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百鬼夜行(一)

  极西之地,为何会有阴鬼在策行封神之礼?

  难不成,是冥界的哪个阴鬼误跑到上界?而且又恰逢修为突破,因此才会一举封神?

  想到此处,皱紧眉头的冥王很快便摇了摇头,将自己的猜测否定掉。

  且不说,是否会有一个修炼有成的阴鬼,在未经允许的条件下,擅自偷渡潜逃到上界。

  即便是在上界的时候,恰逢机缘修为得到突破,但是在非冥界的范围之内,一个阴鬼却又是如何封的神?而且他又是凭什么封的神?在没有天道眷顾,以及神域仙格的前提下,区区一个阴鬼,怎么会平白无故地在生灵界封神?

  一连串的疑问,就像雷云中闪过的电蛇,明明有了思路,却在漆黑不见五指的乌云掩盖下,令他始终找不到思绪。唯有耳边不断落下的雷鸣声,令他有些理不清思路的神魂,清晰地感知到消息的真实。

  等一等,极西之地?

  眉头深皱,似是找到了其中的关键,仅是一瞬,被阴鬼封神的消息蒙住双眼的冥王,便一下就反映了过来。

  生灵界、极西之地、阴鬼……归结种种细节,这一切,分明都与李牧鱼在极西之地所统治的弱水域有关。

  若从这个角度他的分析如果是正确的话,那么,那个封了神的阴鬼,必然和弱水域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

  “你再说一遍,那个阴鬼封神的位置,到底在什么地方?”

  本就战战兢兢的梧桐童子,发现一个足有三米高的巨大黑影,一下子就将他手瘦小的身板笼罩住。不仅如此,在他的头顶之上,还有一个极为阴冷的声音,犹如滑腻的毒蛇一般,一下子就令梧桐童子的每一个毛孔都打起了寒颤。

  “是……是极西之地……”

  “本尊问你的是具体位置!”

  原本就身体发颤的梧桐童子,被冥王这么一吼,整个人抖似筛糠,连个利索的字都说不清楚。

  转过头,得到帝后的点头示意,梧桐童子才强行镇定了下来,低着头,尾音带颤地低声回道:“具体的位置,星宿老君并未告知小神。小神唯独知道,那个阴鬼封神的地方,应该是在极西之地一处阴气极盛的地方。”

  阴气极盛?

  听到梧桐童子的回话,冥王依旧没有从中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只是皱起眉头,眯着眼,思量了许久,才转过身,看着面前的李牧鱼,表情极为复杂地问道:“你方才说,彼岸花之事你本身无权过问,那么,彼岸花真正的主人,到底是谁?”

  闻言,李牧鱼的眉毛轻轻一挑,却并未立刻回答。

  是啊,彼岸花的主人,到底是谁呢?

  是自己吗?还是可以操纵彼岸花的鬼修孟七?

  彼岸花,是李牧鱼从楼兰古国带回来的异域之花。靠着这朵花的机缘,李牧鱼很幸运地,领悟到了“逝水法则”。

  可是,虽说他是彼岸花最初的收益者。但是,到目前为止,能够操纵彼岸花的人,却只有孟七一人而已。不仅如此,凭着彼岸花的“引魂”特性,孟七似乎还从中领悟到了一份只属于她的莫大机缘。可这一切,却又与李牧鱼,并没有太大的关系。

  所以,若是按照实情来讲,彼岸花的主人,应该是他与孟七二人才对。但是对着冥王,这句实话,他却不能说得太透。

  睫毛微垂,仅是刹那,李牧鱼便重新抬眼仰视着比他足足高了一米多的冥王,神色坦然,目光沉着,毫不畏缩地看着冥王,平静地说道:“能操纵彼岸花者,唯有一人。可那个人,却并非是小神。而是此刻,正在下界历劫封神的那位名唤孟七的鬼修。”

  鬼修?

  听到李牧鱼亲口所言,冥王原本紧皱的眉头,一下子便舒展了开来。

  双目圆瞪,由难以置信,再到惊讶万分,到最后,满脸的煞气,也尽数转化为掩都掩不住的狂喜。

  “你说彼岸花的主人,其实是一个鬼修?此话当真?”

  “操纵者确实是一个鬼修,对于这一点,小神可以当着天庭诸神的面保证。”

  “哈哈哈哈……是鬼修!居然是一个鬼修!”

  满腔的不甘与愤懑已尽数消失,此时的冥王,脸上早已布满了几乎要溢出来的喜色。

  口中长笑,仿佛在这一刻,天庭常年积压在冥界之上的怨气,尽数被冥王这一连串的长笑声,一口气吐了出去。

  “好!非常好!帝后娘娘,本尊现在有要事要忙,所以,就暂且先告辞了!”

  黑影晃动,此时的冥王,浑身上下都洋溢着一种难言的喜悦。直接提起晕厥在青玉石板上的冥风,就要向殿外走去。

  唰——

  就在冥王即将跨出云霄宝殿大门的时候,突然,紫光一闪,一向静默无言的紫阳神君,直接气势全开,挡在了即将离开殿门的冥王身前。

  一如之前冥王对待星宿老君那般,此时紫阳神君的气焰,甚至更为嚣张。

  “在事情尚未解决之前,任何人都不许踏出云霄宝殿半步!”

  ……

  极西之地,弱水域。

  当弱水域中所有的幻魔蝶一齐涌出浓雾结界的那一刻,整个弱水域,便被笼罩在一种极为静谧的极端环境之下。

  寒风瑟瑟,弱水潺潺,弱水域此时的风景与往日并没有任何的不同,可奇怪的是,时间已经过去许久,但是整个弱水域的天空,却是越来越黑。连同幻月之下的夜色,也变得越来越沉。

  “呜呜——呜呜——”

  就在所有人屏息凝视的时候,突然,一道似风似鬼的呜咽声,自浓雾结界的缝隙之处,隐约传来。

  “来了!”

  在听到声响的那一刻,作为三阴之体的孟七,对于至阴至寒的阴冷死气是最为敏感的。

  不但如此,如今有了彼岸花的帮衬,孟七的对于死气的感知力,更是足足提高了一大截。

  “小宝、阿蛮、牛蕊,你们一定要记住,一会儿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要发出任何的声音!”

  “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