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一章 忘川河主(二)

  “你既然这么信任他,那我也无话可说了。”

  见紫阳神君如此笃定,帝后也只是挥了挥手,并未多言。而紫阳神君听到帝后的话,也是稽首俯了俯身,告了一声退,便踢踏着脚步,大步流星地离开了云霄宝殿。

  “唉——”

  抚了抚额,见紫阳神君离开,在这偌大的云霄宝殿之中,便只剩下帝后一人。

  之前,群神齐聚于云霄宝殿之中,其目的,也只是为了给久去而归的紫阳神君接风洗尘罢了。

  可没想到的是,在整个过程之中,却突然杀出来一个冥界的冥王,紧接着,就又牵扯出一系列听着颇为棘手的事情,把好好的洗尘宴,终究还是给硬生生地搅和了。

  “真无趣。”

  看着紫色的身影渐渐模糊,一身荆钗粗布倚靠在金龙长椅之上的帝后,不由得再次叹了口气。

  神情有些遗憾,叹气声更显落寞,没想到,在一向无聊的天庭繁务之中,好不容易能筹备了一次热闹的宴会,就这么无疾而终了。这个“下场”,倒是令原本颇为期盼的帝后愿景,生生地落了个空。

  “这天庭的日子,当真是越来越无聊了——”

  ……

  极西之地,弱水域。

  “嘎——嘎——嘎——”

  入夜时分,一声聒噪的鸦鸣声很突兀地在弱水域外响起,回声盘旋,鸦鸣阵阵,深夜里的噪音,吵得整个弱水域,都为不得片刻安生。

  “李牧鱼——李牧鱼——”

  声嘶力竭,破锣震天,听到浓雾结界之外的声音,原本身处河伯府中的李牧鱼,霍然睁开了双眼。流光一瞬,仅在瞬间,便化为一道残影的李牧鱼,破开大雾飞向了声源发生出。

  “渡鸦?你怎么会在这里?是冥远让你来的吗?”

  “嘎——”

  一声聒叫,盘旋在空中的肥硕渡鸦,便扑腾着翅膀,颇为不耐地停靠在了李牧鱼的肩膀之上。

  “嘎嘎——呸!”

  狠狠一吐,三道黑光便从渡鸦的长嘴中吐了出来,在空中滴溜溜的转了许多圈,才被李牧鱼一把抓在手中。

  “这是……”

  “嘎嘎——这些都是我奉主人的命令,特意来送给你的,那个瓶子里面,就是你要的黄泉水。”

  闻言,李牧鱼点了点头,拿起手中的墨色玉瓶,果然,有一股至阴至寒的森冷死气,正隐隐蓄藏于内,光是分量,就已然不轻。

  “那这两个是?”

  收起装有黄泉水的墨色玉瓶,手中的另两样黑色圆球状的东西,又不由得吸引了李牧鱼的注意力。

  “嘎嘎——你说那个呀,那个是转生莲的莲子,是主人专门赠给你神域中的那个阴神的。”

  “转生莲?莲子?”

  听到渡鸦的解释,李牧鱼的神情不由得一下子就郑重起来。

  “转生莲这般珍贵的东西,没想到,冥远居然会这般送给孟七……你回去之后,代我好好感谢你家主人,这番恩情,我李牧鱼,必当涌泉偿还。”

  “嘎嘎——主人说了,你如果真心想要感谢她,就等主人回来的时候,亲自去鬼蜮谢她就好啦。”

  “冥远要回来了?那他大概什么时候才会回来?”

  扇了扇翅膀,胖渡鸦歪着自己的小黑脑袋像模像样的思考了一会儿,便扯起嗓子,朝着李牧鱼说道:“等主人回来的时候,我就让那只小蝴蝶告诉你好啦。”

  闻言,李牧鱼也点了点头,揉了揉渡鸦头上颇为柔顺的黑色羽毛,便忽然弯着笑眼颇为好奇地打量着渡鸦,趣声问道:

  “你刚才嘴里明明叼着东西,是怎么说出话的?”

  刚想拍拍翅膀起飞的肥硕渡鸦,在听到李牧鱼的问题之后,两只已经撑开在半空中的翅膀明显一顿,随即便颇为臭屁地朝着李牧鱼炫耀性地说道:

  “人家可是一只会腹语的渡鸦,而且,我告诉你哦,在整个冥界,就只有我一只渡鸦会腹语的说……”

  “快走吧。”

  笑着摇了摇头,李牧鱼朝着渡鸦的屁股轻轻一弹,那只原本极为自豪地的渡鸦,便狼狈地自李牧鱼身上扑腾了起来,颇为怨念地看了李牧鱼一眼,小声叫了一声,便一扭一摆地,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转生莲么……”

  握紧手中的莲子,李牧鱼不由得轻轻一笑。

  这一次,冥远当真是有心了。

  ……

  “神君,莲子种在这里就可以了吗?”

  弱水河畔,孟七小心地将那两枚莲子埋在河道旁的淤泥里,红蕊团簇,生机盎然,可是面对着眼前这两颗极为珍贵的转生莲子,一向胆子颇大的孟七,也忍不住抬起头,颇为惴惴不安地朝着李牧鱼问道。

  “应该是可以的,虽然转生莲的生长条件极为苛刻,但是好在有黄泉水的死气供养,应当无碍的。”

  闻言,孟七点了点头,也停下了为莲子输送法力的双手,站起身,颇为欣喜地揉了揉自己的手臂。

  转生莲,那可是冥界极为珍贵之物,专门用于阴神培炼阴兵。若是她一旦养成,那么,从今往后,在发放孟婆汤时,她自己也不用事事亲自操劳了。

  对了!

  仿佛忽然间想到了什么事,孟七擦了擦手,看向李牧鱼,犹豫了许久,才略带歉意地说道:“神君,那瓶黄泉水,您当真要送给我吗?”

  从怀中掏出一个墨色玉瓶,孟七小心翼翼地捧到李牧鱼面前,面上虽有些不舍,但只要李牧鱼说一声,无论是什么东西,她都会心甘情愿地尽数献于李牧鱼,绝不犹豫片刻。

  “这个东西,既然我已经送予你,那便就是你的东西,你想怎么使用,我都不会干预。”

  “可是……孟七何德何能,能收下这么贵重的礼物……”

  听到孟七语气之中的惶恐,李牧鱼只是微微一笑,安抚地看着孟七,轻声说道:

  “如今,你也是记载在神册之上的神灵了,既然有了神职,那必然少不得自己的一方神域。而这一小瓶黄泉水,便是我送给你的封神礼物。你就好好利用它,建造你的第一处神域吧。”

  “多谢……多谢神君!”

  将墨色玉瓶重新被孟七收拢在怀中,身体微微颤抖,连同与李牧鱼说话时的嗓音,也略带着颤意。而这副模样落在李牧鱼眼里,只是令李牧鱼颇为无奈地摇了摇头。

  “神君,孟七有一事相求。”

  恩?

  原本想往河伯府走的李牧鱼,在听到孟七的话,脚步不由得微微一顿。

  “什么事?”

  呼——

  抑制住语气之中的激动,孟七忽然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低着头,仿佛下了极大的决心一般,坚定着语气,朝着李牧鱼的方向,一字一顿地说道:

  “小神恳求神君,能准许孟七将神域建立在弱水域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