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四章 第二神位(八)

  听到孟七的话,不仅是冥王,连同冥王身后的冥风,也忍不住愣了一下。

  传道受业、救命之恩、助登神位,这三件事,无论是哪一件,都是沾了大因果的恩德。

  单单只是一样,在这个讲求天道轮回的神灵地泽之中,就已经是穷极一生都难以还完的恩情,更何况是三件?

  冥王不断低喃着弱水河伯的名字,一双眼,直直地盯着李牧鱼,而不动分毫。

  他始终还是无法相信,眼前这么一个修为、神龄、道行,都差冥风一筹的小小水神,到底是有什么通天彻地的大本事,能够完成这一系列的图谋?

  彼岸花也好,救助阴魂也罢,到最后,又帮一个死后没多久的阴鬼封神,这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过于的巧合些。以至于,让冥王心中生出一种“一切都是由天庭所谋划”的预感。

  为什么会是他?

  “父王……”

  见冥王的神情有些不对,一直站在冥王身后的冥风便忍不住出声提醒了出来。

  其实,自打冥风知道弱水域之前所发生的异象,并非是天道异象,而是千年难得一见的冥道异象之时。在冥风的心中,就已经开始有了退缩之意。

  他不是冥王,也没有冥王那一身化神的修为,在冥界赫赫有名的异象诅咒面前,冥风到底是不敢拿着自己神位去触这个霉头。

  虽然,他也很想得到彼岸花,但是在自身利益面前,冥风还是有着自己的顾虑。

  “你先回去吧。”

  就在冥风有些游移不定的时候,突然,一声低哑的传音声,自冥风的耳边响起。

  “父王……此事还没有定数,儿臣怎可独自退缩……”

  “我让你回去。”

  冥风心中的慷慨陈词还未说完,就被冥王的第二声传音,粗暴打断。

  “这件事,现在你无须插手,之后的事情,待你回到冥界,也不要与任何人提及。”

  “是……儿臣谨遵父命……”

  “回去吧。”

  黑袖一挥,还没等冥风反应过来,就直接被冥王扇入无名深海之中,墨莲裹身,再晃眼,冥风的身影便已经消失在地平线之下。

  “冥王,你这又是何意?”

  见冥王“赶人”的行为,紫阳神君的眉头不由得皱了一下,但随即便重新舒展了开来,直视着冥王,略带质问地说道。

  “李牧鱼,究竟开出什么样条件,你才能将彼岸花让予冥界。”

  恩?

  闻言,李牧鱼颇为惊奇地抬了一下眉毛,这一次,冥王竟然直接越过紫阳神君的问话,而向他发问。不但如此,方才似乎还是冥王第一次,主动称呼他的名字。

  “之前本尊将你打伤,虽是有意,却并未曾动一点儿杀机,而今日,你若是能将彼岸花让予冥界,无论你提什么要求,本尊都可以满足你。”

  利诱,简直就是赤裸裸的利诱。

  紫阳神君在一旁冷眼看着冥王的所作所为,虽未多言,但他的神情之中已渐有不满。

  他作为天庭神灵,若站在天庭的立场上来讲,若是彼岸花能归天庭所有,那天庭对于冥界的制衡力度,只会更强。

  可是,天庭虽然是灵州之中最大的一方势力,但归根到底,天庭的本质是为灵州苍生而服务的。

  而冥界,虽为鬼道阴神,但若说其利弊,冥界的轮回转生法则,对于灵州往死的生灵来讲,也是一种不可或缺的救赎。

  可是,到底冥界不是灵州本土的原势力,一旦冥界得到彼岸花,其气运必然会增强。

  而气运增强,势力就会会扩大,若是将来,冥界的势力一旦扩大到足以与天庭抗衡,那么,冥界的阴鬼必然不会满足于屈尊地下那一方阴土。

  到时候,死气上侵,阴气蔓延,冥界的阴鬼一旦大举范入上界,那么,阴鬼身上的死气必然会侵害到生灵,从而为祸灵州。

  “呼——”

  深深地吐了一口气,就在所有人都各怀心思的时候,李牧鱼朝着冥王的方向,默默地行了一礼,腰板挺直,双目平视,语气不卑不亢地对着冥王回道:

  “彼岸花既长在弱水域,也长在冥界边际之地,在冥冥之中,定有天道定数。小神知道,彼岸花对于冥界来将,定然十分重要,但请恕小神直言,对于弱水域以及刚封神的孟七而言,彼岸花都同样必不可少。”

  “你这是什么意思?”

  本想着引利求和的冥王,在听到李牧鱼这句话时,心中忽然升起一股躁火,但转瞬间,便又被冥王强行压了下来。

  声音冷淡,眼神内敛,冥王冷冷地看着李牧鱼,静静地等待着他的下文。

  “对冥界来讲,彼岸花的作用,就是引魂纳运。可是对于弱水域以及孟七来说,彼岸花的存在,就是一个汲取气运的方式。

  神灵生而为天,可是在源源不断的气运之下,小神认为,任何神灵都不可能会舍弃掉这么一个引魂入冥界的莫大功德。所以,小神也不认为,冥界会有什么东西,其价值能够比得过弱水域的彼岸花。”

  “那么说,你是不肯了?”

  听了李牧鱼这么多的废话,冥王心中最后那一丁点儿耐性,也要被消磨殆尽。

  语气开始转向阴寒,就连同冥王落在李牧鱼身上的眼神,也是格外的森冷。仿佛下一刻,冥王就要将眼前这个不知好歹的小神,给撕碎吞噬一般。

  “冥王,请您听小神继续说完。彼岸花所提供的气运,虽然对弱水域而言很重要,但却并非像是对孟七那般不可或缺。所以,彼岸花虽无法让予冥界,但是小神可以将引魂入冥界的气运功德,从中分出弱水域的那一部分,将其尽数转渡给冥界。”

  “什么意思?”

  无论是转渡气运,还是分让功德,都令原本已经有些不耐的冥王,再次转移了注意力。

  “除了孟七独有的气运之外,弱水域将会彻底地放弃掉彼岸花所予的全部气运。从今往后,无论是小神,还是弱水域,绝对不会再沾染彼岸花气运分毫。”

  听到此话,冥王的表情却并没有任何的松懈,而是直勾勾地盯着李牧鱼,沉默了许久,才出言呵道:

  “那你想要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