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三章 封神(三)

  “哗啦啦——”

  泠泠冬水,在蒙蒙的夜色下溅起慌乱的水花;拢拢薄雾,在长斧的劈砍下开始聚散摇曳。

  此时,正逢初春。冰雪开始消融,万物也慢慢复苏。

  在李牧鱼数十年的操持之下,原本作为半弃域的弱水域,也已经逐渐开始与灵州本界相融合。就连同罩在弱水域外的浓雾结界,也在时间的流逝下,越来越薄。

  神域孱弱,正值复苏。

  此时弱水域外的浓雾结界,起到的作用已更偏向于保护,而并非隔绝。因而,也使得弱水域的融合,一直维持在一个循序渐进的平衡之中。

  可是,这一次冥界的侵袭,却是令本就尚属“幼态”的弱水域,被强行割裂了开来。

  结界不稳,灵气泄露,一旦浓雾结界被彻底割裂在外界,那么弱水域与灵州主界之间的平衡,将会被完全打破,使得弱水域在未真正成长起来之前,提前“降生”。

  而这种状况,对于还未“凝结星辰,钦点命星”的李牧鱼来讲,已属是阻道行为。若是不除,则大道难安。

  “呼——”

  忽然,冷风突起,伴着漫天的花香,犹如一条甜腻的锁链,一下子就从弱水河畔的彼岸花丛中,爆发了出来。

  “封印——”

  香风之后,一道鬼魅的女音自蔚蓝色的河水中响起,阴风瑟瑟,一个麻衣披发面色苍白的清丽女修,自呼啸的阴风中,飘然而出。

  “解除。”

  咔嚓——

  手中捏诀,口中吐咒,随着孟七的指令,一向藏匿在彼岸花中的甜腻花香,猛然之间爆发了出来。

  按照李牧鱼临走之前所传授的术法,一步步,一条条,每一个法诀,都似精心打磨过的一番,自孟七的十指起落间,接连发出。

  “结界,开!”

  又是一声娇喝,孟七一挥阵旗,直接破开了弱水域外的结界。

  滚滚香气沿着弱水河,飞速地向外铺散而出,血色弥漫,仿佛黑夜中的血霞,为弱水域的初春夜景,增添了几分鬼魅妖冶。

  “呼——总算是成功了。”

  长吐一口浊气,强行稳住有些虚浮的步伐。

  自冥王二人来到弱水域起,孟七便一直奉李牧鱼之命,藏身在弱水河底的河伯府中。

  按照李牧鱼之前的安排,若是李牧鱼被冥王二人虏获,那么,孟七就要按照李牧鱼的要求,死死地藏在弱水河底,而不能外出一步。

  可是,如果李牧鱼被天庭之人所救,那么,在所有人前往天庭的这段时间里,孟七就要尽自身最大的能力,将所有彼岸花上的封印尽数解开。

  然后,再开启弱水域外的结界,将彼岸花的香气,全部渡到外界之中,静待机会。

  完成李牧鱼交待的所有任务之后,孟七依稀间可以猜出李牧鱼的用意:彼岸花的香气,对所有的阴魂都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如果任由彼岸花香流出弱水域,那么招来的阴魂数量,绝对无法估量。

  若是无法正确的疏导,那铺天盖地的阴魂,将会严重影响到弱水域中的秩序。往严重了想,由那些阴魂聚集起来而引发的死气动荡,也会影响半妖们的生活。

  因此,李牧鱼此举的目的,作为任务的执行者,孟七依旧还是一头雾水,无法理清其中的思路。

  “希望神君能够顺利地渡过此劫,平安回来。”

  啪嗒——

  就在孟七有些忧心忡忡地遥望天际的时候,在弱水河的对岸,几个操纵着幻魔蝶的半妖,正乘着船,跨河而来。

  “半妖城金鳞,拜见神女大人。”

  神女大人?

  听到声音,孟七的神情不由得微微一顿,但看到他们身边的幻魔蝶,她又强行忍住了飞离的冲动。

  她本是阴鬼之身,尚未凝体塑形,除非是筑基期的修士,否则寻常人是无法看到她的真身的。

  而且,她平时虽然也曾巡过半妖城,但却从未在那些半妖面前显露真身。

  可如今,这几个半妖大老远地就开始唤她,让习惯了当隐形人的孟七,难得惊奇了起来。而且他们对孟七的称呼,居然还是“神女”,这简直让她有些自愧难当。

  “你们找我有什么事吗?”

  见船只已经靠岸,孟七皱着眉,颇为疑惑地打量着眼前的半妖,扫视良久,才发现,有两道修为完全不低于她的气息,自眼前的几个半妖中,一晃而过。

  “半妖城小宝拜见神女。”

  “半妖城阿蛮拜见神女。”

  “半妖城牛蕊拜见神女。”

  三声拜见,原来这四个半妖之中,除了那个名唤金鳞的半妖之外,其他三个半妖,皆是有修为在身的。而且那两个叫小宝和阿蛮的半妖,修为甚至还远在她之上。

  “你们不要叫我神女,我只是一个承神君恩德的鬼修罢了,你们既然都是修士,那便直接唤我孟七即可。”

  闻言,除了金鳞之外,其他三个人皆是面面相觑,但仅是一瞬,仍然是双手作揖,行礼于孟七之前,并未依照孟七所言更改称呼。

  “神女名讳,乃是神君亲自所封,我们几人只是奉神君之命,特地前来协助神女。

  请神女不要妄自菲薄,轻言身份,否则,就是我们辜负了神君所托,令神君失望了。”

  孟七看着眼前四人拘谨的模样,却也不敢托大。

  毕竟,修真界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目前,孟七的修为远远低于小宝兄妹,若按照常理,她称呼他们为前辈也不为过。

  可是此时,因为李牧鱼的光环加持,使得自己的身份莫名的就高大了起来,还凭白获得一个“神女”的称呼。

  虽然别扭,但是现在的当务之急,却不是再计较这小细枝末节的小事。他们此时的共同目的,应该是以完成李牧鱼的嘱托为己任。旁的,皆是小事儿。

  “好了,这些小事,就暂且先放在一边儿吧。你们先说说,神君派你们来此,是所托何事?”

  ……

  天庭,云霄宝殿。

  群神瞩目,踏风而行。跟在紫阳神君身后的李牧鱼,在此刻,正承受着从前从未体验过的巨大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