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九章 封神(九)

  “哔——哔——”

  哨声尖锐,穿破夜空,随着小宝吹响口中的柳哨,在弱水河的对岸,一阵拍风破夜的振翅声,自整个弱水域翩然响起。

  蝶影忽闪,宝蓝色的幻光给漆黑的夜色,蒙上一层瑰丽梦幻的色彩。

  “终于成功了。”

  收起忘忧树叶,小宝看着夜空中穿过弱水的蝶桥,无论再看多少次,他始终都会被幻魔蝶所组成的虹桥所震撼到。

  随着时间的积累,弱水域中的幻魔蝶数量,已经到达了一个极为可怖的程度。若是不小心,一旦被幻魔蝶群无意识发出的幻光波及到,这其中所编制出来的幻术,即使是结丹期的修士,也无法从中轻易脱身。

  “神女……”

  直到四人目送完幻魔蝶飞离弱水域之后,阿蛮与牛蕊便相继走到孟七身边,紧握着手中的玄色阵旗,一脸紧张地看着孟七与小宝两人。

  “我们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静静地等待便好。但是,你们务必要记住,此次神君交待给我们的任务,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纰漏。”

  “是——”

  身体在不断地发抖,鬓角微湿,在这个略带寒意的初春,几个半妖身上的衣衫却早已被冷汗浸透。

  自小便饱受欺凌的半妖,即便是曾经贵为泗水城城主女儿的牛蕊,也从未亲身做过什么大事。

  可如今,面对着李牧鱼的信任,这几个曾受过李牧鱼巨大恩惠的半妖,无论是从心理上,还是从生理上,都升起一种足以令心跳骤停的紧张感。

  可是,在这紧张之余,能让他们一丝不苟,毫不出错地完成任务的动力,却也是李牧鱼在他们每一个人心中无法被替代的信念与被他人所信任的责任感。

  “呼——”

  浓雾还在滚动,平静的弱水也开始不断翻腾。

  宝蓝色、猩红色、蔚蓝色、黑色,各种色彩交相辉映,灵气涌动,这一刻,以弱水域为中心,整个灵州都在酝酿一场极致的震动。

  ……

  天庭,云霄宝殿。

  剑拔弩张的气氛,在整个大殿中喧嚣着。

  气息暴涨,因着李牧鱼毫不留情面的拒绝,此时冥王的怒气,已经积攒到了即将爆发的边缘。仿佛只需一个火星,这场暗潮汹涌的对决,就会在整个云霄宝殿之中,彻底决裂开来。

  “你算什么东西?胆敢这般和我说话?”

  砰——

  死气冲面,就在漫天的阴风即将把半跪在地上的李牧鱼吞噬殆尽的时候,电光一闪,还未抬眼注意,那股开自冥王的摄人攻势,便被尽数抵挡在电光之外。

  “冥王,你似乎是忘了,你现在所站在的地方,可是天庭。”

  声线冰冷,这一次,为李牧鱼抵挡住攻势的,却并非是紫阳神君,而是身着一袭华袍,静立在李牧鱼身侧的帝后。

  “你也别跪着了,起来吧。”

  “是。”

  扫了一眼脸色极差的冥王,得到帝后的命令,李牧鱼也不再束手束脚,坦坦荡荡地站在了帝后与紫阳神君之间。目光泠泠,不带惧色,李牧鱼几乎是直直地看着眼前几乎恨不得将他撕碎殆尽的冥王。

  “呵呵,天庭就是这般作为的吗?为了一个犯了错的神灵,连冥界与天庭的同盟的关系,也不顾了么?”

  还是不甘心。

  冥王看着站在帝后与紫阳神君中间的李牧鱼,以及隐隐将他包围在内的天庭众神,很明显,这一次天庭是铁了心要保住李牧鱼,完全就是一副蛮横而不相让的强硬姿态,根本令他无从下手。

  “李牧鱼,你继续说。”

  没有再同言辞激烈的冥王继续辩解下去,此时,帝后看向冥王的眼神中,已经淡漠地没有丝毫的感情色彩。

  下巴微抬,只是淡淡地瞥了一眼冥王,帝后便侧过头,看向一旁的李牧鱼,令他继续说下去。

  “冥王,小神方才所言句句属实。彼岸花虽然最初是诞生于弱水域,但我却无法轻易将他授予他人。无关其他,只是小神没有资格这么做而已。”

  没有资格?

  冥王的目光凉凉地落在了李牧鱼的身上,观察他的一言一行,分析他的一举一动,可是,纵使他活了数千载,却依旧无法参透李牧鱼言语中的动机。

  “你的意思是,不想交了?”

  “小神方才已经说过,对于彼岸花之事,小神无权过问,更没有资格过问。”

  目不斜视,这一次,李牧鱼的目光,也不闪躲,透过黑色斗篷下的遮掩,笔直地看着冥王那双深若寒潭的黑瞳。

  “那你倒是和我说说,到底是谁,才有资格决定彼岸花的归属之事。”

  冥王在说出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目光便从李牧鱼的身上移了开来。跃过天庭众神,也越过紫阳神君,冥王的目光,嘲讽地落在了天庭帝后的身上。

  “帝后娘娘,李牧鱼所说的那个人,你可知晓?”

  见话头突然又落在了自己身上,帝后只是淡淡地看了冥王一眼,连眼皮都没眨一下,直接回道:“不知。”

  “不知?”

  那谁知?

  难不成是我们冥界的人吗?

  怒火攻心,在冥王眼中,天庭的所有人已经开始“无耻”地抱团。不仅是强制“保人”,而且到最后,居然直接以“不知”来搪塞他这个冥界之主,对于被天庭压制以久的冥王,胸腔中的憋闷,几乎已经要爆发了出来。

  “啪嗒——”

  就在整个云霄宝殿,都被笼罩上一层风雨欲来之前的宁静之时,忽然,一声清脆的振翅声,自李牧鱼袖中,突兀地响起。

  幻魔蝶?

  “啪嗒啪嗒啪嗒——”

  幻魔蝶振翅的声音开始变得越累越急,越来越快,犹如一首频率诡异的曲子,不断地在李牧鱼耳畔,震动响起。

  “终于完成了吗……”

  此时的幻魔蝶,正在以这种震动翅膀的方式,不断地向李牧鱼传达着下界弱水域的消息。

  而此刻,弱水域与冥界之间的纠纷,以及天庭与冥界之间的博弈,到最后,这尘埃该如何落定,唯有“彼岸花”真正的主人,才能给出最合理的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