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三章 第二神位(七)

  阴风萧萧,死气游荡,破开弱水域外的层层大雾,手持长斧的冥风,正不遗余力地劈砍着浓雾结界。

  “霹雳啪啦——”

  就在斧刃即将又一次落在结界之上时,紫电一晃,冥风手中的长斧直接被劈落在地,而在这电光火石之间,冥风也不做任何留恋,直接弃斧而逃。

  “总算是出来了么?”

  十米开外,笼罩在黑袍之下的冥风,冷冷地看着从弱水域中破雾而出的紫色虹光,周身环绕的化神威压,更是将周围的花草,尽数碾成了粉末。

  “冥王,方才的冥道异象你我都亲眼看在眼中,若是擅自破坏被冥道气运所庇护的神域,你就不怕被冥道所弃吗?”

  淡漠的声音自紫色虹光中传出,而听到此话,冥王的脸色却是豁然一变,但转瞬间,就恢复成了原来讥讽地模样。

  看着虹光中越来越清晰的轮廓,冥王也不含糊,直接高声说道:“紫阳神君,你一而再,再而三地阻我冥界好事,之前的事情,本尊可以不去追究,可这一次,你若是再从中作梗,就休怪冥界翻脸无情了!”

  嗖——

  水光一闪,李牧鱼才刚从浓雾结界中现身,就听到了冥王煞气逼人的威胁警告,而他身形也不由得开始朝着紫阳神君身后隐去。

  “那冥王想要我怎么做呢?”

  “废话少说!你只要把藏在弱水域中的阴神交给我,你我之间的账,便一笔勾销。”

  不可以!

  在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卡在李牧鱼嗓子眼中的三个字,差点儿就当着冥王的面,直接喊出来。但李牧鱼的理智永久还是令他保持冷静,将他自己心中的那股冲动,狠狠地压了下去。

  在此之前,他之所以胆敢直接和冥王叫板,也是因为他们当时身处天庭,有着帝后以及天庭诸神撑腰。

  可如今,他身边虽然跟着紫阳神君,但他个人的实力,与冥王还是有一段难以跨越的鸿沟。

  况且,此时紫阳神君与冥王之间的火药味儿正浓,若是他现在好死不死的插上一嘴,撞到枪口上,那么,冥王率先开刀的目标,必然会对准他自己。

  “冥王,你可别忘了,你口中所说的那个阴神,可是在弱水域中封的神。这也说明,此阴神的神职,也始终离不开弱水域的影响。若是她一旦被带离了弱水域,那她的神位必然会不稳,所以,冥王此举,反而会害她,而不是帮她。”

  “哦?听紫阳神君话中的意思,是想继续和冥界着干了?”

  此话一出,站在紫阳神君身旁的李牧鱼,很明显地可以感受到周遭的气氛骤然变冷。仅是两人身上不自觉流出的一丝威压,都令李牧鱼生出一种喘不过来气的压迫感。

  啵——

  就在这时,浓雾再动,在昭昭白日之下,一个身着墨色麻衣,赤脚披发,眉心点蕊的鬼魅女子,正撑着一把黑色纸伞,从浓雾结界中走了出来。

  几乎是一步一顿,修为仅是凝体期巅峰的孟七,在两个化神高阶修士的威压交锋下,更显得步履艰难。

  “孟七,你怎么出来了?我不是让你呆在里面吗?”

  几乎是眨眼之间,原本躲在紫阳神君身后的李牧鱼,便立刻就走上前来,扶住了几乎是摇摇欲坠的孟七。眼中带责,对孟七说话的语气中,更是带着焦急。

  “神君,孟七不是出来添乱的。只是,有一些话,我想当着两位前辈的面,亲自解释一下。”

  朝李牧鱼点了点头,孟七就直接越过了李牧鱼,径直地向紫阳神君的方向走去。

  一步一颤,直到走到距紫阳神君两米处,孟七略微颤抖的步伐,才堪堪停了下来。

  “晚辈孟七,拜见两位前辈。”

  收伞,稽首,在重复晴空的烈日下,孟七强忍着阴体的不适,分别朝着紫阳神君,以及冥王的方向做了一个礼。

  紧接着,步履微拢,在行完礼以后,孟七便不经意地朝着一旁的紫阳神君挪去。但是,仅是这么一个小动作,单单落在冥王的眼里,却是显得极为刺目。

  “是唤孟七么?你原来是冥界哪方的鬼修,怎的本尊从未听说过你?”

  收敛了心中的不快,神情转晴,冥王对孟七说话语气,放缓了许多,也不似最初对上紫阳神君那般的咄咄逼人。

  “回禀前辈,晚辈前身只是灵州的一缕孤魂罢了,并非是出自冥界。”

  听到孟七的回答,冥王的脸色微微一变,但转瞬间,便恢复了淡然,依旧和颜悦色地对着孟七说道:“哦?你说你不是出自冥界,那你这一身鬼道修为,以及阴神之位又是从而而来?”

  冥王的语气虽然平和,但是他的余光却是一刻都没有离开过紫阳神君。

  其实,当孟七说出她并非出自冥界之时,冥王便已大致对孟七的身份有了猜测。

  只是,他现在无法确定的是,这个名唤孟七的阴神,是否是天庭暗地里所培养的一颗暗棋,所以她才有资本在短短的时间内凝聚仙格,封册神位。

  双眼微挑,冥王的余光又落在了一旁没什么存在感的李牧鱼身上,但旋即,便暗自摇了摇头,将注意力从李牧鱼身上移了开来。

  对于孟七在弱水域封神的缘由,冥王在心中其是将所有的猜测都推断到天庭身上的。

  不仅是因为这几次的行动,天庭总是很恰巧地出现在每一个极为关键的时间点上,坏冥界好事;而且,冥王心中也难以相信,李牧鱼区区一个才刚步入结丹期没多久的下界水神,怎么可能会将手伸到这上面来。

  比起对于李牧鱼的怀疑,冥王心中其实更认为,李牧鱼只是天庭推出来的一个替罪羊罢了。其目的,就是为了转移冥界的视线,从而混淆视听转移焦点。

  就在冥王越来越笃定自己猜测的时候,忽然,孟七的声音便在冥王的耳侧响起。

  “回禀前辈,晚辈的这一身修为,皆是由弱水河伯所授,就连晚辈的仙格神位,也都是因弱水河伯相助,才能凝结成功的。

  所以,晚辈如今所拥有的一切,皆是由弱水河伯所赐予,所以弱水河伯对晚辈的恩德,晚辈即便用尽一生,也无以为报。”

  什么?

  弱水河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