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 同类

  “请问一下,近期有去灵州的船吗?”

  “请您稍等一下,我帮您查一查......三个月后,会有一趟前往冀州的船,途中会经过灵州。”

  “恩,给我一张船票。”

  “我们的船票共分为下、中、上三档,不知顾客想买哪种船票?”

  果然,一如前世一般,无论到哪里,不同的服务待遇就会有不同的价格。

  “这个三挡是怎么分?”

  “我们的法船共分为六层,下等仓的位置就是船的底层,中等仓则是三四层,上等仓就是位置最好的顶层。除了位置不同,每一层灵气的浓郁程度也会有差别。”

  “多少钱?”

  “上等仓五十个中品灵石,中等仓二十五个,下等仓则是十五个。”

  听到上等仓的价格,李牧鱼皱了皱眉。

  真贵。

  云姬留给他的中品灵石,已经让他花了不少,如今只剩下五十五个中品灵石了。虽然姑且能买下一个上等仓的位置,但之后的花销很可能就不太够了。

  “给我来一个中等仓吧。”

  “好的,请收好您的船票,欢迎您下次光临。”

  拿到船票,李牧鱼仔细地看了一下上面的内容。

  龙腾航运商帮:神州历一零零九年,八月三十日,云州直达冀州,时长一年零九个月。

  将船票妥善收入芥子袋中,李牧鱼暗暗砸舌。没想到,云州与冀州相距如此之远,即使是乘坐速度不慢的法船,也足足需要在海上航行整整二十一个月之久。亏他之前,还想着能不能化为鱼身,一路从海里游到灵州,现在一回想,确实是他异想天开了。

  “这次的旅程看来需要很长时间,看来有些东西也得准备全了。”

  按照入城时,花费一个下品灵石所买的地图,李牧鱼很轻松的便找到了滨海城的丹药铺。

  上清堂。

  李牧鱼刚踏入上清堂的大门,一位颇为热情的店员就招呼了过来。

  “前辈,请问有什么能帮您的吗?”

  “给我拿两年份的辟谷丹,外加一些能在船上用到的丹药。”

  “好嘞,前辈您稍等一下。”

  忽然,一股妖气自身后而来,紧接着,就是一声娇喝,连着拍桌的声音一同传来。

  “掌柜的,给我拿五个人两年份的辟谷丹,还有你们这儿的上清丸,都给我各准备一份儿。”

  这种不耐烦的口气连同这滔天的妖气,不用想,此人想必就是滨海城所遇到的那位骑虎女子。

  “诶,真是好巧啊,在这儿居然又碰到了你?”

  红衣女子眼前一亮,此人不就是刚才在城门口遇到的那位俊俏少年郎吗?

  “嗷——”

  “小七,你给我小点儿声叫唤。”

  “呜呜......”

  李牧鱼转过身子,也客气地和这一人一虎打着招呼。

  “在下李牧鱼,见过两位了。”

  两位?

  红衣女子好奇地打量了李牧鱼一番,暗暗施展灵目神通,不着痕迹地检查了他一番。

  妖气?此人身上居然有妖气?虽然妖气极淡,但自己百试百灵的灵目却从来不会欺骗自己。

  此人,居然是一只化了形的妖,而且还是一只不懂敛气的笨妖。

  难不成,是一只云州本土的妖怪?可是,他身上的妖气怎么这么淡,难不成他同自己一般,也是一只完美化形的妖怪?

  暗暗否定自己心中的想法,她可是灵州之中千年不遇的天才,仅用了一百年的时间,脱去妖身,化为人体,而且还是完美化形。

  强行压下心中的好奇,此地人多眼杂,等到了人少的地方,再探探他的口风也不迟。

  “姑娘?姑娘?”

  李牧鱼疑惑地看着眼前的红衣女子,怎么就一会儿的功夫,人就像是被施了定身咒一般,一直站着不动呢?

  “啊......抱歉,刚才正想事情来着,一时走了神儿。我叫展红玉,你叫我红玉就行了。”

  红玉?当真名如其人。一身红衣,面若白玉。

  “客官,这是您要的两年份的辟谷丹,还有这上清丸,是本店独家秘方,专治航海晕船的毛病。”

  “恩,你帮我打包起来吧。”

  “好的前辈,一共收您两百三十个块下品灵石。”

  “他那份钱就算在本姑娘账下吧。”

  “展道友,在下有钱,不用你帮我付的......”

  “嘻嘻,没关系的,这钱就算上次的后续医疗费用吧。”

  “上次道友已经赔过在下一个中品灵石了。”

  “没事儿,我与道友一见如故,这次的钱我便给你掏了,等到时候,上了船,你在再请我吃顿饭,这笔钱也就抵消了。”

  上船?

  “前辈,这是您要的五个人两年份的辟谷丹,还有这个上清丸,您收好。”

  “展道友也是要乘船吗?”

  “对啊,我不仅要乘船,而且,我猜道友与我应该是去同一处地方。”

  同一处,什么意思?她方才也是要了两年份的辟谷丹,难不成,她也是去灵州?可是,她又为何笃定地认为我与她要去的地方会是一处?

  “在下有些糊涂,没太明白展道友话里意思。”

  展红玉冲李牧鱼俏皮地眨了眨眼睛,示意他先等一会儿再说。

  “这些灵石,你看够不够。”

  “够了够了,这些灵石足够了。”

  展红玉将丹药放入芥子袋之中,带着一脸笑意走到李牧鱼身边,吐气如兰,轻轻说道:“小道友,我们的目的地都是灵州,而且,我们的身份也是相同的。”

  “什么意思?”

  听到展红玉的话,李牧鱼的神经突然绷紧,一脸警惕地看着展红玉似笑非笑的表情。

  “此地人多口杂,你随我来,我们换个地方再说。”

  说完,展红玉招了招手,带着那头名唤小七的白虎,离开了上清堂,而李牧鱼却是一脸复杂地看着这一人一虎的背影,有些犯了难。

  “算了,反正到时候在船上也会碰面,而且看她对我也不像是有敌意的样子,姑且随她一去,看看她的葫芦里到底卖的是什么药。”

  而让李牧鱼最关心的,还是展红玉说的那句“我们的身份也是相同的”。这句话一直萦绕在他的耳边,让他心中有了些猜测。

  天香楼。

  李牧鱼一路跟着展红玉,一直走到此处。

  “小道友,我看这里环境不错,咱们就在这儿叙叙旧吧。”

  “展道友自己拿主意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