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八章 第二神位(十二)

  “水雷?”

  听到紫阳神君的话,李牧鱼的眉头,陡然一皱,看了看自己的手掌,对于这个词汇,李牧鱼的心中却是升起一种莫名的疑惑。

  “雷法还有属水的吗?”

  “当然。”

  听到李牧鱼的疑问,紫阳神君随手一挥,原本收拢在手掌之中的雷光,便被尽数催散,留下的,唯有一团幽蓝色的冰霜水气。

  “雷有五行之分,亦有阴阳十种。只是在灵州,并不会细分到如此精细而已。毕竟,神灵承天道而生,自身会生出什么神通,其主要,也是为天道自然而服务罢了。可是在云州道门,雷法则是通过自身法力凝聚而成,因此会细分为阳属:庚金、甲木、丙火、壬水、戊土;以及阴属的:辛金、乙木、丁火、巳土、葵水。

  而你方才施展的雷法,便是五行道法中的葵水雷术,只是神灵的神通乃是天道自然所馈赠,其中的属性也暗含五行。所以,相比于道门的五行神雷之法,你的引雷神通,并不纯粹,只是其中所占的阴水之气,更为浓重而已。”

  “阴水之气?”

  听到紫阳神君的解释,李牧鱼的心中有一丝明悟。若说他的引雷神通中带有水气,那么,或许是因自身法力与水系法则有关。可是,其中掺杂的阴气,却并不应该是李牧鱼自身所有。

  若说是归功于《御水三千道》这门法诀神通,也并无准确定论。因此,李牧鱼猜测,他的引雷神通之中,之所以会掺杂阴气,那必然是与他昔日在冥界忘川河凝丹悟法有关。因此,也不难猜测,为何他的神通法术之中,阴水之气的比重会占据得这般大。

  “那神君,小神应当如何去做,才能真正地炼化混天绫中的火属禁制?”

  听到李牧鱼提的问题,紫阳神君却是沉吟了片刻,又再次驱散了手掌之中的冰霜水气,若有所思地打量着李牧鱼腰间的混天绫,思虑许久,才重新开口解答道:

  “混天绫乃是一件不出世的灵宝,据说此宝的上一任主人,乃是一个木属莲花人藕身的顶级妖神,若说属性相和的问题,它的前任主人也应当与你一样,并不占据任何的优势。可是,据说那惊世妖神本体虽属木性,但极其擅长火法。混天绫之中所含的三昧真火,便是那位妖神,颇为得心应手的火攻神通。”

  “三昧真火?”

  木属莲花身?

  听到紫阳神君的描述,李牧鱼的脑中不由得浮现出一个威风堂堂,三头六臂,不可一世的少年形象。

  “神君,您方才所说的那位妖神,现在可还存在于九州之中。”

  闻言,原本思绪飞得有些远的紫阳神君,在听到李牧鱼的话之后,发散的注意力不由得重新汇聚了起来。

  摇了摇头,瞳孔有些晦暗难明地说道:“上古自有上古的传说,你可以把它当做故事,也可将他视作真相,这些记忆并不存在于书本记载之中,只是,冥冥天道,总会在不经意间,在我们的记忆里,点缀一些不明真相的记忆。”

  “记忆?难道神君,您方才所说的那个上古妖神,并非是九州之人吗?”

  再一次摇了摇头,紫阳神君定定地看着李牧鱼,语气虽然笃定,但其所说的话,却是极为缥缈难测。

  “九州的历史,只会比你我所知道的,还要久远神秘。待你的修为达到我这般高度时,有些记忆的传承,即使你不想知道,天道也会自动地灌输予你。而现在,你却不必需要继续深究。”

  真实、虚幻、记忆、历史,种种词汇,即便是李牧鱼,也绕得极为晕眩。仿佛是在无意之中,触碰到了一层似是而非的隔膜,连同他“前世”的记忆,也变得莫测而难言起来。

  “你想炼化混天绫中的火属禁制,首先,就要收服内里的三昧真火。如今,你的修为已至结丹,倒是可以勉强收服一朵体外异火。只是,你也要铭记,既然你已经想好了要走水道一途,那么,混天绫对于你而言,终究还不是最适合你的灵宝。”

  “最适合我的?”

  听到紫阳神君的语气,忽然变得严肃起来,连同李牧鱼的神情,也不由得肃然起敬。

  “没错,你虽已有了若水琴,但对于未来道途而言,还不够。所以,无论是你自己寻找也好,还是凭着你的水道法则去炼制也罢,证道之器与承道之器,对于一个顶级神灵来讲,都是必不可少的。”

  “证道之器?承道之器?”

  李牧鱼轻轻地重复着紫阳神君的话,不知为何,最近紫阳神君对他所传授的一些东西,开始变得越来越晦涩难懂。甚至很多词汇,即便是在藏书阁中,李牧鱼都没有看到过。

  “多谢神君教诲,李牧鱼必然谨记于心。”

  嗖——

  就在李牧鱼躬身作礼的时候,一束金灿灿的细光,突然自紫阳神君的食指指尖出传来。

  芒尖钻心,记忆涌入,只是眨眼之间的功夫,一段篇幅略长的法诀,便清晰地烙印在李牧鱼的识海记忆之中。

  “这篇便是收敛异火的法诀,你回去静心修炼几日,那混天绫中的三昧真火,便也能被你初步收服到体内。”

  “多谢神君!”

  单膝跪地,双手作礼,三番五次的救助与无私的馈赠,李牧鱼早已将紫阳神君当做“老师”一般地尊敬。紫阳神君的恩德于他,亦如他对孟七,恩情之大,即便是还,也是还也还不清的。

  “砰——”

  突然,就在李牧鱼拜谢紫阳神君的时候,一声震天的巨响,很突兀地在弱水域外响起。

  顿时,阴风大作,地晃河摆,连同身处弱水河底的李牧鱼,也不由得趔趄了一下。

  “怎么回事儿?”

  李牧鱼与紫阳神君互相对视了一眼,立刻,两人便化为两束流光,飞速从河伯府遁出。

  十指轻点,法诀汇聚,在剧烈的震动下,恍如一盘散沙似的半妖城,在紫阳神君的操控之下,又重新稳定了下来。

  “李牧鱼,你给本尊滚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