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五章 第二神位(九)

  一个神灵,求的无非就是气运、功德、信众、修为,可如今,作为天庭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李牧鱼,在处于神品上升期的阶段,居然会选择断然放弃掉这唾手可得的气运。

  这其中,对于利益割舍上的缘由,即便是冥王,也不禁生出了几分疑问。

  到底是什么,才会令李牧鱼肯舍弃掉“彼岸花”的气运?如若是李牧鱼狮子大开口,从而提出非分的要求,那冥王又是否应该要答应他?

  目光交汇,看着李牧鱼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眸,静默良久,却并未有一人提前发话,直到天色渐暗,李牧鱼才长吐了一口气,看了看一旁的紫阳神君,才踱步向着冥王的方向走去。直到行至距冥王三米开外,李牧鱼的脚步才堪堪停了下来。

  “冥王,对于彼岸花的气运,小神不会沾染分毫,而作为交换条件,小神希望,冥王可以允许边际之地中的忘川河水,归入到冥界的水系之中。”

  “不行!”

  李牧鱼的话,才刚说出口,冥王竟没有留任何的余地,直接拒绝了李牧鱼的要求。

  “你一个上界神灵,居然敢打着侵染冥界的注意,难不成,你真的以为,若本尊想杀你的话,天庭的那些神灵可以拦得住?”

  语气中已经开始带着摄人的杀意,但即便是这样,直面在冥王威压之下的李牧鱼,却依然没有任何的让步。

  略牵了牵嘴角,朝着冥王行了一礼,李牧鱼坦声说道:“既然冥王无意与小神做出交易,那么,之前小神说的话,便就此作罢了。”

  作揖、回礼、转身、起步,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也并没有因被拒绝而有任何的沮丧。李牧鱼就这般在冥王的注视之下,施施然地重新走回到紫阳神君身边。

  “冥王,您若是无意交换,那么,小神只好先告退了。”

  唰——

  就在李牧鱼话音刚落的时候,突然,阴风一闪,邪肆的死气呼啸着朝着李牧鱼飞来。就在阴风即将将李牧鱼吞噬掉的那一刻,风头一转,由冥王所化的那道阴风,直接调转方向,朝着李牧鱼身旁的孟七席卷而去。

  “小心!”

  残影连连,冥王这一次的动作,几乎连紫阳神君都没有反应过来,原以为是冥王恼羞成怒,要向李牧鱼伸出毒手,没想到,冥王真正的目标,竟然是一旁的孟七。

  “轰隆——”

  就在漆黑的阴风即将吞没孟七的时候,突然,雷光一闪,在青天白日之下,一道青色阴雷直接自九天而下,劈到冥王跟前。仅差那么一点儿,就要擦着冥王的衣袍,落在他的身上。

  “居然是神罚!”

  惊愕的情绪充斥在冥王的眼中,看着地上那个烧焦的黑色窟窿,一种毛骨悚然的情绪在冥王的每一寸皮肤上,游走着。

  “没想到,时间已经过去了这么久,这个阴神居然还会被冥道异象所保护着。”

  心中暗自惊叹,一时间,冥王心中的滋味简直是五味杂陈,表情复杂地看着一旁惊魂未定的孟七,一时间,冥王竟有些骑虎难下。

  “冥王,难道你连冥道异象的诅咒,也记不清了吗?”

  紫阳神君的语气,有些讽刺,刚才若不是神罚相助,若是一个失手,孟七几乎就要落在冥王的手中。

  到那时候,不仅冥界不会放人,天庭与冥界之间的关系,必然会因此生出难以补救的裂痕。

  “冥王既然不肯奉行君子之约,那么,之前的约定,就只好作废了。”

  冷冷地看了冥王一眼,李牧鱼直接拉起孟七径直地朝着弱水域走去。浓雾涌动,结界闭合,李牧鱼两人直接在冥王的眼皮之下,毅然决然地退回到弱水域之中。

  “本君近期会一直留在弱水域之中,如果冥王无事,那便请回吧。”

  见李牧鱼离开,紫阳神君也同样深深地看了冥王一眼,冷漠地甩下一句告辞,便化为一道紫色流光,同样消逝在浓雾结界之中。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口中不断地低喃着,看着眼前已经空无一物的空地,唯有地上的那一抔焦土,时时刻刻地提醒着冥王,方才惊现万分的一幕。

  阴魂惧雷,而冥王作为冥界阴神,其本质其实也是由阴魂所化。若是阴体一旦被神罚之雷击中,那么,冥王的仙格品阶必然会受到极重的影响。

  “没想到,彼岸花所产生的气运功德,居然会对冥道有如此大的影响,方才若不是我反应快,怕是要吃上大亏……”

  呼——

  蔚蓝色的弱水河面之上,荡起青色的风,火气流转,吹乱碧波,沿着满地春草,将无尽的春意,推向了弱水域周遭的林木之中。

  而此时,沐浴在青风之中冥王,却是站在原地思量极久,直到天色渐暗,才摇了摇头,重新化为一道漆黑如墨的阴风,自潮起潮落的无名深海之下,隐晦离去。

  ……

  “呼——”

  拉着孟七快步走回到弱水域之后,李牧鱼几乎已经要僵直了的身体,才敢稍微放松下来。

  转头看向一旁的孟七,不同于之前刚封神之后的红润,仅凭凝体期巅峰的修为在两大化神威压下坚持这么久,孟七脸色早已是惨白到不能再惨白。

  再加上刚才冥王突如其来的刁钻攻势,若不是神罚,如今的孟七怕是已经被冥王掳走了。

  “你没事儿吧?”

  听到李牧鱼的询问声,孟七反应了良久,才艰难地点了点头,朝着李牧鱼虚弱一笑,便拄着纸伞朝着弱水河畔蹒跚走去。红光一现,孟七都还没来得及朝李牧鱼拜别,就不自禁地自动化为阴魂之体遁入到彼岸花蕊之中。

  嗖——

  就在李牧鱼继续平复心绪的时候,浓雾结界又是一阵波动,紫阳神君的身影便悄然出现在李牧鱼的身后。

  “你为什么要主动将彼岸花的气运,送予冥界?”

  还未等李牧鱼把气喘匀,立在李牧鱼身前的紫阳神君,便率先朝着李牧鱼发问,而没有给他任何思量的时间。

  “神君,并非是小神要将气运主动拱手让人,而是比起那冥道气运,对于小神来讲,唯有水道,才是正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