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二章 封神(二)

  呼——

  煞风呼啸,躲在紫阳神君结界之下的李牧鱼,闭目凝神,不断修复着胸口上的伤口。

  可是死气盘踞,沾染在伤口之上的死气,却使得李牧鱼伤口附近的腐肉,无法得到有效的遏制,甚越裂越大。

  “服下它。”

  就在李牧鱼皱眉苦思的时候,一颗浑圆的白色丹药自紫阳神君的手中飞出。白光一闪,那颗玉白的丹药便直接没入到李牧鱼的口中。

  “凝神静气,不要分神。”

  丹药入口即化,李牧鱼也不敢分心,按照紫阳神君的话,集中注意力,配合着那颗丹药之中的浓郁药力,没过多久,胸口上附着的死气便被尽数炼化。

  连带着那道血肉模糊的可怖伤口,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再眨眼,已全然恢复如初。

  “多谢神君。”

  “无妨。”

  李牧鱼心中感激,但是他知道,现在却不是报答紫阳神君的好时机。

  这一次,冥界不仅对弱水域出手,而且冥王还出手将他打成了重伤。

  如今的境地,若是单从局势上分析,那必然是冥界的罪责。

  但是,方才冥王对紫阳神君所说的一番话,却是在李牧鱼的脑袋上扣上了一个“触犯天条”大帽子,使得李牧鱼一下子从弱势方的身份,转变为一个有罪的“嫌疑犯”。

  在这个当口,若是李牧鱼将此事以主观的态度率先告诉紫阳神君,那么,很有可能在接下来的审判中,取得先势。

  可是,从另一个角度来讲,若是李牧鱼当真不管不顾地求救于紫阳神君,那么,无疑是将紫阳神君彻底地拉到这场纠纷之中,反倒是让紫阳神君凭白受到牵连。

  “嘶——”

  倒吸一口冷气,李牧鱼摸了摸胸口之上的患处。虽然上面的伤口已经止住,但是体内的虚耗,以及被冥风打得那两拳,依旧令李牧鱼忍不住呲牙。

  打不能白挨,罪不能白受,忘川虽然侵入冥界,但却并非是李牧鱼有意为之。

  况且,他根本没有想过窃取冥界的气运,他之前所做的一切部署,也只是为了保护他的弱水域,以及弱水域中的芸芸信众罢了。

  可是,冥王对弱水域的态度,以及对李牧鱼本人的强暴手段,使得原本想采取怀柔方式解决问题的李牧鱼,突然间,改变主意。

  “弱小就是原罪,挨了打,就更得清楚:弱者在实力面前,是显得多么的卑微。与其盼望着他人的怜悯,还不如拼了命似的增强自己的实力,让自己拳头变得越来越大,越来越狠。”

  心中暗暗立誓,这一次的教训,可谓是给了李牧鱼一记结结实实的巴掌。

  仅仅是思虑中的一个纰漏,就差点儿让李牧鱼陷入一个无法挽回的境地。

  若是紫阳宫中的幻魔蝶并没有引来紫阳神君,那么,仅凭一个元婴期的星宿老君,在强横无礼的冥王面前,弱水域注定会讨不了好。

  即使冥王看在天庭的面子上饶过了弱水域中的半妖,但是,那所谓的十八层地狱之苦,李牧鱼怕是要全挨上一遍了。

  “你有什么想要与我说的吗?”

  就在李牧鱼暗自反思的时候,忽然,一道低沉的声音自他的耳旁响起。

  “弱水域和冥界之事,在到天庭之前,你最好同我提前讲清楚。”

  听到紫阳神君语气中看似责备实则关心的询问,不知为何,明明已经下定决心不想让紫阳神君牵扯到此事的李牧鱼,心中蓦然一暖。

  “神君,今天多谢您的出手相救,这份恩情,李牧鱼必然铭记在心。只是,今日之事,事关到弱水域与冥界的纠纷,在晚辈尚未自证清白之前,恳请神君能给晚辈一点儿时间,让晚辈能够以自己的方式去解决它。”

  撕裂般的风声依旧在结界之外响起,死气弥漫,在距离二人不远处,由冥王所化的阴风一直紧随其后。

  听完李牧鱼说的话,紫阳神君却未多言,只是沉默了半晌,点了点头,算是同意了李牧鱼的说辞。

  “多谢神君。”

  嗖——

  流光飞逝,一紫一黑,两道遁光穿过重重壁垒风煞,终于,在天边的晨曦刚刚冒头的时候,到达了九重天的云水长堤之上。

  “开门。”

  金光万道滚红霓,瑞气千条喷紫雾。随着一道长吟,虹桥尽头的擎天大门,霍然开启。

  “恭迎神君归来——”

  “放行。”

  核实了紫阳神君的身份,巨灵门神直接没入到擎天门的琉璃玉璧之中,转瞬间,赤鬼獠牙浮雕升起,有了紫阳神君的路引,巨灵门神也未拦截紫阳神君身后的那道黑色阴风,开启大门,任由二者遁入天庭之中。

  “冥王,请。”

  唰——

  遁光一闪,紫阳神君与冥王皆化为原身,浮在三十三仙山与七十二奇峰之下。

  一时间,仙鹤齐鸣,群神伺立,在冥王进入到天庭境内的那一刹那,漫天的仙神便尽数现身于诸山之间。

  “哼。”

  看着满天的神灵,冥王冷哼一声。

  这一次,由于事出突然,在挟持李牧鱼的过程中,冥王也并未料到紫阳神君会出现于此。

  而能解释这一切的,那便是这个名唤李牧鱼的水神,在他们行动之前,便率先察觉到了他们此行的目的。并在他们赶来之前,提前求救于天庭,拦住了他们。

  然而,在这一过程之中,必然是在冥界那头,出现了一个敢与李牧鱼里应外合的“叛徒”。事到于此,那个“叛徒”的身份,也早在冥王心中呼之欲出。

  “小神恭迎冥界之主,帝后在云霄宝殿等候多时,请冥王随小神挪步于宝殿之内。”

  是觉势单力薄,冥王也未多言,朝着前来引路的星宿老君的方向看了一眼,背过手,冷哼一声,直接越过星宿老君,向着云霄宝殿的方向飞去。

  如今,冥风还在紫阳神君的手上,为了保住冥风,这一趟,他不得不去。

  况且,他虽然打伤了李牧鱼,但却并未致死,在两界协议与森严的天条之前,冥王有自信,摆平一切。

  即使李牧鱼对天庭再重要,但是只要证明了李牧鱼“触犯天条”,那么,这一场博弈必然会是冥界大获全胜。

  而且事关冥界气运,此行更加不容有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