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二章 忘川河主(三)

  恩?

  眉头轻皱,在听到孟七的话之后,原本涌上口中的话语,也令李牧鱼不由得停在了嘴边。

  在确定孟七的神情并非是在开玩笑之后,李牧鱼忍不住道出心中的疑问。

  “你确定要将神域,建立在弱水域之中?”

  “孟七确定。”

  “那你可知道,一旦你将神域建立于弱水域,那么,从今往后,你的神职便始终要依附于弱水域之下,这样做,不仅不利于你将来神道的发展,而且,你就不怕到时候,我直接将你的神域吞并掉?”

  闻言,孟七却是抿了抿嘴,并没有犹豫太久,反倒是更为坚定地看着李牧鱼双眼,义无反顾地说道:

  “孟七如今所拥有一切,都是神君所予。无论是过去还是未来,孟七永远都以神君马首是瞻!”

  听着孟七的话,看着孟七这个人,在得到孟七坚定不移的反馈之后,李牧鱼始终还是无法说出拒绝的话。

  孟七作为一个能引起冥道异像的阴神,无论是天赋,还是神道,皆是未来可期的。而且孟七主动要求加入弱水域,对弱水域的主人——李牧鱼而言,也都是百利而无一害的。

  如果孟七一旦在弱水域中建立了自己的神域,那么,孟七便始终都要依附于弱水域。不仅要分流出一部分气运哺育弱水域,而且,孟七的存在,还能在一定程度上,压制冥界,使得冥王不敢真正对弱水域下阴手。

  毕竟,孟七如今是彼岸花真正的主导,伤害了弱水域,就相当于削弱了彼岸花的气运,在投鼠忌器之下,与弱水域结怨的冥王,定然不敢擅自对。

  只是……

  在想到种种优势之后,李牧鱼的目光不禁再一次转移到了孟七瘦瘦小小的身上。

  只是,孟七一旦真正地依附到李牧鱼的麾下,那么,孟七神域的安全,便要由李牧鱼来守护。

  毕竟,孟七将神域建立在弱水域中,也相当于借用了弱水域的地界,因此,这处地界无论孟七如何使用,也始终是李牧鱼借给她的罢了,其守护的职责,当然也要落在李牧鱼的身上。

  “你当真决定好了吗?一旦作出决定,以后你可就没有机会再反悔了。”

  “孟七绝不后悔!”

  在看到孟七坚定的态度之后,李牧鱼也不想劝阻,点了点头,便捏起一道法诀,直接打到了孟七的眉心之上。

  嗖——

  “这是黄泉之水的炼化方法,是我之前在天庭藏书阁翻阅卷集时,偶然发现的。今日,我将此诀传授于你,希望你也能尽快炼化黄泉之水吧。”

  “多谢神君!”

  揉了揉有些发晕的太阳穴,忍着不适,孟七强撑着朝着李牧鱼道了一声谢。

  只是,在反应了一段时间之后,孟七才忽然察觉出了不对,看着李牧鱼,有些不自在地说道:

  “神君,孟七并非天庭中人,如果收了这法诀,天庭不会怪罪于我吧?”

  “你放心吧,这个法诀也不算是什么重要的隐秘,况且,你于灵州阴魂有功,仅仅是这一道法诀,天庭是不会怪罪于你的。”

  “是。”

  在得到李牧鱼确切的回答至于,孟七才终于敢长舒一口气,在谢过李牧鱼之后,便打算就此返回到彼岸花之中,只是没想到,就当她刚想拜退之际,李牧鱼再一次叫住了她。

  “对了,如今你已位列神籍,即便是在冥界建立神域,也不会有任何人胆敢阻拦,可为什么,你就不想加入冥界呢?”

  在听到是这个问题之后,孟七的身体骤然一僵,但很快地便恢复了常态,踌躇许久,才低着头朝着李牧鱼说道:“孟七不喜冥界,也不愿加入冥界。”

  “原因呢?”

  “没有原因。”

  没有原因?

  李牧鱼在心中跟着重复了一句,点了点头,算是认可了孟七的话,也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孟七告退。”

  “嗯。”

  唰——

  阴风忽起,没入红芯,在凉凉的夜色之中,唯有弱水河畔的彼岸花,在随风摇曳时,不断散发着独有的幽香。

  “也罢。”

  噗通——

  水花四溅,一个晃影,李牧鱼便直接翻身跃入到弱水河之中,化为一道忽明忽暗的水光,在蔚蓝的水波下,笔直地遁入到了河伯府。

  在孟七决定好神域的位置之后,关于彼岸花之事,便正式地告一段落。

  从今天起,凡是有阴鬼要借彼岸花进入冥界壁垒,这其中的种种,便与李牧鱼再也没有任何关系。

  而如今,李牧鱼所需要考虑的,便只有忘川河之事了。

  按照李牧鱼之前留在边际之地的幻魔蝶观察情况来看,如今的忘川河,依旧处于被禁制封禁的状态。

  虽说,这个禁制的解开方式并不困难,但依照李牧鱼自己的想法,他想在将忘川河解封的同时,凭着一鼓作气,直接将忘川河正式地冲入到冥界水域之中。而这一策略的实施,却始终还差一个机会。

  “哗啦——”

  弱水翻滚,仿佛聆听到了李牧鱼的心声,蔚蓝的水气不断地在弱水域内荡漾,连着河道,慢慢地向无名深海涌去,就好像有一根线,将弱水河与无名海底的另一端,牢牢地在了一起。

  “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现在,也只能够再拼一把了!”

  ……

  三个月后,弱水域。

  经过三个月的修整,弱水河畔,已经重新铺满了猩红似血的花蕊。

  弱水拍岸,花香萦绕,只见在蓝与红的交界之处,一个身着黑裙的女子,正紧闭双目盘膝悬浮在彼岸花丛之上。

  “滴答——滴答——”

  鬼气森森,滑腻阴凉,自孟七的身上,不断有着水滴坠落的声音隐隐传来。每响一次,周旋在孟七身上的死气,便会犹如实质一般,凝结起来。

  “幽冥阴阳,生灵退散。黄泉碧落,百鬼夜行。鬼印——封!”

  口诀高呵,十指翻飞,就在孟七催动法诀之时,突然,自孟七身下,一口淡黄色的圆形潭水,犹如灵蛇一般,丝溜溜地,沿着彼岸花的根茎脉络,在弱水河旁,迅速地扎下了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