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四章 忘川河主(五)

  女声幽魅,声声失真,在荒雾缭绕的氤氲水畔,一个身着水墨白纱襦裙的绝色女子,正聘聘婷婷,踏着水波涟漪,朝着李牧鱼走来。

  “你是……冥远?”

  心中原本被强制遗忘的记忆渐渐复苏,那一日,在紫阳宫洞天境内的对峙场景,再次犹如洪水般,汹涌地朝着李牧鱼记忆,蔓延过来。

  “一别数年,你终于渡过了结丹初劫,我还没来得及恭喜你呢。”

  眉如远山黛,眼如秋波横,细碎的刘海覆在额头之上,三千青丝,如瀑如绸,看着“冥远”的盈盈笑意,一时间,李牧鱼竟有些失了言语。

  “怎么?老朋友还不认识了?”

  “啊……不是,只是许久未见,冥远兄……啊,不对……确实是让我有些认不出来了。”

  嘴角轻轻勾起,看着李牧鱼如期的慌张模样,冥月的心情,大悦。

  “当初扮男装只是为了掩盖身份罢了,而如今,却已今非昔比,对于你,我也没有必要再隐瞒下去了。”

  “你是说,隐瞒?所以冥远,之前你都是故意隐瞒的是吗……”

  苦笑泛眼,其实早已察觉此事的李牧鱼,如今也只是在试图掩盖尴尬罢了。

  洞天境的那一幕,虽然模糊,但是那一瞥的绝代,也在不知不觉之中,深刻地印刻在李牧鱼的心里。只是,为了不去戳破这层关系,对于李牧鱼已经“知晓真相”的事实,他又不得不选择隐瞒。

  “冥月,是我的本名。”

  没有直面回答李牧鱼的问题,冥月很认真地直视着李牧鱼的眼睛,瞳色纯粹,仅是一眼,方才的慌乱与尴尬,就像是一缕轻烟一般,轻飘飘的,在两人的对视中,烟消云散。

  “鄙人李牧鱼,乃上界弱水河伯,此番相见,别来无恙。”

  看着李牧鱼忽然正经起来的腔调,冥月眼中的笑意也越发的浓厚,也轻轻服了服身,配合着李牧鱼,颇为正经地对答如流道:

  “小女子冥月,乃冥界名不见经传的一个公主,此番邀请弱水河伯来我鬼蜮,当真蓬荜生辉。”

  眉毛一挑,在听到冥月对自己身份的真实介绍,李牧鱼的神情不由得微微一愣,但随即,又忽然释然了起来。不禁再次与冥月相视了一眼,带着笑意与友善,将这次的唐突与许久不见的陌生,皆话为两句打趣,抒发着对彼此许久不见的怀念。

  “上一次真的要谢谢你,如果,不是你派那只渡鸦提前报信,我也不会抢在冥王赶来之前,提前通报给天庭。”

  摇了摇头,听到李牧鱼话语中的感谢,冥月也只是没当回事儿地笑了一笑,看着李牧鱼,轻声回道:

  “其实,这件事你完全可以提前对天庭阐明,以天庭对你的重视,是不会放任你与父王正面交锋的。”

  皱了皱眉,听着冥月的论断,其实在后来,李牧鱼当真觉得自己一直低看了天庭在此事之上的态度。

  或者是因为自身心态的劣性,又或者是李牧鱼以人心揣测天庭时,而升起的一种防备感。而这一切,也许是他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是,更准确地来讲,从一开始,李牧鱼就不应该用他那一颗人心,来随意揣测天庭那一派的老牌神灵。

  并不是所有神灵都像金溪江神一般善妒,而且,归根到底,金溪江神的妒忌,也只是因普通神灵与天生神灵身份不同的鸿沟,以及对大道渴求的怨念罢了。但对于纯物质方面,又或者除了信仰资源以外的利益追求,金溪江神其实都没有妄求许多。

  就比如李牧鱼在“彼岸花”事件的态度上,李牧鱼总以为天庭会想方设法地夺取彼岸花,从而制衡冥界来获取利益。但是真实的是,天庭虽有制衡之意,却从未想过夺取李牧鱼的彼岸花分毫。

  甚至,最后李牧鱼决定将自己那半部分的气运作为筹码与冥王谈判交换,作为旁观者的紫阳神君,一直都是以支持观望的态度站在他那一方,而从而插足任何。

  而这一点也突出点明了,作为真正的神,一个统领生灵,统领万物的神,即便是天庭也好,冥界也罢,他们最终争夺的也只是各地界的气运罢了。

  对于彼岸花这种单纯赠加冥界气运之物,天庭压根都没有把重心放在上面,甚至还会反过来帮着李牧鱼,去谈判。

  或许是被低估,又或许是真的伟大,其实对于出身妖族的神灵来讲,李牧鱼这个以“人心”作为论断依据的判断,还是太武断了些。或者,换一种角度来讲,李牧鱼这个神当得,压根就已经不合格了。

  “呼——”

  鼻息微重,在不知不觉之中,李牧鱼竟连叹了好几口气,抬起头,看到冥月的眼神,李牧鱼也不由得苦涩地点了点头。

  “你说得对,有的时候,确实是想得越多,便做得越错。”

  冥月不知道为什么就在片刻之间,李牧鱼就忽然得出这么一句结论,但仅是瞬间,李牧鱼便再次摇了摇头,淡笑着看着冥月,颇为直白地说道:

  “冥月,你这一次令幻魔蝶唤我来此,应该不单单只是这一件事吧?”

  百年修为,早已可以令李牧鱼对自己的所有情绪收放自如,只是方才,在旧友面前没有设防,便不小心让冥月看了笑话而已。

  “没错,李牧鱼,这一次我邀你过来,除了告知你身份之外,确实有一件事想找你帮忙。”

  “愿闻其详。”

  呼——

  莲瓣妖冶,冷潭清冽,在冥月挥袖之间,在寒潭旁,忽然凭空出现了一处石椅凉亭。

  “先坐吧。”

  依言,拉开石椅,李牧鱼很快地便落座在凉亭之中。只是石椅冰冷,内含冷冽,刚一贴近,李牧鱼就能感受到整个凉亭之中所散发出来的法力波动。

  “居然是拟物之术,冥月,没想到你的法术造诣居然已经如此高超了。”

  察觉到了不同,李牧鱼很快地便推断出了“答案”,只是在同冥月真正确认之后,他对冥月的忽然又多了几分陌生感。

  “只是对法则之力运用的皮毛罢了,论起真正的拟物之术,我这充其量,也只是一个障眼法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