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百鬼夜行(三)

  如今,灵州内大量的阴鬼,同时涌入到弱水域之中,无论是有心,还是无意,在李牧鱼不在弱水域的这段期间里,若想维持好弱水域的秩序,唯有利用幻魔蝶的幻术,以及镇魂阵进行双重压制。

  而其目的,也只是为了让后续即将被彼岸花香引入到弱水域中的阴魂,不被其他因素所干扰,使得他们的“引魂”计划,得以顺利地落实下去。

  “孟婆婆,只要吃了这朵花,我就可以回家了吗?”

  嗖——

  纤指微动,仅是瞬间,混天绫便重新被孟七隐藏在夜空之中。

  听到耳畔的声响,孟七略微转过头,目光投向队伍中间的一个年纪极小的妖怪身上。看着他那一双湿漉漉的眼睛,孟七嘴角噙笑,极为柔声地对他说道:“这是彼岸花,吃了它,你就可以忘记一切烦恼,回到你该回去的地方。”

  “真的吗?”

  “婆婆自然不会骗你。”

  似是告诫,又似是劝导,孟七目光平和的看着眼前一众阴魂,看着他们脸上或果决,或迟疑的表情,其实在这一刻,对于自己口中那个“还回去的地方”,在孟七的心里也是极为摇摆不定的。

  毕竟,如果他们自愿吃下彼岸花,那么,他们就会彻底忘记前世的一切记忆,连同他们在灵州之中的存在,也会被彻彻底底地抹除掉。

  但是,如果这些阴魂不去吞食彼岸花,那么,他们便无法借助彼岸花的奇异特效,去躲过无名深海下的那群噬魂海妖的攻击。

  即使侥幸躲过,没有彼岸花的气息认可,这些阴魂也无法借助忘川河的引力去穿过冥界壁垒,到最后,他们的结局,也终究逃不过被噬魂海妖吞噬掉的命运。

  “哗啦啦——”

  弱水潺潺,水花四溅,冰冷的水珠,乱糟糟地,落在了河畔的彼岸花上,将殷红的花蕊衬得更加娇艳。

  如今的冥界,早已没有实力去派遣多余的阴兵,去上界收束阴魂。

  不但如此,距离下一次的八月鬼节还有足足半年的时间,在这么长的时间里,这些阴魂若是得不到死气的滋养,早晚都会灰飞烟灭,落的一个永世不入轮回的下场。

  “呼——”

  深吸一口气,孟七又缓缓地吐了出来。

  看着眼前这些开始吞服彼岸花的阴魂,孟七有些犹豫的目光,也逐渐变得坚定起来。

  与其无法反抗,彻彻底底地死去,还不如牢牢地抓住手中的机会,求那一线生机。

  当初,若不是李牧鱼收留她,并传授她鬼修之道,那么,如今的她,也不会堂而皇之地站在这里,与天争,与地斗,老早就魂飞魄散,永世不得超生了。

  想到此处,孟七对李牧鱼的感激,不禁更深了一层。而对于李牧鱼交给她的任务,也更多了一份认同感,以及一种莫名的使命感。

  仿佛她生来,就应该去做这件事情。在这苍茫的天道之下,心甘情愿地去贡献自己一份绵薄之力。

  “咔嚓——”

  似是什么东西在孟七的耳边破裂了一般,可一晃神,孟七却又并未发现任何的不对。只是重拾目光,将自己的注意力,重新转移到了面前的这群半妖身上。

  “咕噜——”

  唾液滚动,瞳孔有些发散,没过多久,绝大多数的阴魂便将手中的彼岸花狼吞虎咽一般地咽入腹中。

  “这样……就可以了吗……”

  将彼岸花吞入到腹中之后,那个稚嫩的妖怪阴魂孩童有些怯生生地看着孟七。可没过多久,那双可怜兮兮的眼睛一下子便变得呆滞了起来。魂随风动,红光即逝,看着彼岸花的效果开始正式发作的孟七,也未多言,只是默默地推到了一旁,看着这一列阴魂,跌跌撞撞地,向着无名海的方向走去。

  “呜呜——呜呜——”

  一个、两个、三个……凡是吞下彼岸花的阴魂,皆沿着弱水河,呜咽着,随着弱水流淌的方向,朝前走去。而退至一旁的孟七,则不动声色,传音给小宝几人,令他们将阴鬼身上的幻魔蝶召唤回来。

  “神女,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做?”

  小宝几人看着满地的狼藉,以及浓雾结界处阵阵的阴风,他知道,随着阴鬼涌入弱水域的数量越多,对于弱水域的影响也会越大。

  这才进来第一波阴鬼,无尽荒漠之上便已经开始弥漫起一股又一股冲天的死气,若不是弱水河的水气阻挡,这些死气便早就越过弱水河,向着有生人居住的半妖城涌去了。

  不但如此,在这一批阴魂离开之后,盛开在弱水河畔的彼岸花数量也是极速锐减,怕是再过不久,弱水域中的彼岸花便要被彻底消耗光了。

  “小宝、牛蕊,你们两个去给我准备一口石锅,以及大量的碗;阿蛮,你继续留在这里控制阵法。你一定要记住,在石锅没有准备好之前,绝对不要放任何阴魂进来。”

  “是!”

  得到孟七的指令,三人也不问缘由,直接开始麻利地行动起来,分为两队,一分一秒都不肯耽搁。很快地,按照孟七的要求,小宝与牛蕊很快便划着木船,从对岸的半妖城中,运来一口巨大的石锅。

  “阿蛮,引火。”

  “是!”

  手捏法诀,火光瞬燃。紧接着,放水、煮沸、放入彼岸花,一系列地操作很快便被孟七顺利地完成。

  “咕噜咕噜——”

  花香甜腻,烫香诱人,没多久,一大锅由“彼岸花”烹制的热汤,便在几人的共同努力之下,成功完成。

  “阿蛮,开阵!”

  啪塔——

  蝶翅振动,仅在阵旗挥动的那一瞬间,一股比刚才声势更大、威慑力更浓的滚滚死气,随着浓雾阶级的缝隙重新裂开的那一刻,铺天盖地的朝着弱水域中汹涌蔓延开来。

  “你们所有人,立刻躲到弱水河中!”

  “可是……”

  “不容反驳,立刻执行!”

  听到孟七颇为严厉的命令,三人彼此对视了一眼,看了看身边的孟七,又看了看那声势滔天的滚滚死气,召过幻魔蝶,凭着强烈的求生本能,三个人很快便没入到弱水河中,以此抵御那触之即死的无尽死气。

  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