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五章 孟婆(二)

  雾袅云舒,风袭宝殿。

  在此刻,火药味儿极其浓重云霄宝殿之内,忽然,一股似真似幻的缥缈白雾,不断地向着宝殿之中涌来,化为一层薄薄的云霾,铺散在整个大殿的顶棚。

  “这是……”

  几乎是同一时刻,凡是在云霄宝殿中的神灵,皆抬起头看着大殿半空之中的涌动的雾气。

  仅是瞬息之间,所有神灵便认出了这白雾的真身。只是这个荒唐的“真相”,反而让他们不禁开始怀疑起来。

  既疑又惊,因为凡是在天庭任职过神灵的人,都会十分清楚这殿中白雾的来历。只是,令他们心中不解的是,这“白雾”为何会聚集到云霄宝殿之中?而且,这阵势,似乎还不小。

  “吼——”

  狂风怒吼,一如所有人的猜测,那弥漫在宝殿上空之中的“白雾”,逐渐开始化为一条体型颇长的凝实巨蟒。风声怒吟,唯有神灵才能清晰看到的实体,突然间,向着宝殿下方呼啸而来。

  “这股气运……”

  冥王看着那条向着他这个方向呼啸飞来的“功德巨蟒”,有一瞬间,他的心神忽然变得有些恍惚起来。

  而恍惚的原因,却并不是因在天庭看到此景的惊讶。而是,这条“功德巨蟒”身上所携带的气息,与冥界中的“轮回地道”十分相似。

  若不是他清楚自己此时身在天庭,且这股气运也绝对不是冲他而来。否则,他都要以为在此时的大殿之中,还有第三个阴神的存在。

  “难不成,是冥风?”

  藏在袖下的拳头微微握紧,但旋即,冥王便将这种可能彻底地否认掉。但是,心中却又忍不住升起些不自觉的期待来。

  “嗖——”

  白蟒飞逝,刹那间,便化为一股功德气运洪流在空中散了开来,凝成一缕细线,直接没入到了李牧鱼的眉心之上。

  “居然是他!”

  可是,又为何是他?

  磅礴的气运犹如一股瀑布洪流一般,径直地灌入到李牧鱼眉心之间的仙格之中。

  雾气氤氲,水光闪烁,粼粼的水波摇晃在每一个旁观神灵的脸上,映照出千奇百怪的繁复情绪。

  “啵——”

  犹如气泡破裂,在乌泱泱的气运彻底从云霄宝殿消失不见的之时,所有神灵的思绪重新被这声脆响拉了回来。

  只是在平复了心情之后,所有神灵看向李牧鱼的眼神中,已然带着各种的不解与疑惑。而其中,冥王看向李牧鱼的眼神,简直可以用煞气逼人来形容,十分不善。

  “小子,这一回,我倒是要看你如何辩解!”

  口气中已经带了些许的杀气,之前在冥王脸上所表现出来的喜意,已尽数消失。剩下的,唯有满眼的探究,与无法说服自己的怒意。

  他可以感知到这股气运的来处,但是,他却又无法解释得了这个水神又是如何将冥界的气运,真的“窃取”到自己的身上。

  “呼——”

  长舒一口浊气,在仙格吸收完所有的气运之后,李牧鱼才重新回过神来。

  此时,他可以十分清晰地感受到来自周围群神眼神中的探究。

  无论是紫阳神君,还是帝后,他们看向自己的眼神,全都多了些说不明的意味在内。

  仿佛就像是犯罪证据被当场逮到一般,就连一向帮着他的紫阳神君,在此刻,也是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李牧鱼相信,现在若不是因冥王在场,否则,紫阳神君必然会直接当场质问他,关于“冥界”气运的缘由。

  拼了!

  将动荡不安的心神重新稳定了下来,他之前也有料想过,在孟七封神的那一刹那,弱水域中必然会有极大动静的气运异象出现。

  可是,让他没有料到的是,在异象发生的同时,这股本该属于孟七的“气运”,却莫名地送给了他一份。

  不但如此,这分量极重的气运之中,却并非是上界天道中寻常的气运功德,而是包含了一份独属于冥界的“轮回地道”法则。

  而带有这种法则的气运,也可以很直接地向所有神灵证明李牧鱼“窃取冥界气运”的罪名。更何况,还是在天庭群神众目睽睽之下发生,更是令李牧鱼无法为自己与冥界之间的关系分开。

  “帝后娘娘,小神有一事想请教您。”

  闻言,帝后微微一愣。原本打算先处理完冥王之后,再来继续料理李牧鱼。可是,令她没有想到的是,李牧鱼却是自己提前开了腔,使得她倒是有些捉摸不定起来。

  “你说。”

  “敢问帝后娘娘,对于神灵弥补他界根基,增补气运的行为,在天条中,应当如何处理?”

  恩?

  李牧鱼的话,倒是令帝后始料未及,只是略微停顿片刻,便顺着李牧鱼的话回道:

  “神灵乃承天之人,若是弥补他界根基,增补气运,则属于行善积德的功劳。而对于有功劳者,天庭则会赏罚分明,依功行赏。”

  听到帝后的话,李牧鱼立刻躬身叩首,朝着帝后行了一记深深地拜谢礼,声调略高地说道:“小神拜谢帝后娘娘恩典,也为弱水域中新封的神灵,谢过帝后娘娘的赏赐。”

  “李牧鱼,你可知道你现在在说什么?”

  “帝后娘娘,小神曾携同下界一位神灵同僚,在机缘巧合之下,共同填补了冥界气运。不仅依靠着彼岸花,将灵州孤魂阴鬼引至弱水域。更是帮助灵州阴鬼穿过冥界壁垒,助其轮回往生。”

  “你胡说!”

  听到李牧鱼的话,一旁的冥王直接一言不合地骂了出来。

  怒气上涌,听着李牧鱼满口的胡诌的,冥王真的恨不得当场就将这个碍眼的水神生吞活剥。

  “下界之中,引阴鬼入冥界的,分明就是一个出自冥界的“鬼道阴神”。这气运功德也只应独属于那个阴神才对,你区区一个下界神灵,有什么资格去指染他人的气运功德。况且这份气运,还是分割于冥界!”

  听到冥王的指责,李牧鱼只是微微一笑,转过头看向冥王,语气极为平静地回道:

  “冥王,您这番言论,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