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二十章 第二神位(四)

  “你是说,此女的原身并非出自冥界,而是灵州?”

  “是的。”

  长长的霜发在如墨的阴风中如柳絮般飞舞,殷红似血,孟七眉心处的彼岸花,在浩瀚气运的裹挟下,恍如实物一般缓缓绽放。

  “仙格中下。”

  恩?

  原本看得有些出神的李牧鱼,忽然冷不丁地听到紫阳神君的这句话,心中也不由得一愣。

  “神君,您的意思是说……孟七的仙格品阶,是为中下品吗?”

  “不是。”

  听到李牧鱼的发问,紫阳神君却是神情严肃地摇了摇头头:“最低为中下,而上限则不详。”

  上限不详?

  紫阳神君对孟七的这句评价,可谓是极高。

  且不说上限,光是一个“最低品阶为中下”的论断,就已经将孟七于神道之中的天赋,全然点明。

  灵州有神,且神道体系极为庞杂。可其中,能拥有仙格者,却是寥寥无几。

  而在仙格的拥有者当中,则又分为上、中、下三阶,除去天资惊绝的天生神灵之外,其他绝大多数的天生神灵,其诞生之初的仙格品阶,也仅仅是下品阶级而已。

  更有天赋不佳者,仙格品阶被定在下下等级的,也是比比皆是。

  旁的不论,光说李牧鱼,在他还是一尾黑鲤鱼时,他得到的水德仙格,也只是比下下品稍微好上一些的水属下阶。

  若不是早些年,他侥幸在楼兰古国中得到一枚彼岸花种子,并凭此参悟到了“逝水法则”,凝聚了法体。

  要不然,在他结丹之时,他也不会一举凝结出一颗上品妖丹,并以此,令他的水德仙格,也突破至中品。

  而这一切的一切,都可以说明提升仙格品阶的不易,可是孟七,作为区区一个修炼没多久的鬼修,却能在仙格定品阶之时,就获得紫阳神君如此高的评价。尤其是那句“上限不详”,更是令李牧鱼心中涌现出一种说不出来微妙情绪。

  “此女的身份,你可知晓?”

  就在李牧鱼心生慨叹之际,紫阳神君突兀的询问,又再一次打断了李牧鱼的思绪。

  “回禀神君,对于孟七的身份,小神也并不知晓。”

  “你不知道?”

  听出紫阳神君语气中的疑惑,李牧鱼语气也不由得微微一顿,但旋即他便又立刻答道:“鬼节至阴之日,孟七曾栖身于弱水域中寻求庇护,而小神也是在机缘巧合之下,发现了她,并顺手帮扶了一把。但是,对于孟七的前世记忆,小神却是无从探知。”

  闻言,紫阳神君只是沉吟片刻,似笑非笑地打量着李牧鱼,略有打趣地说道:“你倒是有善心,我观她修为不深,定是修炼不久。而她这一身鬼道修为,也是你传授的吧?”

  “只是举手之劳而已。”

  “举手之劳?”

  听到这句话,紫阳神君却是面带笑意地摇了摇头:“你这个举手之劳,对于她来讲,可是逆天改命的重生之恩,无论是修道,还是成神,这里面的因果,她此生怕是还都还不清了……”

  嗖——

  破空声起,还没等紫阳神君说完,在远处涌向孟七的功德之中,一分两股,化为一条苍白气蟒,呼啸着没入到李牧鱼眉心之中仙格之中。

  氤氲雾气,水气充盈,在弱水河的蔚蓝色亮影之下,李牧鱼脑后映现而出的神轮,则显得极为刺目。

  “因果相连,气运纠缠,你予她的这份恩情,倒是比我想象之中还要深厚得多。”

  在李牧鱼的仙格彻底地吞噬掉那份气运之后,紫阳神君对李牧鱼与孟七之间关系的论断,不禁又加重了几分。

  甚至之前略微淡漠的表情,在紫阳神君得知了孟七的真实身份,以及她与李牧鱼之前的关系之后,也都缓和了几分。

  “呜呜——呜呜——”

  浓雾结界外的阴魂,依旧络绎不绝地向着弱水域中涌去。而上空之中的那朵巨大雨云,也在这期间经久凝聚而不散。

  犹如弱水域与阴鬼们一个保护伞,在黑夜与白日不停交替之下,一如既往地守护着弱水域,也守护着那些不能沾光的阴鬼。

  ……

  四十三日后。

  距离李牧鱼与紫阳神君回到弱水域的日子,又过去了整整一个月零十三天。

  而在这一个月零十三天的时间里,弱水域则始终笼罩在这无尽的黑夜之中。

  但所幸的是,幻月当空,银辉倾洒。

  在朦胧的月光之下,身处弱水域的半妖,也并非是完全不能视物。

  甚至没过多久,躲在弱水域平原深处的半妖们,便重新回到了半妖城,开始了他们的“夜下生活”。

  虽在弱水河对岸时常传来阴鬼哭闹的嚎叫声,但是久而久之,半妖城中的半妖们,也就渐渐习惯了。

  “第一千零九次。”

  摘花、煮水、熬汤、成汤,在这数十日的时间里,孟七始终是机械性地行动着。

  随着她熬汤次数的渐渐增加,熬汤产量的渐渐增大,原本长在弱水河畔的那片红色花蕊,也在夜以继日的劳作之下,渐渐减少。

  甚至,到今日,弱水河畔的彼岸花,也已经开始呈现出枯竭的趋势。

  “不能再煮汤了,若是再煮,彼岸花该全都消失了。”

  哐当——

  当这个要停止煮汤的想法,从孟七脑中升起的那一刹那,原本只顾着煮汤而浑浑噩噩的神魂,在瞬间,变得清明了起来。

  “我是孟七,不是孟婆……不对!我既是孟七,也是孟婆……”

  在孟七的识海被点亮的那一瞬间,对于“孟婆”身份的代入感,却是令孟七在莫名之间,彻底地“沦陷”了进去。

  不仅如此,随着孟七对“孟婆”身份的进一步认知,生根于眉心神魂处的仙格,也在这一刻,活跃地跳动着。

  “我是孟婆……是冥界入口的引路人……忘记前世今生,忘记尘缘烦扰,干干净净,彻彻底底,从虚无中降生,便自虚无中陨落。而我,便是渡你们过岸的摆渡人——孟婆。”

  唰——

  话音刚落,金光浩瀚。在这片汹涌而澎湃的金光之下,孟七的魂体,再这一刻不断地变幻着。

  ……

  姓名:孟七

  神位:冥界摆渡人

  仙格:中下阶

  修为:凝体期巅峰

  神品:九品下

  ……

  神称:孟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