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一章 第二神位(五)

  墨染的大字,被紫阳神君一笔一划地写在一张净白的宣纸之上。

  神韵内浸,金光浮动,仅是寥寥数笔,孟七的一切讯息,便被紫阳神君尽数记录在其上。

  “神君……”

  随着孟七的封神异象渐渐散去,紫阳神君也将手中记录着孟七仙阶、神品的宣纸,收纳到乾坤紫袖之中。

  可是,就因为过于的干脆利落,反而令李牧鱼的心中升起了些许的奇怪。

  “怎么了?”

  见到李牧鱼吞吞吐吐的样子,紫阳神君剑眉轻挑,一如往常一般淡然,双目直视,询问似地看着眼前的李牧鱼。

  “小神只是有些疑惑,孟七仅是才刚刚凝聚了仙格而已,可为何,神君能提前将孟七的仙格,以及神品、神称一切讯息,都能如此详尽地写在金典宣纸之中?”

  此时的李牧鱼,眼神是略微朝下的,在他询问的过程里,并没有去直视紫阳神君的双眼,甚至还有些闪避。

  只是李牧鱼问问题时的语气,却又并未因此而有任何的退却。

  “你觉得,我是想强迫她进入天庭?”

  见李牧鱼那副说话的模样,以及听到他方才说话时,那试探的语气,都成功地令紫阳神君黑了脸。

  “小神从来没有这个意思,只是因孟七乃是小神挚友,同时也因“彼岸花”之事,被冥界盯上,所以,小神才有此一问,向神君确认一下天庭对于此事的立场。”

  李牧鱼自知自己的心思已被紫阳神君一眼看穿,所幸,李牧鱼也不再隐瞒,以一个相对比较委婉的语气,将心中的疑惑,全都一口气问了出来。

  如今,天庭在内,冥界在外,两界的共同焦点,皆是长在弱水河畔的那些彼岸花。

  不仅如此,因为后来有了孟七这个变数,以及孟七“鬼道阴神”的敏感身份,使得她不得不间接地被打上“冥界”的标签。

  可是,事情却是一而再,再而三的反转,并且从李牧鱼口中得知到孟七真正身份的紫阳神君,若是站在天庭的“利益角度”来思考,那必然会选择招纳孟七进入天庭神灵体系才对,以此方便制衡冥界势力。

  “挚友?”

  紫阳神君听到这句话,却是很快地转怒为静,反而还颇为探究似地打量着眼前的李牧鱼。

  “你方才口口声声地说那个女鬼修是你的挚友,不想将她拉入险境。可是,你应该也知道,她到底是因何才会卷入这场两界纠纷之中?若不是你引她封神,助她登位,在短短的一段时间里,又将此事闹得如此之大,将全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都转移到她身上来,她也不会因此卷入到这场权力争斗的漩涡之中。

  说到底,把她推上险境的,可不是旁人,而是你。”

  哗啦啦——

  淅淅沥沥的小雨,已渐渐没了动静。

  弱水翻转,阴风转停,在孟七真正凝聚了仙格的这一刻,围绕在浓雾结界之外许久的阴鬼,也在这几日,开始陆续消失了起来。

  一切似乎都开始重回正轨,一切又似乎都是白驹过隙后的梦像。

  在这数十日的时间历程里,身边所发生的一切,都是那般的不真实。唯有上空中依然久聚不散的异象乌云,以及弱水域外,虎视眈眈的冥王鬼将,才令李牧鱼真切地感知到,在近期所发生的一切,其实是无法摘除的真实。

  是我,将孟七推入险境的吗?

  一向对于任何事都置身事外,态度淡然的紫阳神君,却在这时,突然对他说了如此多的话。

  若是换了平常,李牧鱼必然会感到十分惊奇。可是,这一次,紫阳神君话里话外中的通透,却仅在瞬间,便将李牧鱼所有的心思,全都如抽丝剥茧一般,尽数捋清。

  他此时就如同一个耍弄心机被逮到的愧疚者一般,在紫阳神君咄咄逼人的质问攻势之下,他方才的小心试探,是显得那般的多余而臃肿。

  没错,当然没错。

  李牧鱼慢慢地抬起头,重新直面了紫阳神君双眼的审度。

  淡然、平静、甚至是理所应当,从李牧鱼看向紫阳神君的眼神之中,并没有任何被戳穿之后的慌张,反而笃定的姿态近乎于肯定一般。

  “孟七封神,对于她来讲,利大于弊。即使她不愿,但是小神依旧会助她封神。这不仅是因为她与彼岸花之间天生的契合度,也是为了小神自己罢了。”

  言之凿凿,落地成钉。

  这一次,李牧鱼的话,终于不再闪躲,甚至与紫阳神君说话的方式,还带着些滚刀肉般躺着挨打的无赖架势。

  全盘承认,全盘也不反驳,只是这一刻,李牧鱼对于“推孟七涉险境”一事的态度,完全供认不韪,可语气却又显得极为理所当然。

  “你倒是认得干脆,只是我希望,你这些小聪明,能用到正地方上,不然,只会失了做一个神的心胸。”

  心胸?

  不断地咀嚼着这个词汇,李牧鱼却是一反常态地摇了摇头。

  下巴微抬,嘴唇紧抿,直到一口长气被李牧鱼吐了出来,才重新看向紫阳神君,坚定地说道:

  “神君,小神于孟七或许是恩人,可孟七于小神眼中,却只是过客而已。

  达则兼济,穷则独善。小神既然可以救她,也可以理所应当地向她索要回报。彼岸花之事,既然已经发生,那么,弱水域必然无法在天庭与冥界的博弈中,独善其身。

  与其要置弱水域,以及弱水域的信众于漩涡之中,还不如多施展这些“小聪明”,令弱水域可以在最大程度内,不被波及到。

  狭隘也可,自私也罢,凡是小神想要守护的,即便是错,小神也要义无反顾的做下去。”

  愤怒吗?

  当紫阳神君听到李牧鱼这番近乎是剖析式的自白,出奇的,他并没有反驳分毫。甚至是在他的心底之中,还颇为赞赏李牧鱼的通透。

  其实很奇怪,当紫阳神君第一次见到李牧鱼的时候,他便发现了李牧鱼区别于旁人的奇怪。

  明明是妖,但李牧鱼的本性却并不像寻常的妖性,圆滑、心机、盘算,每一步,在李牧鱼走来,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而不敢走错分毫。

  这一点,若是放在人族的身上,则很正常。但是,放在妖的身上,却是很反常。

  妖是邪、是飒、是自由自在、是通天彻地。即便当了神,但妖依旧不会压抑自己的本性。他们只会听从,去听从那些比自己强大的存在。但在兽性与性命之间,妖只会选择相信自己的本能,甚至强过于惧怕死亡。

  所以,李牧鱼不像妖,更像是妖中的一个异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