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六章 封神(六)

  冥王的语气中,已竟开始带着些许的不满。连同态度他的态度,也开始强势了起来。

  “冥王,我记得上次去楼兰古国的时候,冥界貌似也派出了一个神灵吧?而在他们几人去楼兰古国之前,皆是由紫阳神君亲自负责训练。而他们最后所训练的地方,就是你方才所说的那处边际之地。

  而那条河,也是弱水河伯在修炼神域之力的时候,无意间促成的。所以,说到底,这件事的责任,也有我们两界的一份。”

  “我们?”

  渐渐听出帝后话术中替李牧鱼的开脱之意,冥王周身的气压,不禁更低了起来。

  “没错,就是我们。冥王,这一次,我们两界之所以可以共同参悟楼兰之秘,主要归功于他们几人。而弱水河伯,更是其中最大的功臣。

  一旦我们最终掌握了楼兰法则,那么,区区一个边际之地,冥王,你又何必如此耿耿于怀呢?”

  无语,真的无语。

  虽然对于天庭的护短已经有所耳闻,但是帝后方才所说的这番话,完全就是在偷换概念。不仅将李牧鱼触犯天条之事,完全算在了“楼兰”这件事上,而且从利弊方面,还令他从原来的有理,变为了无理。

  “哼,帝后娘娘,触犯了天条就理应受罪。况且,当日冥界之所以会将边际之地转借给你们,也是因为冥界与天庭之间的联盟关系。二者归于两码,根本不能混为一谈。”

  冥王的话,可以说丝毫没有给帝后留下任何的余地了。而且不同于以往冥界的弱势,这一次,即使冥王独身前来天庭,但是他无论是在语气上,还是行动上,都十分强硬,根本不似以往那般,反倒令人生疑。

  毕竟,冥界的边际之地,说白了,就是冥界的弃域罢了。比起两界之间的联盟关系,根本没有任何价值。若是认真来讲,这一次冥王的态度,反倒有些偏执了。

  “弱水河伯毕竟是天庭的功臣,既然冥王对于此事不肯让步,那么,天庭愿代替弱水河伯赔偿冥界的一切损失。无论冥王你想要什么,在合理范围内,天庭皆可满足与你。”

  闻言,冥王的心中对于李牧鱼在天庭之中的地位,有了一个更加清楚的认识。

  没想到,一个刚刚迈入结丹期的小小水神,天庭居然舍得为他如此大动干戈。若是之前真的将李牧鱼失手弄死,那么以天庭对李牧鱼的重视程度来看,必然不会善了。

  深吸一口气,面对修为比自己足足高了一个大阶段的帝后,冥王心中的底气,其实并不是很足。只是,为了冥界今后大计,如今这险恶,他又不得不迈。

  “帝后娘娘,天庭的诚意,冥界已经看到了。可是边际之地作为冥界的疆土,却无法相让。即使天庭给出再多的好处,本尊也无法代替冥界,做出如此易地求财的决定。”

  听到冥王的话,帝后脸上的笑容终于彻底消失不见。

  眯了眯眼,清贵的凤眸不禁冷了几分,停顿许久,才重新开口说道:“那么,冥王,这件事你想如何处理呢?”

  “冥界要收回边际之地,不仅如此,本尊还要弱水河伯,将边际之地中所新建立的神域控制权,完全交予冥界。”

  果然,终于还是来了么。

  在李牧鱼听到冥王终于开口说出这句话的一刹那间,他那颗始终悬着而无法安放的心,却是莫名地静了下来。

  说实话,他区区一个只有结丹期修为的小妖,却去算计一个修为层次比他高了好几个大阶段的化神期高阶修士。若往大了讲,他这一次的整个策划,就是在算计整个冥界。而他算计冥界的资本,就是基于天庭对于他的重视。

  “李牧鱼,冥王说你触犯了天条,对他的话,你可想要解释一下?”

  闻言,大脑一直在飞速运转的李牧鱼,不禁微微一顿。抬起头,见到帝后一副不苟言笑的严肃模样,李牧鱼知道,这是帝后被冥王给怼生气了的征兆。

  “帝后娘娘,小神有一件事,想请您为我解惑。”

  “什么事?”

  目光下垂,单膝依旧跪在地上,李牧鱼得到帝后的回应,便目不斜视,一字一顿地朝着帝后问道:

  “天条规定,凡是天庭神灵窃取同盟界域气运者,皆按照触犯天条获罪处理。可是,若是该神灵所作所为,并不是窃取他界气运,而是弥补其气运,则应当如何处理?”

  弥补气运?

  听到李牧鱼的话,不仅是帝后,连同天庭众神,都不禁颇为奇怪地侧过头,向李牧鱼看去,一副不解其意的样子。

  “若是弥补他界气运,而非损害,那么该神灵不仅不会受到天庭惩罚,而且,按照天条规定,弥补气运者,皆会以特等功勋给予嘉奖。”

  神灵者,皆以守护天地为己任。无论哪界,凡是处于天道轮回之下,有功,必会有赏;而有罪,则必将受罚。

  而站立在一旁的冥王,听到李牧鱼口中的说辞,原本心中五分的把握,一下子降到了三分。

  他其实一直在赌,拿着天条去赌李牧鱼的行为。可是这个赌局胜利的前提,在最初,却是基于李牧鱼在天庭之中的身份。

  自他第一次见到极西之地的弱水,冥王就知道,李牧鱼在天庭之中的地位,必然不会太低。

  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地是,天庭居然舍得为李牧鱼这种才刚结丹没多久的小神,费如此大的心血。竟然在明知道在他触犯天条的前提下,还要以天庭的身份,亲自为其脱罪。可见,李牧鱼在天庭之中的分量,已然不轻。

  “帝后娘娘,小神想在此与天庭众神,以及冥王声明:我虽然在边际之地,衍生了一个新的水域。但是,我却并未窃取冥界气运的一分一毫。甚至,我连建立水域的目的,也是为了弥补冥界的气运。

  所以,小神无罪!”

  无罪

  无罪

  无罪……

  声声回响,掷地有声,此刻,那一声无罪,彻底在整个云霄宝殿中,嗡鸣作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