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章 触犯天条(四)

  好疼……

  李牧鱼颇为吃力地抽了一口凉气,看着眼前凶神恶煞的两人,一时间,一种久违的无力感,忽然袭上心头。

  “要么把引魂花的控制权交出来,要么,就等着被剔除仙格,抹除神籍!”

  引魂花?

  被剧痛侵袭的神经微微一顿,旋即,李牧鱼才反应过来。

  他说的应该是彼岸花吧……

  砰——

  “说不说!”

  又是一拳重击,而这一次,沙包一般大的拳头却是落在了他的门面之上,让他之前所有的笃定,在这一拳中,被打得烟消云散。

  “退下吧。”

  原本还想继续耍狠出气的冥风,听到冥王的话,已经举起的拳头又迅速地放了下来。

  这一次,只有他们二人来到弱水域,一方面是不想引起天庭的注意,掩人耳目;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将此事的影响压到最低,不愿令冥界因此与天庭交恶。

  即便是要杀了李牧鱼,也不能留下任何的把柄,令尚在休养生息的冥界,凭白卷入到两界博弈之中。

  可是,天不遂人愿。

  冥风看着被冥王擒在手中的李牧鱼,没想到,此子居然会是一个入了神籍的天生神灵。一旦杀了他,那么天庭必然会知晓凶手的身份。

  即便是修为早已步入化神后期巅峰的冥王,杀戮天生神灵所担的因果孽障,也不是他轻易所能够化解的。更别提,修为境界与李牧鱼差不多的冥风了。

  因此,想要夺取彼岸花控制权最好的方法,就是让李牧鱼自愿配合。

  “小辈,你将神域扩展到冥界,已属触犯天条的大罪,你若是想活命,我劝你老实配合。否则,冥界的十八重地狱,可不是你这种陆上小神,能够承担地了得。”

  闻言,李牧鱼神情一震,长长的睫毛不断向下耷拉着,瞳孔涣散,过了好久,才重新恢复清明。

  抬起头,定定地看着冥王,颇为艰难地说道:“前辈,我已经说过,那些花并非晚辈所植。而且,我也从来没有想过,要窃取冥界的气运。

  今日,你们不分青红皂白,就威胁与我,若是天庭一旦知晓此事,怕是两界终究无法善了了。”

  语气虚弱,声中带喘,但是李牧鱼所说的每一个字却并非讨饶,铿锵有力,字字珠玑,这份不该有的“傲骨”,倒是令冥王忍不住冷笑了出来。

  “哦?所以,你是不从了?”

  “我无罪,为何要从?况且,我乃天庭五品神灵,你们若是折辱我,天庭必然不会善不甘休。无论是帝后,还是紫阳神君,绝对会为蒙冤的神灵讨回公道!”

  “即便,是我杀了那群半妖?”

  “你敢!?”

  扑哧——

  厉鬼般的手掌,一下子就从李牧鱼的胸口,洞穿而过。猩红色,血淋淋,伴着无尽的死气,一下子就将李牧鱼,打成了重伤。

  “杀了他们。”

  仿佛来自深渊地狱般的低吟,四个字,犹如四把尖刀,狠狠地刺在了李牧鱼的胸口之上。一如那个血淋淋的洞,让他原本镇定的心,一下子就溃败了下来。

  “等……等等!”

  就在冥风即将提起长斧,杀向弱水域的时候,李牧鱼语气中的焦急,却令冥风的神情,更加残忍了起来。

  “咔嚓——咔嚓——咔嚓——”

  斧起斧落,犹如冰层破裂,长斧劈在浓雾结界上的声音,却是逐渐变得真实起来。阴风嘶吼,怕是过不了过久,弱水域外的结界,就要被冥风破坏殆尽。

  “我李牧鱼在此立誓!你们敢动弱水域一下,我即便是魂飞魄散,也不会将彼岸花之事,吐露给你们一个字!”

  彼岸花?

  “停下吧。”

  呼——

  阴风一瞬,在摇摇欲坠的浓雾结界即将被劈裂的时候,冥风重新收回长斧,飞回到了冥王身后。

  煞气弥漫,杀机毕露,此时的冥风,倒是有些杀红了眼。

  “所以,你想好了么?”

  李牧鱼抬起头,看着眼前煞气森森的两个人,除了发不出的怒意之外,就是对自身修为低下满腔无奈。

  背靠天庭又如何?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一切计谋都显得那般可笑。连保护自己的神域,都要靠着那虚无缥缈的求救纸鹤,谋求一线生机。

  就在李牧鱼心绪逐渐灰暗的时候,忽然,一道水色流光,自茫茫的夜色中一晃而过,而那道熟悉气息,也被神魂涣散的李牧鱼,敏锐地捕捉在了神识之中。

  居然是他……

  “前辈,如果我将彼岸花之事告诉你们,你们就能放过弱水域,是吗?”

  “那得看你了。”

  闻言,李牧鱼点了点头,做出一副极为挣扎的模样,张了张嘴,又猛烈的咳嗽了几下,刚要再次开口,突然,一口鲜血直接从李牧鱼的口中,径直地喷了出来。

  “砰——”

  就在那口鲜血即将要喷洒在冥王身上时,一个猛甩,李牧鱼的身体直接被冥王甩了出去,血沫飞溅,泼染了满地的尘沙。

  “神君救我!”

  嗖——

  就在李牧鱼被甩开的那一刹那,流光即逝,一道紫色蒙光直接将李牧鱼托住,再一转眼,李牧鱼的身影便直接消失在冥王二人的眼前。

  “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