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一章 封神(一)

  阴风呼啸,死气肆虐,滔天的威压直接从冥王的身上冲天而出,仅是一瞬,弱水域外摇摇欲坠的浓雾结界,就要被撕碎殆尽。

  “唰——”

  紫光再起,在漫天的死气即将搅破浓雾结界的时候,一道紫色屏障将所有的攻势尽数抵挡在距弱水域的三丈之外。

  “是你?”

  蒙蒙的紫光之下,一位身披紫云战甲,双眼蒙纱,额间生目的伟岸身影,霍然出现在众人面前。单手一挥,光罩凝实,一层琉璃状的隔膜,笼罩在整个弱水域之上。

  “冥王,你这是什么意思?”

  紫光辉映,紫阳神君牢牢地护在李牧鱼身前,看着不远处的冥王二人,森冷的语气中,几乎已经是都要抑制不住的怒火。

  “哦?听闻紫阳神君以迈入化神之境,但是,貌似还是初阶吧。”

  短暂的惊愕之后,便是笃定的平静。

  藏身在黑色斗篷之中的冥王,看着浮在空中的紫阳神君,嘴角微抿,眼泛冷光,仅是一瞬,便将之前的所有杀意全部收敛在眼中。

  虽然紫阳神君的修为远不及他,但是论背景,天庭的恐怖,可不是目前的一个冥界可以相抗衡的。但是,对于李牧鱼,他们冥界却是势在必得,绝不相让。

  “即使修为不及,但是我紫阳想要护住的人,可没有护不住的。”

  气氛有些尖锐,即使冥王已经收敛了对李牧鱼的杀意,但是来自紫阳神君的滔天怒火,依旧令冥王身后的冥风倍感压力。

  没一会儿,来自化神的威压,已经令冥风的腰板完全直不起来。

  “紫阳神君,咱们之间的事儿,就用不着为难小辈吧?”

  冥王脚步一挪,也同样挡在了冥风身前,目光逼视,嘴角噙笑,浓浓的火药味儿,在两人之间一触即发。

  “你这话,留到帝后面前再说吧。”

  噗哧——

  身体剧烈颤动,在紫阳神君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冥风的身躯一颤再颤,气息逆转,一口鲜血直接就喷了出来。

  “找死!”

  见冥风被紫阳神君的威压造成重伤,黑影一瞬,黑袍中,一双血手直接朝着紫阳神君的门面袭来,只是下一刻,那只血手却被紫阳神君的拳头,轻易击破。

  “仙术?你居然练成了仙术!?”

  见自己的攻势如此轻而易举地被人化解,双目惊愕,原本笃定的冥王,此刻,却是一脸难以置信的看着空中之人,一时间,心中的平静与自傲,皆化为翻腾的波涛,久久难以平静。

  “冥王,现在你可要同我回天庭?”

  心情久久难以平复,过了许久,冥王才重新将血手收回到长袖之中,抬了抬头,却并未置一词。

  “父王……”

  “你先回去吧。”

  抬了抬手,阻止了欲言又止的冥风,阴风呼啸,遥对着紫阳神君,冥王的身体,也同样漂浮了起来。

  “等一下!”

  就在冥王掩护冥风撤离的时候,从方才就一直躲在紫阳神君身后的李牧鱼,突然喊了一声。

  “神君,今日之事,那个阴神也同样有份,若是放任他离开,那弱水域怕是会永无宁日。”

  “小子,你说什么?”

  听到李牧鱼的话,冥风怒极地看着紫阳神君身后的身影,可是李牧鱼被保护地太过周到,冥风却是连个衣角都没有看到。

  “我说的对不对,可不是由你我说了算。幻魔蝶,现!”

  响指一弹,一只宝蓝色的幻魔蝶自浓雾中飞出,蝶翅忽扇,在洋洋洒洒的鳞粉之间,一道清晰的投影,赫然出现在几人眼前。

  而投影上的画面,却是今晚发生之事的全部过程,而其中,更是包含着冥王二人对李牧鱼以及弱水域所做的一切,连同那句“杀了他们”,也是清晰可闻。

  “收。”

  “父王——”

  还没来得及发出叫声,冥风直接就被紫阳神君摄入到乾坤袖中,其速度之快,连一旁的冥王,都来不及阻止。

  “一出手就是两个仙术,紫阳神君,一别数年,你的修为,倒是连本都有些看不透了。”

  见自家儿子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被人抓走,一向在冥界高高在上的冥王,心中升起一股极为憋闷的怒火。

  一个是化神后期巅峰,一个才刚迈入化神初期数年,本以为在偌大的天庭之中,唯有帝后,可以强压冥王一头。

  但不知不觉之间,这个一向不被他所在意的天庭新秀,居然在不到一千五百年的时间里,达到了如此可怕的高度。

  虽说修为不及他,但是紫阳神君层出不穷的仙术,却是令冥王,深深地忌惮了起来。

  “冥王,你现在可要同我回天庭?”

  紫阳神君第二次的重复,却是令冥王不由得发出一声冷笑。

  “紫阳神君,你可知道,你今日袒护的这个小辈,可是犯下了触犯天条的弥天大罪。只怕,到时候去了天庭,面见帝后,要被他牵连的,还要算上你了。”

  闻言,紫阳神君却并未回话,定定地看着与他遥相对峙的冥王,过了许久,却仍是一转身,直接带着李牧鱼,向着九天之上,飞遁而去。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

  见紫阳神君丝毫不为所动,依旧护着那个水神,冥王一声冷哼,也不再多言,架起阴风,紧随着前方的紫阳神君,一同朝着九天席卷而去。

  “神君……”

  “不要说话,抓紧我。”

  光罩紧裹,紫色的电光结界笼罩在二人身上,使得李牧鱼并未受到九天煞风的侵蚀。嘴唇紧抿,双手由于过于紧张,而攥得极紧。

  “神君,晚辈绝对不会牵连到你的。”

  “我相信你。”

  没有过多的废话,仅仅是四个字,就让李牧鱼浮躁不安的心,一下子静了下来。

  两日前,当李牧鱼收到渡鸦的口讯时,他便将传讯纸鹤发到天庭之中。

  而在老早之前,李牧鱼也曾将一只幻魔蝶送到紫阳宫中,通过幻魔蝶传来的讯息,在这几年里,紫阳神君似乎从未回过天庭。所以,李牧鱼最初的打算,只是想将传讯纸鹤,派送到星宿老君那里而已。

  可是,就在今日,通过紫阳宫的幻魔蝶,李牧鱼隐约间捕捉到了紫阳神君的气息,可还没来得及细细察觉,冥王二人便直接打上门来,根本不容李牧鱼重新部署。

  但所幸的是,在传讯纸鹤向星宿老君飞去的过程中,紫阳宫中的幻魔蝶也同时得到了自己的指令,使得紫阳神君回到天庭的第一时间里,便将李牧鱼涉险信号,传达给了紫阳神君。

  李牧鱼以一种豪赌的信念,最终令他等来的不是星宿老君,而是一出场,就震慑八方紫阳神君。

  而这一次,李牧鱼知道,他押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