧鱼的仙格阶位提升到了如太阴月神、紫阳神君那般,那这天下之水,即便不在李牧鱼的神域范围之内,只要有“命星”定空,那他便是神道唯一的万水之主。

  毕竟,在神册已册封的神灵之中,还没有一个水系神灵,真的的将自身的仙格进化到最高阶品。至于其中缘由,却并非是他如今的修为可以揣测得到的。

  “我接受你的合作。”

  在下定决心之后,李牧鱼便也不再犹豫不决,更何况冥月曾在“彼岸花”一事上帮助过他,于情于理,他也不应该拒绝冥月的合作。

  “你不会失望的。”

  在得到李牧鱼的肯定之后,冥月严肃的表情也不由得柔和了起来,就连同对李牧鱼说话的语气,也多了些放松。

  “冥月,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

  恩?

  冥月原本想道谢的话还没说出口,就率先被李牧鱼堵了回来,反道令她不由得一噎。

  “什么问题,你问吧?”

  目光忽闪,嘴唇轻抿,沉吟了片刻,李牧鱼才重新抬起头,直视着冥月认真问道:

  “我只是想问,对于入了冥界的阴魂,你要如何处理?”

  闻言,冥月不由得微微一愣,转而笑看着李牧鱼,轻声解释道:

  “当然是送他们入轮回,难不成,你还以为我会如同邪修那般,将那群阴鬼炼化了不成?”

  “那你会不会将他们炼化成阴兵?”

  看着李牧鱼的眼睛,冥月的眼神难得闪躲了一下,仅是瞬间,冥月便正色道:

  “阴兵的炼化条件极为困难,而且,对于那些阴魂来讲,被炼化成阴兵,也并非是一件坏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