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二章 百鬼夜行(二)

  “呼——”

  晚风犹如深夜的低语,为此时的弱水河蒙上了一层极尽静谧的面纱。

  弱水潺潺,水波涌动,在月色的映照下,整片蔚蓝都反射出波光粼粼的银色。仅是望之,便会沉沦。

  “飒飒——飒飒——”

  仿佛一切都只是静谧无言的画卷,可是,就在这时,一阵风袭砂石的摩擦声,很突兀地,打破了弱水域中的安静。

  犹如群蛇侵袭,突兀而不间断的摩擦声,十分诡异地,从浓雾结界的缝隙中探了出来。无影无形,却令人注意。

  “嘘——”

  见小宝几人有些瑟缩,孟七纤细的食指便立于唇边,止住了几人的妄动的声响。

  素手微拢,拈着一朵鲜红欲滴的彼岸花,轻提脚步,沿着夜色下蔚蓝的弱水河,孟七缓缓地朝着结界入口走去。

  “欢迎来到弱水域——”

  啪塔——

  蝶翅轻打,宝蓝色的幻光瞬间便将漆黑的夜照的明亮。而因着幻光看清眼前之景的小宝众人,皆惊惧地捂起了嘴,努力地让自己不发出任何的声音。

  而其中,从小便没有接触过阴鬼的牛蕊,此时的脸色,更为惨白。

  断头的、没眼的、缺胳膊的、少腿儿的……形形色色的死前恶相,数都数不清的惨死阴鬼,此时在幻魔蝶的引路指引下,每一个阴鬼都互不干涉地停在了孟七的身前,浑浑噩噩地看着静立在水畔花丛中的慈祥老妪。

  啪塔——

  “这里是哪里?”

  “我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是神仙吗?”

  “你就是冥界的引路人吗?”

  “老婆婆,您能带我回家吗?”

  ……

  不同的话,却是大致相同的意思。

  孟七看着眼前不断向她发问的阴鬼,她的心,在片刻之中,也不禁有些慌张了起来。沉默了许久,孟七才重新平复下心情,操纵着幻魔蝶,以李牧鱼所教授的幻术口诀,小心翼翼地维持着她此刻幻化的形象。

  现在在弱水域中,聚集着很多很多的阴鬼。

  若是以孟七等人的视角来看,眼前的景象就是所有的阴鬼,都十分有序地排成一列。并且,在每一个阴鬼身前,都会停留着一只幻魔蝶,扑闪着翅膀,不断地将蝶翅中的蜃气,笼罩在各自所带领的阴鬼身上。

  结界开启,百鬼夜行。因着彼岸花的香气,灵州中许多即将要涣散的阴鬼,便沿着水域,无意识地飘到了弱水域的结界外围。

  随后,又因着幻魔蝶的指引,被彼岸花香所吸引来的阴鬼,都十分有序的进入到弱水域中。

  而且,在他们进入到弱水域之后,因着幻魔蝶的幻术效果,所有阴鬼是根本看不到周遭的任何景象的。

  无论是弱水域,还是其他同行的阴鬼,在他们感知里,始终都是被幻术所遮掩住的混沌。

  无论是所见,还是所闻,就连他们脚下的路,皆是受到幻魔蝶的幻术所严格限制的。因此,在孟七等人的眼中,这些阴鬼也算是井然有序,并未对弱水域造成太大的影响。

  然而,若是从这些阴鬼的视角来看,他们所能看到的,便只有脚下的路,以及在路的尽头,静立在彼岸花丛中的一个相貌慈祥,且气息平和的神仙老婆婆而已。

  而孟七之所以会以一个慈祥老婆婆的形象,出现在群鬼面前,一方面,是为了压制住这些死后没多久的阴鬼心中的恐惧;而另一方面,也是怕孟七的容貌过于醒目,令这些种族不一,生前身份不一的阴鬼,起了旁的心思,徒惹麻烦罢了。

  “你是谁?”

  面对被问到次数最多的问题,孟七便颇为和善地笑了一笑,用着最平和的目光看着眼前这些惶恐的阴鬼,慈声说道:“我姓孟,是冥界的引路使。曾受弱水河伯所托,来渡你们回家。”

  “回家?孟婆婆,您说您可以带我们回家?”

  看着孟七的一言一行,不知为何,原本心神惊惧而迷茫的一众阴鬼,在听到孟七的话之后,他们的心中竟升起一种说不出来的安心。

  仿佛面前的这个陌生老婆婆并不是旁人,而是他们的至亲一般。

  “起。”

  两手轻轻朝前一托,顿时,数不清的嫣红花蕊便随着一阵清风,飘在孟七的身边。

  香甜袭人,笑容亲善,在眼波流转之间,一朵又一朵猩红似血的彼岸花,便随着清风,一一被空中的幻魔蝶所接着,再由幻魔蝶,递到身旁所被负责引路的阴鬼手中。

  “忘却尘世,弃忧弃扰,吃了它,你便可以回到你该去的地方。”

  “我该去的地方……”

  或哭,或闹;或静,或悲。孟七看着眼前死后阴魂的众生百相,面对他们无穷无尽的问题,孟七只是抿着嘴,噙着笑,静静地看着前方。仿佛一个善良温柔的老婆婆,在看着自己的亲人一般。让人放下心,却又让人无法放心。

  “你说谎!你根本不是要带我回家!你是一个魔鬼!魔鬼!我才不会跟你走!我要离开!我要活下去!”

  在许久的骚乱之后,有些人,依照着孟七所言,吞下幻魔蝶递下来的彼岸花;而有些人,仿佛突然从死后浑浑噩噩中的状态里醒悟了过来,双眼赤红,口中低喃,仿佛陷入了无尽的疯魔一般,去试图脱离幻魔蝶的幻术范围,向结界之外逃去。

  “混天绫,去!”

  赤影一闪,就在那几个不配合的阴鬼即将要逃出浓雾结界的时候,一直在空中闪耀的混天绫,直接冲了下来,化为青色的飓风,将那些想要逃走的阴鬼一一捆绑住,再投到之前由牛蕊和阿蛮所设立的专门用来压制阴鬼的阵法之中。

  “看住他们,不要让他们逃了。”

  得到孟七的传音声,阿蛮和牛蕊两人点了点头,握紧手中的困阵阵旗,不敢让自己的状态出现任何的差池。

  “封。”

  如今,群鬼涌入弱水域,在李牧鱼交待的任务还没有完成的时候,孟七是绝对不会允许那些已经进入过弱水域一次的阴鬼,再重新逃出去的。

  这不仅是为了任务,也是孟七为了防止这些疯癫了的阴鬼,给弱水域造成任何负面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