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四章 封神(四)

  “唳——”

  鹤唳长鸣,此时,李牧鱼正同紫阳神君跨坐在仙鹤的脊背上,迎着千百仙神的目光,乘着风,越过满满的审视,朝着第一仙山飞去。

  “一会儿,你只需实话实说就好,即使真的触犯天条,凭你的功德,天庭也不会真的为难你的。”

  闻言,目光有些失焦的李牧鱼,又重新清醒了过来,虽未看到紫阳神君的表情,但李牧鱼可以清楚的感觉到,紫阳神君这句话中所表达出来的袒护与包容。

  “是。”

  没有过多的花言巧语,事到如今,无论是冥王,还是他,都已经到了天庭的地界之中。

  即使冥王要控告李牧鱼窃取冥界气运,但是,李牧鱼依旧有把握,可以平安地渡过此次劫难。

  无关于冥王,也无关于彼岸花,因着就是天庭对他的态度,以及紫阳神君今时今刻所说的话。

  他现在可是在天庭!

  这里,应该是他的主场!怎容他被旁人编排折辱?

  “呼——”

  想到此处,李牧鱼长长地舒了一口气,也不知是耳畔的风,还是心中的畅,可是李牧鱼知道,此时的他,是无惧的!

  “两位神君,已经到了。”

  仙鹤俯挺,白羽拖地,两只长长的喙一张一合,颇为拟人化地转着脖子,朝着李牧鱼二人,恭声说道。

  “恩。”

  紫阳神君点了点头,便与李牧鱼二人一起飘然而下。

  此刻,冥王正站在石阶之下,阻在二人身前,目光摄人,冷声说道:“地方已经到了,那么,人也可以放出来了吧?”

  唰——

  没有一句废话,长袖一甩,一道黑影直接从紫阳神君的袖子中被狠甩了出来,形容狼狈,气若游丝。

  “哼!你们有种。”

  见冥风如此狼狈,冥王看向二人的眼神,更加森冷了起来。

  一把抓过跌坐在地上的冥风,步履微移,转瞬间,黑影一闪,冥王二人便直接登上了云霄宝殿的石阶之上。

  “我们也上去吧。”

  足踏虚空,再一晃眼,李牧鱼也随着身前的紫阳神君,一同落在了云霄宝殿的殿门之前。碧门晃眼,不由得令李牧鱼的心,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进门之后,莫要失言,切记。”

  “是。”

  连续两次的提醒,李牧鱼已经真切地感受到了来自紫阳神君的善意。

  点了点头,腰板挺得笔直,收敛好眼中的情绪,水气氤氲,再踏足,身上已经破损的水色长袍尽数收敛,黑光弥漫,一袭玄色水德神袍,便重新罩在了李牧鱼的身上。

  “恭迎紫阳神君——”

  云霄宝殿之中,群神汇聚,原本极为空旷的大殿,此时早已被乌泱泱的仙神所挤满。

  中间留道,两侧无缝,身着水德神袍的李牧鱼,自进殿起,便紧跟在紫阳神君身后,直到二人走到冥王身旁,才堪堪停了下来。

  “紫阳参见帝后。”

  “弱水河伯李牧鱼,参见帝后娘娘。”

  云霄宝殿高位,身着紫色雷纹神袍的帝后,此时正端坐在殿首的金龙长椅之上。

  自进殿以后,李牧鱼便忍不住惊奇地朝前看去。原本看惯了身着粗布麻衣的帝后,这一次,却是难得穿戴得如此庄重华贵。使得本就容貌绝色的帝后,被衬得更加威仪庄严,高不可攀。

  “免礼吧。”

  见紫阳神君回来,座首之上的帝后便忍不住微微蹙眉。

  这一次群神聚首,为的就是迎接紫阳神君重新回归天庭,可不曾想,人才刚到紫阳宫,就莫名地飞下了界。

  若不是星宿老君拿来那只传讯纸鹤,天庭众人也根本不会知道,冥界居然会派人去袭杀天庭的一个小神。

  而且,袭杀之人,居然还是冥界修为已至化神后期巅峰的冥王,这一连串消息,即使是帝后,也觉得荒唐至极。

  “冥界与天庭关系素来和睦,可这一次,冥王你却执意对天庭的一个小辈下手,可有缘由?”

  群神环伺,冥光的目光一一朝着周围的仙神打量了一遍,过了良久,才冷然一笑,指着紫阳神君身旁的李牧鱼,对着帝后说道:

  “天庭与冥界向来都是井水不犯河水,各自安好。可是,你们天庭之中的这个水神,却是不顾两界条约,私自将神域拓展至冥界的疆土,不仅不加收敛,甚至还特意设下结界,故意隐藏。

  而其中的目的,就是为了侵染冥界,窃取冥界的气运。光是这一条,就足以算是触犯两界条约的大罪。我只是按照条约清理冥界蛀虫罢了,难道,连这一点,帝后还要亲自过问吗?”

  “窃取冥界气运?”

  闻言,群神哗然,就连同帝后,都不由得深深地皱起了眉,若有所思地看着下首侧的李牧鱼,以及站在他身侧的紫阳神君。

  “紫阳,冥王所说的事,可是真的?”

  “不知。”

  不知?

  这一下子,紫阳神君的回答,令原本窃窃私语的仙神,直接静默了下来。

  紫阳神君,在绝大多数的时候,代表的完全就是帝后的意思。甚至很多时候,紫阳神君所决断的事情,帝后都完全不会过问。

  可如今,就是这么一个令天庭群神所信赖仰仗的神灵,居然也有不问对错的时候。

  毕竟,这个被冥王所控告触犯天条的下界水神,可是由紫阳神君亲手施救带回天庭的。

  “李牧鱼,冥王对你的指控,可是真的吗?”

  砰——

  “回禀帝后娘娘,冥王所说的一切,皆是一派胡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