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忘川河主(四)

  “魂器,成!”

  水流攒动,黄泉成型,就在孟七的最后一道法诀打下去的时候,忽然,自黄泉潭水之上,一条漆黑如墨,阴冷似冰的锁链,渐渐聚水凝成,带起哗啦啦的水流声,落在了孟七的手上。

  “这便是我的魂器吗……”

  苍白的手指划过漆黑的链身,“锁魂链”三个字在孟七触碰到链子的那一刹那,便在她的识海中,清晰地浮现而出。

  锁魂,又曰引魂,虽可束缚,但这魂器的主要用处,却更像是引路……

  孟七心中暗自默念“锁魂链”的功能,轻念一声“去”,便将手中的链子朝不远处轻轻一抛,瞬间,长链扭动,飞速化形,自“锁魂链”落地的那一刻,一条在暗黄色的土路便在荒凉的沙漠中,隐隐成型。

  黄泉路。

  孟七飞身落地,看着眼前似有似无的荒凉小道,不知为何,一种强烈却又无法清晰回忆起来的熟悉感,自她的心口处形成,隐隐作痛,思绪混乱,但孟七又细细想去,却又没有丝毫的头绪。

  “彼岸花……黄泉路……我,到底是谁……”

  唰——

  伸手一招,黄泉路消失,“锁魂链”便又重新回到孟七的手上。感受着链子上的死气,孟七的心中却有些莫名的不喜。

  她不喜“锁魂”这个名字,她觉得名字很冷,很压迫,本能的就被她抗拒着。

  “从今往后,你便唤为‘彼岸’吧。”

  彼岸锁,连锁彼岸,连着弱水,锁着忘川,比起“锁魂”二字,彼岸花的红色始终会令孟七安心。

  ……

  冥界,边际之地。

  “混天绫,去——”

  灰白色的天空之中,身着一袭水色长衫的李牧鱼,正操控着手中的混天绫,去融化忘川河之上的坚冰。

  经过紫阳神君的指点,李牧鱼对于混天绫在火属禁制上的炼化进程已经有了些许的眉目。可是对于炼化混天绫的关键——收服三昧真火,他却始终没有取得任何进展。即便是拥有着紫阳神君所赠与的收服异火的方法,但对于李牧鱼这种水系妖身的本体来说,对于三昧真火的排斥性,还是远比其他妖怪来讲要强得多。

  起初,混天绫若是由熔岩山神——岩融来炼化混天绫,说不定,此时已经大成了。毕竟,对于岩融这种本体亲火的神灵来讲,三昧真火,也只是温度稍微高一些的异火罢了,比起他所压制的地底岩浆的温度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烧!”

  虹光耀眼,火气大盛。依照李牧鱼的命令,没一会儿,混天绫便化为一条火蛇,狂野地将整条忘川河所“淹没”。此时,虽然李牧鱼尚未炼化完混天绫,但是凭借之前以葵水雷法中火气所炼化的皮毛来讲,对于混天绫的火灼之术,李牧鱼还是操控得了的,毕竟,他也算是混天绫的主人,混天绫中的器魂,也对李牧鱼渐渐有了认可。

  “看来,对于紫阳神君所建议的‘承道之器’的炼制,也要开始提上日程了……”

  他的道,终究还是水道,拥有一个契合与自身的“承道之器”,对于李牧鱼结婴之后的“点命星”也有极为重要的影响。毕竟,想要成为像紫阳神君、帝后,又或者月神那般的擎天神灵,拥有自己的“命星”是必不可少的一个步骤。因为只有拥有了命星,才意味着真正地拥有了自己的道号。毕竟紫阳、太阴都是根据他们的命星,才有的道号。

  “唉,若说水道,也不知我能否竞争得过那些老牌的水属神灵……”

  深海鲛人、霸海蛟龙、江河湖海四系神灵,作为一派大系,水道之争,永远都不比金、木、火、土四道的竞争激烈程度,差多少。

  “哗啦啦——”

  火蔓坚冰,在混天绫的烈火灼烧之下,很快,笼罩在忘川河之上的坚冰,便慢慢消褪,水声四起,在破开坚冰之后,蔚蓝色忘川河便重新占据了边际之地的主干道。

  “受苦了。”

  飞身落下,蹲在忘川河畔,李牧鱼轻轻地捧起忘川河水,心中有着说不出来的愧疚。不比自诞生之初便被李牧鱼悉心照看的弱水河,忘川的出现,再到真正成型,都是李牧鱼无意之间的偶然所促成的罢了。比起弱水河的“亲生”待遇,忘川的处境倒是艰辛险恶的多,曾有一度,李牧鱼为了不被冥界发现,还暗自升起放弃的念头。幸好,如今苦尽甘来,倒是让他以忘川河为通行钥匙,成功地打开了通往冥界水系的大门。

  “从今往后,我永远不会再冷落你,你我一荣俱荣,一损俱损,就由我来守护你吧。”

  哗啦——

  水花四溅,似是对李牧鱼的回应,晶莹的水珠轻轻地落在了李牧鱼的脚边,卷起一个蔚蓝的浪头,犹如一只害羞的小手,轻轻地拥住了李牧鱼的手指。

  “等我……”

  流光即逝,转瞬间,李牧鱼便驾着水光离开了边际之地。今日,他来到冥界,却并非单单是为了解封忘川而来,更多的,还是为了他与冥远的约定。

  “啪塔——”

  幻蝶振翅,紧随着幻魔蝶的飞行轨迹,很快地,李牧鱼便再一次来到了冥远所处的鬼蜮之中。

  “嘎——嘎——”

  就在李牧鱼的身影才刚刚出现在鬼蜮上空只时,忽然,一声刺耳的乌鸦叫声,堂而皇之地打破了冥界的诡静。

  “快进来吧,主人正在里面等你呐。”

  “恩。”

  低声示意,随手召回停留在半空之中的幻魔蝶,便腾空随在渡鸦之后,十分缓慢地没入到鬼蜮外的雾气结界之中。

  “嘎——主人,你等的人终于来啦——”

  呼——

  阴风吹拂,莲瓣起舞,在雾气蔼蔼的寒潭之中,一道影影绰绰的倩影,正于寒潭墨莲中央,盘膝悬浮着。

  “你是……”

  水上的雾气有些朦胧,但依稀之间,可以分辨出一道极为曼妙的身姿。似是猜测,似是惶恐,看到眼前之景,一种模糊的猜测,隐隐地在李牧鱼脑中形成。

  “李牧鱼,别来无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