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七章 第二神位(十一)

  紫阳神君颇为赞赏地看着李牧鱼,但旋即,便重新将话题引到彼岸花的气运之上。

  “彼岸花所分割的气运十分庞大,你真的愿意和冥界作交换?”

  “小神愿意。”

  “那冥界若是不同意呢?”

  这一句问话,令李牧鱼的表情微微一顿,但很快,便重新恢复了平静,抬着头看向紫阳神君,眼中一派自信地说道:“小神觉得,冥界一定会和弱水域妥协的。”

  一定?

  紫阳神君听到李牧鱼口中的肯定,眉头却是忍不住微微一皱。

  “将你的水域引入冥界,已属触犯天条的行为,且不说冥界如何,若此事放在天庭之上,也断然不会应允的。”

  “对于这一点,小神当然知晓。”

  “你知晓?那你又为何这般自信?”

  对于紫阳神君的疑问,李牧鱼只是轻轻扬起嘴角,双眼依旧直视着紫阳神君,语气中的笃定,更是不动分毫地说道:“小神并非是对自己有自信,而是对天庭,有十足的自信!”

  十足的自信……

  简单而有力,仅仅是一句听似吹捧的狂言,可落在紫阳神君的耳朵里,却是极为悦耳。

  “如果,冥界真的不肯答应小神的要求,那么,彼岸花的气运,小神也不会沾染分毫。

  因为,那气运毕竟是冥道气运,与小神的水道却并不相符。少了也许不错,但气运的量一旦多了,反而会侵染水德仙格的属性,到最后,小神的水神之位怕是要不保了。”

  紫阳神君静静地看着面前的李牧鱼,听着他所说的话,注视着他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直到许久,紫阳神君那张一向严肃的脸上,却在突然之间,变得柔和了起来。

  “那就按照你说的做吧。”

  ……

  “叮咚——”

  夜空,星海,在月幕银纱的笼罩之下,弱水河畔,一位身着水色长衫的俊秀少年,正盘膝坐在绿草茵地之上。

  长琴置膝,十指轻抚,悠扬的琴声伴着泠泠的弱水,为整个弱水域,增添一份异样却又和谐的静谧感。

  “飒飒——飒飒——”

  就在李牧鱼手抚若水琴的时候,弱水河面,一抹鲜俏赤光,不断在夜幕中涌动,青风为伴,眨眼间,便笼向了李牧鱼,划过身后笔挺而翠绿的忘忧树梢。

  “才第一层么……”

  嗖——

  流光划过,青风骤停,李牧鱼看着手中被召回的七尺混天绫,一声叹息,不由得令李牧鱼心中,升起一种深深的无奈感。

  混天绫之中,对应风的禁制,在李牧鱼还未结丹之前,便已经炼化了五层。而且,还配合着混天绫的风,与自身法力中的太寒之气,成功地领悟到了一门名曰“冰川风暴”高破坏性神通。

  可如今,自李牧鱼成功领悟到“逝水法则”,结丹成功之后,他在混天绫的炼制进度上,开始变得极为缓慢。

  且不说风属禁制,就是混天绫之中的火属禁制,过了这么久,李牧鱼的进度才刚刚破了个底儿,连第一层的量,都没填满。

  “风属禁制的炼化难度倒是并不算太高,可是这混天绫之中的火属禁制,即便是借助引雷神通之中的雷火之气,但始终无法做到真正的炼化……”

  眉头深皱,看了看手中的混天绫,李牧鱼便抿起嘴,收回膝盖之上的若水琴,携着混天绫,一下子就跳到弱水河之中。

  “噗通——”

  水珠四溅,没多久,李牧鱼便游回到弱水河底的河伯府中。

  “吱呀——”

  进门,踱步,在左拐右拐之后,李牧鱼终于在一个装饰极为简朴的修炼室门口,停了下来。

  咚咚咚——

  “神君,您现在方面吗?小神有一事,想向神君请教。”

  “进来吧。”

  “是。”

  这几日,紫阳神君因担心冥王会继续来弱水域找茬,所以在弱水域外的浓雾结界尚未修补完全时,他便一直暂住在李牧鱼的河伯府中,闭门不出。

  “你有什么事吗?”

  眉毛微抬,看了看李牧鱼手中的赤色红绫,紫阳神君心中不由得有些惊讶。

  “这便是你在楼兰古国中,获得的先天灵宝吗?”

  认出了混天绫的本质,紫阳神君心中的惊讶不禁更甚。他之前虽听闻李牧鱼曾在楼兰古国中获得一样至宝,但没想到,此宝居然会是大名鼎鼎的混天绫。

  “是的,此物名唤混天绫,是小神在楼兰古国无意中得之,而今日,小神之所以来打扰神君,也是因为混天绫的炼化之事。”

  “哦?”

  听到李牧鱼的话,紫阳神君不禁重新提起了兴趣,手指微勾,李牧鱼手中的混天绫便“不情不愿”地朝着紫阳神君飞去。

  “风火浓厚,灵性逼人,不愧是能上得了榜的灵宝。”

  抚摸着混天绫上的缎面,紫阳神君不禁颇为赞许地叹道。

  “对了,你方才说找我,是因何事?”

  说着,紫阳神君的手便轻轻一放,原本扭来扭去混天绫,竟直接挣脱开紫阳神君的束缚,化为一束流光,呲溜一声就重新飞到李牧鱼身前,缠在腰间。

  李牧鱼摸了摸腰上的混天绫,便将心中对于混天绫火属禁制的炼化困惑,一一向紫阳神君言明。

  “你就在这儿施展一下你的引雷之术。”

  “在这里?”

  “不错。”

  得到紫阳神君的肯定,李牧鱼不禁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并指为掌,在李牧鱼的小心控制之下,不一会儿,一道白茫茫带着湛蓝电光的雷火,便赫然爆发于李牧鱼的掌心之中。

  “直接朝着我打过来。”

  掌心之中的温度越来越盛,闻言,李牧鱼也不再犹豫,直接依照紫阳神君的命令,将手中的雷火,朝着紫阳神君的方向打去。

  “噼里啪啦——”

  电蛇摆动,雷声震耳,在李牧鱼打出雷术的瞬间,整个修炼室便被映衬成了瓦蓝的水色。

  “果然是水雷。”

  就在雷火即将触碰到紫阳神君的身上之时,之间紫袖一摆,李牧鱼的那团雷火便直接被紫阳神君把玩在掌心之中。

  “法力属阴,雷电属水,你这引雷神通的灵气属性,与你的混天绫,完全就是南辕北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