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八章 第二神位(二)

  “轰隆隆——”

  雷声再鸣,划破天际,紧接着,淅淅沥沥的雨丝,便自雷电之后,轻慢慢地落在大地之上,穿过阴魂,灌溉着整片夜色笼罩下的地界。

  “孟婆……孟婆……”

  弱水域内,死气动荡,群鬼聚集,在乌泱泱的黑色之后,一个足点红蕊的,银发披肩的鬼魅少女,正煮着一锅淡红色的汤水,指挥着漫天的幻魔蝶,不断分发到每一个阴鬼手中。

  “孟婆……孟婆……”

  也许是一千,也许是一万,在孟七日复一日地煮汤引鬼的过程中,在她的耳畔,不断响着“孟婆”这个称号。

  一声声,一次次,仿佛带着某种愿力一般,这个原本就是胡诌的名讳,却莫名之间,在前往弱水域的阴鬼之中,广为流传开来。

  唰——

  “第两百九十九次。”

  随着前一批的阴鬼遁入到冥界壁垒之后,便又是一股气运没入到她的眉心之中。

  而随着次数增加,气运愈浓,原本面色惨白的孟七,脸色竟开始逐渐红润起来。不仅如此,眉心之上的那一点“彼岸花蕊”形状的朱色法印,也越发的鲜红起来。

  “神女大人,镇魂阵中的阴鬼数量已经快要超过阵法的耐受力,若是再强加阴魂进去,阵盘很有可能会有破裂的风险。”

  幻蝶振翅,一个细微的声音自孟七耳畔的幻魔蝶口中发出,而这其中所传达的讯息,却是令孟七的动作微微一顿。

  “一个都不行吗?”

  “一个都不行。”

  听到小宝最后肯定的话辞,孟七轻轻地点了点头,看向前方已经略微有些骚动的几只阴鬼,孟七的眉头不禁深深地皱了起来。

  “小宝,一会儿,凡是不想配合的阴鬼,你就直接操纵幻魔蝶,令他们离开弱水域罢。”

  离开弱水域?

  弱水河下,听到孟七的指令,小宝心中不免升起了些许的疑惑。

  在此之前,为了避免一些不配合的阴鬼影响李牧鱼的“引魂大计”,而不得不将他们强行镇压在镇魂阵中。可是,这一次,孟七似乎不再在意了一般,竟让小宝主动操纵幻魔蝶将那些歇斯底里的阴鬼放出去,明显与孟七之前的行径颇为不同,而且很可能会影响到之后要进弱水域的阴鬼。

  “神女大人,您真的要放他们离开吗?那镇鬼阵中的那些阴鬼,要如何处置?”

  “镇鬼阵中阴鬼你无需去理会,只要按照我说的,在那些进入到弱水域中的阴鬼还未彻底失去理智之前,提前将他们放出去。”

  “是。”

  最后确认了孟七的指令,小宝也不再质疑,而是协同阿蛮与牛蕊两人,一同透过岸上幻魔蝶的视角观察阴鬼们的动向,再按照孟七的吩咐,将那些比较躁动不安的阴鬼直接送出弱水域。

  唰——

  忽然,红光一闪,自无名海的方向,再一次涌来了一股红色的气运,穿过茫茫大雾,没入到孟七眉心中越发鲜红的花蕊朱印之中。

  “第三百次了。”

  气运化形,功德凝聚,在孟七的识海之中,她可以很清晰地感受到一枚仅有米粒一般大小的红色珠子。

  当这颗珠子凝聚成形的之后,紧接着,便会有大量讯息挤入到孟七的脑海之中,令她一个修为仅是练气期的一个小小鬼修,在突然之间,莫名地多了许多的传承。就连三阴之体的封印,也在她得到传承的那一刻,尽数解开。

  “这个,便是唯有冥界阴神才能凝聚的仙格吧……”

  手中盛汤的动作依旧有条不紊地进行着,但此时,在孟七的心中,却不断翻腾着情绪的浪潮。一波接着一波,令她那颗一向冒着寒气儿的心,越发滚烫了起来。

  “神君……”

  随着仙格越来越凝实,脑中的术法神通传承的记忆便越来越清晰,而孟七对于李牧鱼的感激之情,便也越来越浓厚。

  “孟七这辈子即便是当牛做马,也难还神君千分之一的恩情。”

  口中呢喃,心中流火,一啄一饮之间,皆是恩情人债,心障枷锁。

  ……

  天庭,降仙阵。

  “嗡——”

  眼前黑寂,耳中声鸣,在李牧鱼随着紫阳神君与冥王一同跳下降仙阵之后,耳边便又重新响起那熟悉而又惹烦的声音。

  仿佛有千万只蜜蜂同时在耳边扇动翅膀,满耳满脑,皆是嘤嘤嗡嗡的振翅声。

  但这一次,区别于之前身心拉扯神魂撕拉的痛苦,在结成妖丹之后,降仙阵中灵气紊乱的影响,便已经无法再影响到李牧鱼分毫。只是耳边那轰鸣的声音,依旧恼人罢了。

  “砰——”

  即使李牧鱼早已有了准备,但在无尽的黑暗之后,毫无征兆的光明依旧令他的双眼出现片刻的刺痛,但仅是一瞬,双目清明,李牧鱼很快地便重新恢复了视力。

  “走。”

  毫不拖泥带水,紫阳神君依旧是那副冷然到极点的模样,看了看身旁的李牧鱼,然后视线又转向了二人身后的冥王,目光冷淡,即使双眼蒙着黑纱,却依旧令被盯住的冥王感到浑身的不舒服。

  “哼!”

  越过两人,冥王冷哼一声,直接大步流星地朝前走去,而身后,则是跟着已经苏醒了的冥风。

  “跟上我。”

  见冥王走远,紫阳神君才转过头,朝着李牧鱼的方向吩咐了一声,便同样迈起步伐,向着弱水域的方向,抵步前进。

  “轰隆隆——”

  在阳光明媚的晴空白云之下,一朵硕大的乌云,将弱水域周围尽数笼罩。李牧鱼几人仅是朝前走了一会儿,便彻底脱离了白天的范围,进入到“黑夜”之中。

  此时,乌云蔽日,电闪雷鸣,但落在地上的雨滴却是稀稀落落,并不磅礴,犹如轻拨发丝的纤纤细手,温柔地抚过弱水域中的每一寸土地。

  “果然是异象。”

  率先走上前的冥王,更加清晰地感受到了乌云雷电之中,极为磅礴的造化之力。不仅如此,连同落在弱水域上的每一滴雨滴,都蕴涵着极为浓郁的生机,不断洗刷着被阴魂死气所侵染的土壤,也为弱水域周围的阴魂遮挡着灼灼日光。

  “不对!”

  就在冥王与弱水域间的距离越来越短的时候,突然,一种极为强烈的异样感,自他的心中猛地升起。

  “父王,您怎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