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七章 第二神位(一)

  司南移轨,天道生异,在此之中,所出现的一系列的奇怪异象,都令弱水域在这件事中所扮演的角色,一变再变。

  由“彼岸花”的载体,到助阴鬼封神的低阶神域,再到现在,在这么一个位处极西之地的小小神域之中,居然出现了一场数千年都难得一遇的天道异象。

  而作为弱水域的主人——李牧鱼,在这场天道异象下而产生的一连串连锁反应之中,定然无法脱开干系。

  “霹雳啪啦——”

  紫光一闪,电蛇凝聚,一面直径极宽的紫晶棱镜,霍然出现在云霄宝殿的上空之中。

  镜影微动,随着帝后快速地朝着镜子打出一道口诀,一面生动的景象画卷,便缓缓地在紫晶棱镜之上,铺陈开来。

  “果然是天道异象!”

  哗啦——

  镜面中,浪潮涌动,云水成霞,在一望无际的蔚蓝色河川里,不断有着阴鬼,自四面八方飞来,向着弱水域外的浓雾结界接连涌去。

  死气弥漫,阴风呼啸,此时整个灵州的东方明明已现晨曦,但是,在弱水域外,却始终有着一块巨大的乌云,将弱水域的上空,尽数笼罩。仿佛一层自九天倾斜而下的夜辉,将弱水域从白日中分割了出来,令其始终处于一场无休止的黑夜之中。

  不但如此,在乌云顶端,绚烂的九色霓光忽明忽暗,犹如一个薄如蝉翼的虹色网兜,轻轻地将下方的乌云拉起,温柔地为弱水域中来来往往的阴鬼,抵挡着白日的灼光。

  “居然是真的……那个破神域,居然真的出现了天道异象……”

  目瞪口呆,镜面中所投射出来的瑰丽画面,早已令大殿中的冥王失了言语。一切都是那般令人难以置信,一切却又令他那般无法反驳。

  天道异象,唯有大功德者得之。凡其破坏者,五雷轰顶,神魂俱灭,永世不得超生。

  而且,天道异象大都眷顾上界神灵,而此异象出现在弱水域中,很明显,触发其异象的神灵,也便是李牧鱼。

  “轰隆——”

  就在大殿群神发愣之际,突然间,雷鸣巨响,紧接着,就是漫天的雨点稀稀落落地滴在地面上的声音。

  其声逼真,令在场所有人都恍惚间,以为这雷、这雨,是耳旁所发生过的一般。

  “冥王,你还需要弱水河伯继续与你解释么?”

  在看完这场镜中盛况之后,帝后定定地看着下方的冥王,眉头轻舒,语气笃定,仿佛在一瞬间,所有的事情便被帝后尽数掌握在了手掌之中。

  而听到帝后所言的冥王,则有些晃神地抬了抬头,视线从紫镜中移开,眼中还带着被事实所震撼到的难以置信。

  “解释……”

  冥王重复着这两个字,足足咀嚼了好几遍,瞳孔才重新聚焦,重新看向了再次落坐在金龙长椅之上的帝后。

  “本尊当然需要解释!即使是天道异象又如何?冥界的东西,绝对不会便宜任何人!”

  言罢,冥王重新转过头,看向了一旁的李牧鱼,厉声问道:“我问你,这天道异象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还有,你为何能得到冥界的气运?那彼岸花的主人,到底是谁?”

  似是开始做出最后的反击,冥王冲着李牧鱼所问的这一连串问题,语气中听似咄咄逼人,但在气势上,却已经没有了之前以修为压人的紧迫感。

  而察觉出这一变化,李牧鱼心中其实已经清楚,冥王确确实实地被那所谓的“天道异象”震慑住,所以他的语气,才会那般的色厉内苒。

  “冥王,小神方才已经说过,那气运,确确实实是小神因弥补冥界根基而到得到气运馈赠。并且,在边际之地中的彼岸花,也确确实实并非是小神所种植。而是,小神拜托一位神灵同僚所植。所以,彼岸花的实际主人,应该是两个,一个是我,而另一个,则是此时在弱水域中封神的神灵同僚……”

  “两个?你说彼岸花的主人,有两个?”

  “是。”

  闻言,冥王看向李牧鱼眼神中,已然大不一样。只是,面对这些听似真切的答案,他却又不想真正的承认……

  “那天道异象呢?你的神域之中,为什么会出现天道异象?”

  似是不甘心一般,冥王恶狠狠地盯着李牧鱼,不断重复着这个令在场所有神灵,都极为关心的一个问题。

  “冥王,对于这个问题,小神无法回答。因为,对于弱水域为何会出现天道异象一事,小神也并不知晓……”

  “你说你不知道?”

  “不知道。”

  安静,非常的安静。

  在两人的对话结束之后,云霄宝殿内,又重新陷入到一个极为安静的境地之中。

  “星宿老君,你确定没有查错么?”

  率先打破沉默的,是座首之上的帝后。听到李牧鱼的否认,她不禁把怀疑的矛头,重新落在了星宿老君的情报之上。

  “回禀帝后娘娘,小神所言,皆为属实,绝不敢有丝毫地隐瞒……”

  “紫阳请缨,请求帝后娘娘允许小神,去下界探查此事。”

  “本尊也要下界,一同探查。”

  两道声音几乎是同时响起,紫阳神君朝着一旁的冥王看了一眼,却并未说话。

  “还有,本尊也希望,这个下界水神可以同我们,一起下界。”

  恩?

  原本听到冥王也要跟着下界,帝后心中便已经有了些不满,但又听到,冥王要求携李牧鱼一同下界,帝后的眉毛,一下子就皱成了川字。

  “不……”

  “帝后娘娘,小神恳请您能允许冥王的要求,令小神与紫阳神君一同下界调查此事,以此还小神一个清白,解了冥王的误会。”

  事情再一次变得有些失控,这一次除了冥王之外,几乎是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

  “你确定?”

  “小神确定。”

  ……

  极西之地,弱水域。

  “轰隆隆——”

  阴沉沉的天空之中,不断滚动着摄人心魄的紫雷。阴风怒号,本应惧怕至阳之雷的阴鬼,在这场浩大的雷云之下,却依然义无反顾地涌向弱水域,而不知停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