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九章 第二神位(三)

  阴风怒号,弱水汹涌,在漫天的死气、水气之下,冥风的步伐也随着前面的冥王停了下来。

  眼中生疑,见冥王的表情有些怪异,冥风已经到嘴边的话,便忍不住直接问了出来。

  “这个异象,根本就不是什么天道异象……”

  “不是天道异象?”

  听到冥王的回答,冥风的心,一下子就活泛起来。

  如果弱水域的异象,不是天道异象的话,那么,李牧鱼便失去了天道法则的保护,而顺理成章地,冥界又可以继续诘难李牧鱼,从而夺回彼岸花。

  正当冥风想得有些出神的时候,突然,冥王的话再一次自他耳边响起:

  “如果本尊没有感应错的话,这乌云之中所蕴含的法则,分明就是冥界地道的轮回转生法则。因此,这云中所落下来的雨水,才可以冲刷掉此地界之中的死气,从而受到法则的庇护。”

  “父王,您的意思是……”

  “此处的异象,是冥道异象,给那个小神馈赠气运的,也是冥界地道意愿。”

  听到此话,冥风的大脑忽然嗡地响一声,仿佛一根铁棍狠狠地打在他头上,一下子就令冥风所有的思绪被尽数打乱。

  “父王,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们岂不是奈何不了那个天庭水神了吗?”

  语气已经开始变得焦急,冥风此时的失态,被一旁的冥王尽收眼底。

  但无奈的是,即使他贵为冥界之主,从整个冥界的角度出发,他依然只是一个守护冥界法则的神灵罢了。在冥道异象面前,作为冥界之主的他,更是不能违抗分毫。

  深吸了一口气,将胸口中的憋闷尽数吞下,冥王的目光重复森冷,语气极淡地对冥风继续说道:

  “在如今这种情况下,我们不仅无法再对此域下手,而且,更加不能再去伤害此神域的主人。”

  “可是……父王,那对于彼岸花的掌控权,我们冥界难道要就此放弃了吗?”

  放弃?

  听到冥风语气中的焦急,冥王的目光依旧不乱分毫,只是冷冷一笑,看着即将也要走到他们这里的李牧鱼二人,颇为自信地说道:“风儿,你可别忘了,彼岸花的主人除了这个天庭水神之外,可还有一个刚封神没多久的冥界阴神。”

  冥界阴神?对啊!

  “父王,您的意思是……”

  “只要能把握控住他们其中的一个,即便是天庭也,无法再借着彼岸花之力,再对冥界造成任何的压制。”

  口气极淡,目光极冷,听到冥王口中的话,冥风心中的慌乱也压下去了几分。

  只是,当他重新想到边际之地被自己用阴风冰冻住的那条“灵河”,他的牙关又不禁极为不甘地紧咬了起来。

  “走吧。”

  见李牧鱼两人已经走近,冥王便带着冥风一同飞到了弱水域的上空,沉默地隐了起来。

  而对于这两人莫名其妙的古怪,紫阳神君却是连看都没看一眼,只是停顿了一下,令李牧鱼走上前,自己则继续跟在李牧鱼身后,一同进入到弱水域之中。

  “父王,他们进去了!”

  见李牧鱼两人直接进入到弱水域之中,站在冥王身侧的冥风不禁慌乱了一下,只是见冥王依旧没有走上前阻拦的意思,冥风自己也不敢妄动。

  “法则之下,阴神不入,风儿,你不会连这一点都忘记了吧?”

  听到冥王在耳边阴测测的话,冥风额角的冷汗,一下子就冒了出来。急忙地点了点头,被冥王及时点醒的冥风,便再也不敢私自冒头。

  法则之下,阴神不入。

  尤其是在冥界轮回法则之下,除了引动异象的阴神,其余阴神一旦靠近,便会受到轮回法则的惩罚,一身修为尽数消散,贬回最初的阴鬼之体。

  幸好……幸好……

  冥风瑟缩地看着乌云之中若隐若现的七彩霓光,对于这个法则的后果,并非是他忘了,而是因为冥界太久没有出现过这种异象,再加上气急攻脑,令原本冷静的他,也突然失去了分寸。

  ……

  弱水域。

  穿过浓雾结界之上的裂缝,在没有引起其他阴鬼注意力的前提之下,李牧鱼与紫阳神君两人,径直地走入到弱水域之中。

  此时,小雨淅淅,死气翻腾,在雨水的生机与阴鬼的死气双重混合之下,弱水域中的荒漠地界,不断泛出阴湿的冷光。

  再往前走,便是河畔上渐渐稀疏的猩红花蕊,以及立在花蕊之上,满头银霜长发的孟七。

  “她就是你所说的那个冥界阴神吗?”

  熬水制汤,眉心点红,此刻,紫阳神君与李牧鱼二人明明只站在距孟七不到三米远的地方,但是孟七却依然没有察觉到他们的到来。

  手中不断重复着机械的动作,仿佛孟七的整个身心,完全投入到煮汤这件事之中。

  “回禀神君,她名唤孟七,确实是由一个鬼修所化。但孟七的出身,却并非是冥界,原身的出处乃是灵州。”

  恩?

  听到李牧鱼的话,一向表情极为淡漠的紫阳神君,竟也忍不住露出惊诧的模样。

  剑眉深皱,一时间,他竟对李牧鱼的话,有些反应不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