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六章 第二神位(十)

  哗啦啦——

  蔚蓝的水花,不断拍打着河畔,水珠四溅,落在昏黄的沙漠之上,激起满地的砂石。

  仿佛是在回应李牧鱼那句“唯有水道,才是正途”的话语,弱水河也不断地翻腾了起来。而此时,站在李牧鱼对面的紫阳神君,心中也掀起了层层浪花。

  天道、地道、冥道、五行之道……在这天地之间,无形而有质的道途太多太多。即便是紫阳神君所修的“神雷道”,也是在摸索了许久之后,才在紫阳神君的心中扎下道基的根。

  可是,紫阳神君静静地看着眼前这个神龄不过百数的小小水神,即便是自己,在李牧鱼这个年纪,也根本就不明其“道”的含义。

  灵州万千,神灵百态,可以说,在灵州所有的天生神灵之中,其诞生起,便已经暗含某种四方小道。

  而这小道的缘由,或许是与修行的术法有关,也或许与其神职与自然万物的亲密程度有关,而作为天庭之中,近千年来最璀璨夺目的天才——紫阳神君,他所行的道法的由来,则是与他的跟脚、血脉,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天道公平,为天道之下的苍生万物各留一线寻求大道的生机;可若说是绝对的公平,却又令无数的修道者,不胜唏嘘。

  十年筑基、二十年结丹、百年成婴、又是百年点星。

  可以说,从紫阳神君真正开始接触到修炼开始,再到他真正凝结元婴、钦点命星的每一个过程,相比其他天生神灵来说,都是极为顺遂的。

  若是说悟性,相比较于其他天之骄子,紫阳神君本身只能判为中上之资。可若说勤奋与天赋,在整个天庭之中,也许只有帝后,才能与紫阳神君较量一番。

  勤能补拙,是指平常人。

  在天赋上面的缺口,单靠勤奋,是无法补足的。

  可能说,一个勤奋的神,极有可能会成为一个修为高超的高阶神灵;但若说是站在金字塔顶层的那一小撮人,光有勤奋,还是远远不够的。

  可以说,自古以来,能攀上九州顶峰的那一群人,无一不是天赋、毅力都极为上佳者。

  就说紫阳神君,他在如今这个同龄阶段,修为就能达到化神,除了自身的刻苦修行之外,与他本身的顶级血脉,有着无法推拒的关系。

  “轰隆隆——”

  弱水域的天空之中,时不时地还会有几道惊雷滚过,白光顿闪,在天色渐暗的黄昏下,晃得紫阳神君的面庞极白。

  “你乃天罚神雷的一缕雷精,你的出身,就注定了你与旁人的不同……”

  熟悉而久远的声音,似真似幻地在紫阳神君耳畔划过。

  抬起头,望着天空那一闪而过的电花,种种的记忆与情绪,犹如潮水一般,涌向了紫阳神君的心头,过了好久,这种生而就带着使命的沉重感,才略微消散了一些。

  “你何时确定了你的道?”

  沉默了许久,紫阳神君冷不丁的一句话,再一次打破了两人之间的宁静。

  而看着眉头轻锁的紫阳神君,没有任何的思量与纠结,李牧鱼直接抬起头,不加隐瞒地说道:

  “小神的道,是在小神第一次铸琴时,而领悟到的。”

  “铸琴?是什么琴?”

  听到李牧鱼的答复,瞳孔有些涣散的紫阳神君,霎时间就回过神来,打量起眼前的李牧鱼,不禁颇为好奇地问道。

  “是小神的成道之琴,名曰:若水。”

  叮——

  水光一闪,一把造型颇为古朴厚重的长琴,赫然浮现在李牧鱼的胸前。

  雾水缭绕,霜雪纷飞,在若水琴被李牧鱼唤出的那一刻,大量形态各异的水道异象,自李牧鱼周身,悄然凝聚而现。

  二十四时令、四季不同的气象,或冷、或热、或冰、或燥,种种五觉体验,在李牧鱼修长的手指奏响若水琴弦的那一刻,便在瞬息之间,向着紫阳神君,磅礴倾泻而去。

  “铮——”

  琴音再响,可这一次,李牧鱼却并没有继续弹奏下去,而是睫毛低垂,轻抚着手中的长琴,似是有意,又如无意一般,轻轻地低着声说着:

  “这把琴,自小神修炼之初,便常伴小神左右。镜花水月,水道变幻,在小神踏上修真界时,便始终是这把琴,为小神抵挡一切的攻势。直到封神那日,小神以弱水之精为引,以天地共证的道心为基,在这弱水河旁,亲自铸造了这把与小神,心神一体的证道之琴。”

  叮咚——

  话音刚落,李牧鱼的手指,又无意识地去拨弄手下的琴弦。生生动听,曲曲带情,连同身旁不断翻涌的弱水河,在听到若水琴声之后,也不由得平静了下来。

  “所以,你的水道,是在封神的那一刻,才成形的吗?”

  看着李牧鱼手抚长琴的神情,紫阳神君心中对李牧鱼的评价,不禁有了一个新的定位。

  “可以说是,也可以说不是。其实,真正令小神明确自己道心的,还是在结丹之时,以十年悟道,参悟到第一道神道法则之时。”

  “参悟法则?”

  闻言,紫阳神君不由得轻轻一愣。其实,在他这一次回来见到李牧鱼的第一眼,就发现了李牧鱼的修为已经突破至结丹。

  不仅如此,紫阳神君观李牧鱼身上的气息纯净,法力厚重且绵长,便知道李牧鱼的凝丹品质,必然不会太低。

  可没想到的是,李牧鱼的结丹之法,居然是那难度堪比“点星”的法则之道。

  “唰——”

  眸光一闪,在紫阳神君的瞳孔之上,倒映着一条长鳍扇尾的冰色寒鲤。

  只是,与寻常寒鲤不同的是,李牧鱼的寒鲤之身,其返祖现象,似乎更为明显一些。但若是细观,李牧鱼体内的本源能量,却已经远远超过了普通寒鲤的妖丹本质。似乎,李牧鱼此时的本体级别,已经往更高层次的生命法体方向发展。

  可是,如今,即使是紫阳神君,似乎也无法真正看透李牧鱼所凝聚的法体,更别提,于法体之上的神道法则了。

  “你,真的很不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