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章 封神(终)

  幻魔蝶振翅的声音极小,但若是有心的话,在天庭诸多高手之间,幻魔蝶的动静很难被轻易地掩盖住。

  只是,如今众神的注意力全都集中在气息极为暴虐的冥界之主身上,所以,这几声振翅声,便也被其他人直接忽略掉。

  叮——当——叮——当——

  肃穆的大殿之外,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由远及近自云霄宝殿之外传来,声若磐石相撞,每一步,都有一种沉甸甸的厚重感袭上耳畔。

  “帝后娘娘,灵犀有要事想报——”

  闻声望去,一个身着玉白色短衫的粉面小童,正糯糯地站在云霄宝殿的门口,双手作揖,神情严肃,粉嫩的小脸犹如一个白胖的包子般,皱在一起,给人一种说不出来的滑稽感。

  “宣。”

  得到帝后的命令,灵犀童子低着头,快步走到大殿中央。可是,他的脚步却并没有停在了帝后面前,而是径直地朝着殿侧的星宿老君走去。

  “星宿老君,方才天机殿传来消息,三层之上的司南,变位置了。”

  什么?

  听到灵犀童子的话,整个天庭忽然掀起一片哗然之声。

  天机殿作为星宿老君的成道之地,其中之隐秘,在整个天庭之中,都不为几人所知。

  星宿老君作为司命之神,整个灵州大地的气运星象,一向都是由星宿老君负责勘测。而天机殿三层之上的司南,则是星宿老君用来勘测灵州气运的主要工具之一。

  可是,一向数百年都没有变化的司南,却在今日,突然改变了位置。不但如此,此时还正值天庭与冥界两方的纠纷,因此,司南位置的改变,直接令天庭众神不由自主地将这两件事串联在了一起。

  “帝后娘娘——”

  “你先去吧。”

  “是。”

  得到司南移轨的消息,星宿老君的心中也十分犹疑。在得到帝后的首肯之后,星宿老君便也不再在云霄宝殿继续多呆,直接随着灵犀童子一同向着殿外走去。

  “慢着!”

  就在两人即将离开殿外的时候,黑影一闪,冥王直接拦在了星宿老君面前。

  “帝后娘娘,在天庭与冥界之间的事情还没有处理完之前,所有的人,都不能离开这个大殿一步。”

  “帝后娘娘,这……”

  见冥王阻路,修为仅为元婴期的星宿老君不敢轻易妄动,唯有转过头,探询地望着身后的帝后。

  “冥王,你这是何意?”

  帝后看向冥王的眼神已经极为不善,按照帝后以往的脾气,谁敢惹她不顺,直接就是一道雷劈下去,管他是谁,在她这个大乘期修士面前,根本容不得他人造次。

  只可惜,此时云霄宝殿神灵众多,一旦动起手来恐有波及伤及无辜。而且,冥界与天庭一向都是联盟关系,若此时撕破脸皮,作为天庭的最高统治者,帝后也无法与其他天生神灵交待。

  这帝后当得,委实无趣不爽……

  银牙紧咬,过了好久,帝后才堪堪将胸口中的火气给硬压了下来。只是,大乘期修士的怒火,却也并非如此好糊弄过去。

  此时,正挡在云霄宝殿门口的冥王,脸色也是一阵煞白。身上的每一份气机,皆被来自帝后的大乘期威压牢牢锁定,冷汗狂流,身体也不自禁地僵硬起来。

  “呼——”

  就在云霄宝殿的气氛即将凝滞的时候,突然,一股阴煞鬼气,自天庭下界,隐晦地传来。

  “这是……”

  身上的威压霍然一松,而冥王的脚步,也不自觉地向身后退了一步。

  气息微喘,可是刚刚脱离了威压桎梏的冥王,却并未同帝后继续纠缠,而是将所有的注意力,尽数投放到了下界那股突如其来的阴煞鬼气之上。

  “这是怎么回事儿?”

  在场之中,除了一些修为较低的小神之外,帝后、紫阳神君、星宿老君等一众实力高强的神灵,皆发现了下界的不妥。

  此时正逢初春回暖之际,阳气正盛,在下界之中根本不应该会出现如此鼎盛的阴气。

  除非是八月二十五日的阴时阴历阴日,在整个灵州阴气最盛的鬼节,否则,在平常的情况下,根本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星宿老君,我命你现在速去将下界阴气回升之事查办清楚,任何人,都不得阻拦!”

  帝后的最后一句话,摆明了就是说给冥王听的。而得到帝后的命令,星宿老君不再退让,转过身,淡淡地朝着冥王看了一眼,双手作了一揖,便直接带着灵犀童子,径直地越过冥王,朝着殿外走去。

  “呼——”

  就在星宿老君踏出云霄宝殿大门的那一刻,一阵更加明显的阴煞鬼气,再次从九重天下的生灵界传了上来。

  阴气扑面,这煞风中分量极重的鬼气,就连殿中的冥王,都不由自主地动摇起来。

  “这阴煞中所含的鬼气比例,比起八月鬼节时,还要浓重几分……而且,这一次鬼气源头,却也不像是从冥界传来,反而更像是生魂……不但如此,这生魂鬼气之中,似乎还包含着其他令人在意的气息……”

  这气息到底是什么呢?

  心绪连转,冥王的注意力,已经彻底被下界的异动所吸引。若不是他此时还要与天庭谈判,否则,他早就飞下界,去亲自查明这股浓重鬼气的来源。

  “报——”

  还没过多久,一声急促的传报声便再一次从云霄大殿之外传来。

  “何事?”

  这一次来传报消息的却并不是灵犀童子,而是一个身着绿色短打,眉前沾着几片梧桐树叶的清瘦童子。

  “回禀帝后娘娘,方才星宿老君特让小神带话,他说……他说……”

  梧桐童子的语气颇为急促,可是,他的余光却又不住地瞥着一旁的冥王,一副想说而不敢说的焦急模样。

  “你直说无妨,不必避讳旁人。”

  得到帝后的首肯,梧桐童子的言语也不再磕巴,深吸了一口气,强自令自己的语气平静了下来,埋着头,但依旧颤着声小心说道:

  “星宿老君方才让小神带话,他说,此时在灵州的极西之地,正有一个下界阴鬼,在策行阴灵封神之礼……”

  封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