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半妖

  一千七百块下品灵石,也就是十七块中品灵石。

  知道自己目前的身家之后,李牧鱼颇为豪迈,直接从自己的芥子袋里拿出了十七块中品灵石。然后又花费了三百二十块下品灵石,买了一件水色法袍;以及一把价值两千块下品灵石的幻雪飞剑。

  所剩余额,五千九百八十块下品灵石,还剩很多。

  花钱,真的是一种很爽的事情,尤其是花别人的钱,完全不会感到心疼。

  离开了万宝楼,李牧鱼令莺儿继续带路。这次他们要去的地方,便是书店。

  潇湘书屋,很好听的名字。

  《九州异事见闻》、《九州地质图》、《修仙百科大全》、《修仙的一百个冷知识》、《飞剑入门的小技巧》......林林种种,凡是李牧鱼感兴趣的,都各自买上一枚玉简。

  “前辈,您还有什么想买的东西吗?”

  “暂时还没有,你带着我在此四处逛逛吧。”

  “好的,前辈。”

  ......

  “前辈你看,那里就是我们万象修真坊市中最大的交易会所,里面的东西可多了,什么都有。”

  “什么都有?”

  “是啊前辈,如意馆的店铺开到好多地方呢,这里也只是他们比较小的分店而已。”

  莺儿此时完全如同一个专业的导游,小小的身体挺得溜直,小脸涨得通红,许是看李牧鱼比较随和,说话也不太拘谨。

  啪!

  似一道惊雷,突然间在耳边炸开。

  “小畜生,给我老实点儿!”

  一个年纪看起来与李牧鱼一般大的少年,正被一名壮汉死命地拉扯着。鞭起鞭落,壮汉挥舞着手中的软鞭,狠狠地抽打在少年的身上。

  “嘶——”

  少年的惨状看得李牧鱼倒抽了一口冷气,围观的群众虽有些不忍,但却无一人出手阻止。

  额前的头发遮住了少年的眼睛,嘴角有一处淤青,深深地埋着头,咬紧牙关,任由壮汉施鞭抽打自己,却不敢反抗。

  “这是怎么回事儿?难道这如意馆,还贩卖人口不成?”

  李牧鱼看着那个少年被壮汉押入如意馆中,胸口如同被堵上一般,一时间竟令他气愤地喘不过来气儿。

  “前辈,这都是如意馆常有的事儿,况且......”

  “况且什么?”

  莺儿低垂着头,语气淡漠地说道:“况且,他们也只是怪物罢了,和寻常的走兽也没什么区别......”

  怪物?方才那个人人抽打的少年是怪物?

  “什么怪物?”

  莺儿听到李牧鱼的话,有些不解地抬起了头。

  怪物就是怪物啊,那个人就是一头怪物,是会伤人的怪物。

  “前辈,他虽然长得像人,但其实并不是人,他只是一只半妖而已。”

  半妖?

  “半妖......是什么?”

  这个前辈好奇怪啊,他居然连半妖是什么都不知道吗?

  “半妖,就是不人不妖的怪物啊。”

  李牧鱼听着这个小女孩貌似天真的话,心里却升起一股深深的恶寒。

  人族境内,妖不如狗。

  仅仅是与妖沾染上了关系,就要被当做畜生一样,遭人排挤,受人凌辱吗?

  死死地按耐住心中的愤怒,李牧鱼不敢再露出任何马脚。

  半妖便是如此,那他这个货真价实的妖呢?岂不是会被人剥皮抽骨?

  呼——

  李牧鱼长呼了口气,把自己满脑子的不甘、愤怒、怜悯等不该有的情绪,统统吐出去。

  这可是一个吃“妖”的世界,在没有能够主宰自己命运的实力之前,任何多余的善心,都有可能将自己陷于危险的境地。

  “我们走吧。”

  “前辈......你不进去看了吗......”

  李牧鱼淡淡地扫了一眼莺儿,顿时,高阶修士的威压暴露无遗,虽然只是短短一瞬,却足以令莺儿如坠冰窖,不敢多言。

  “带我去住的地方。”

  “是......是,前辈。”

  屏住呼吸,莺儿这次根本不敢再追问李牧鱼,乖乖地在前面带路,低眉顺眼,怯怯地在前面走着。

  半妖之事一直萦绕在李牧鱼的脑中,无论是抽打在半妖身上的鞭子,还是莺儿那副习以为常的淡漠表情,如同一根刺,刺在他的心里。

  此时的我,既然无法改变这个世界,那唯有顺从。但将来的我,若有着足以改变他们命运的实力,是否可以试着去做些改变呢?

  唉,我可真弱小啊。

  一路无话,莺儿小心翼翼地将李牧鱼领到一家客栈门前。

  仙来居,名字也算别致。

  “前辈,仙来居所在位置很安静,而且价钱公道,居住环境也是上佳,所以......”

  “恩,就这家吧。”

  言罢,便将一枚下品灵石付给了莺儿。

  “多谢前辈!”

  接过灵石,莺儿原本有些畏缩的表情也有了喜色,谢过李牧鱼之后,便一溜烟儿地窜了出去,不一会儿,就跑没了影。

  “你好,欢迎光临,请问客官,您是打尖儿还是住店?”

  “住店。”

  “好嘞,客官您这边儿请。”

  不曾想,这客栈之中,竟别有洞天。随客栈小厮上了楼,刚迈上楼梯,眼前的景色豁然一变。

  竟是幻境!

  不对,以李牧鱼对幻术的造诣,他却没有感受到幻术的气息,周围的景物竟然都是真的。

  这是怎么回事?

  “客官,这间房如何?”

  一进门,只见两边翠竹夹路,土地下苍苔布满,中间羊肠一条石子漫的路,一座假山临立,水榭楼台,与大观园比起来也不遑多让。

  “在这里住一晚,大概多少钱?”

  “一晚是两枚下品灵石,一个月则是五十枚下品灵石。”

  “给我开七日即可。”

  “好嘞,客官您还有别的吩咐吗?”

  “没有了。”

  客栈小厮将一枚祥云形状的铜牌递给了李牧鱼,并将阵法的开启口令一并教与他。

  原来是阵法。

  李牧鱼四处打量着这方小天地,心中忍不住赞叹。

  世人都晓神仙好,今日一见,这仙家手段当真是会享受。

  沿着石子路,粉墙环护,绿柳周垂,三件垂花门楼,四面抄手游廊,当真豪极。李牧鱼不再感叹,径直地走入房屋之中,屋内布置也极为有心,有花有草,这环境,就算是凡间帝王之所,也是相差无几吧。

  叮——

  李牧鱼将璇玑琴自芥子袋中取出,手指微弹,顿时,一个毫无杂音的美妙音节从琴中弹出。

  “真是好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