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四章 孟婆

  “哗啦啦——”

  弱水浸没,隔绝死气。

  在幻魔蝶的掩护下,小宝几人很轻易地便潜入到弱水河之中,以此抵挡阴鬼煞气的侵袭。

  而此刻,整个弱水河畔,便唯有孟七一鬼立于河畔旁,拄着石锅,滚着热汤,在簇簇红蕊的簇拥下,平静地等待着第二波涌入弱水域的阴鬼。

  “呼——”

  阴风怒号,弱水域在短暂的平静之后,又重新迎来了比第一次还要多上一倍的阴鬼。

  但所幸的是,这一次由于幻魔蝶有序的控制,再加上已经事先熬制好了“彼岸花汤”,所以,即使此时的弱水河畔只有孟七一人,但在她的心里,却并不是特别担心的。

  因为她的心里始终都清楚,幻魔蝶的可怕幻术效果,再加上李牧鱼借给她的混天绫,以及弱水河与忘忧树的帮助,即使孟七自己控制不住,“他们”也会在大后方协助自己的。

  “老婆婆,你是谁啊?”

  耳畔再次传来相同的问题,孟七重新笃定心思,目光平和地看着域中众鬼,扬起手中的汤勺,一碗接着一碗,滚烫的汤水便由盘旋在阴鬼身侧的幻魔蝶,一一以漂亮的蝶翅托了起来。

  “我是孟婆,是来接你们回家的人。喝了这碗汤,我就带你们回家。”

  这一次,孟七在自己的声音中注入了些许摄魂的“魅术”。

  虽说其目的并不是为了蛊惑,但是,注入过“魅术”的声音,在这群从未修炼过的阴魂耳中,却听着格外的舒心。

  犹如一汪涓涓细水,在一叹一笑之间,将众鬼心中无尽的愁绪,小心地引了出来。让他们这群早已无依无靠孤魂野鬼,在最麻木绝望的时刻,重新看到“生”的希望。

  “咕噜——咕噜——”

  也许早就疲了,仅在稍稍的引导之下,绝大部分的阴魂都按照孟七的指引,喝下了这碗“忘忧忘扰”的“孟婆汤”。而其余小部分不配合的阴魂,则依然按照之前的法子,由混天绫尽数扔到了镇魂阵中,以防止他们歇斯底里的狂叫。

  “去吧。”

  去你们该去的地方吧。

  步履再次踏起,沿着那抹蔚蓝,也沿着长满在岸边的彼岸花,由于汤水的稀释,彼岸花对于记忆的抹除效果虽有,但是其副作用却不会再特别的大。

  至少,在第二批阴魂走向弱水域地平线末端的时候,已经不想初时那般的行尸走肉了。

  “叮铃——”

  就在孟七挥别这些擦肩而过的阴魂之时,忽然,在孟七的脑海深处,一声无意识的铃铛脆响,几乎是在瞬时,令孟七的神魂狠狠一震。

  犹如魂落惊雷,那一刻的突兀感与恍惚感,仿佛足有数十年那般久远。久到,几乎令孟七,已经开始忘记了自己的名字。

  “孟婆……孟婆……”

  口中轻轻低喃,此时的孟七,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口中的字眼。明明是利用幻术变幻的身份,而且这一声“孟婆”最初也是由阴魂所予,但不知为何,“孟婆”这个虚幻而朦胧的形象,却是一下子烙印在了孟七的心头。

  仿佛,这个名号,天生就是属于她一般。

  “孟婆……孟婆……”

  孟婆——

  随着阴鬼不断前行,沿着河、踩着沙,顺着甜腻的彼岸花香,寻寻觅觅之间,所有离开弱水域中的阴魂,一一没入到了无名海岸的尽头。

  只是在身影即将消逝的那一刻,在所有阴魂的头顶,一股白茫茫的氤氲烟气,在夜凉如水的空中凝为一股,化为一条粗壮的功德气蟒,沿着阴鬼们来时的路,向着弱水域的上空飞窜而去。

  “孟婆……孟婆……”

  轻轻的低语声越来越响,也越来越清晰,犹如数不尽的梵文锁链,紧紧地缠绕在功德巨蟒的身上,声音越大,巨蟒的化形之体便愈清晰。

  “砰——”

  就在功德巨蟒即将没入到弱水域中的时候,突然,身躯一摆,那条盘旋在弱水域上空的巨蟒身形很突兀地一分为二。

  一条为赤,一条为白。

  其中,赤蛇朝下,向着下方的弱水域飞去;而白蛇向上,逐渐化为一道冥冥清风,似云似雾间,穿过九天重重风煞,向着最顶层的天空呼啸着飞去。

  “呼——”

  弱水域的结界重新开启,接着第二波阴魂的离去,紧接着,第三波阴魂重新刮起瑟瑟阴风,顺着结界缝隙,向着浓雾尽头的红光处,缓缓踱行。

  ……

  天庭,云霄宝殿。

  “在事情尚未解决之前,任何人都不许踏出云霄宝殿半步!”

  空气有些凝滞,一反之前冥王挡在星宿老君面前的态势,此时,气势比冥王更加盛气凌人的紫阳神君,赫然挡在了冥王的身前。

  紫甲附体,冰冷的目光几乎要穿过蒙在双眼之上的黑纱,将冥王狠狠穿透。

  “就凭你?”

  见紫阳神君当众阻挡在前,冥王只觉自己的颜面被扫落在地,令他原本狂喜的心情,一下子就冷却了下来。

  “是啊,如今彼岸花的秘密,可不再仅是我一人知晓。这颗诱人的果子也许也早已被天庭盯上了。即使现在掌握着彼岸花的是一个刚刚成神没多久的‘冥界’阴神,可是,天庭必然不会轻易放过这个可以制衡冥界的法宝。”

  心思电转,冥王看着身前的紫阳神君,即使两人之间的火药味儿越来越浓,但越到这个时候,他的怒火反而渐渐被压了下来,而不再选择和紫阳神君以及天庭众神正面硬刚。

  呼——

  长吐一口躁气,冥王转过身,看着座首之上的帝后,语气颇淡地说道:

  “窃取冥界气运之事,本尊同意从轻解决。甚至,看在弱水河伯将彼岸花让予冥界的份儿上,本尊可以同意从此不再追求此事。不但如此,边际之地中的次神域,本尊也可以一并做主,全都送予弱水河伯。”

  闻言,李牧鱼确实忍不住嗤笑一声,看着冥王,静静地回道:“冥王,有一件事您怕是听错了,小神可从来没有说过要将彼岸花让予冥界……”

  呼——

  就在李牧鱼轻声答话的时候,忽然,一阵似真似幻的氤氲烟气,穿过天庭中的层层云霭,向着云霄宝殿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