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触犯天条(二)

  快逃?

  听到这两个字眼儿,李牧鱼的眉头不禁深深地皱了起来。

  “你家主人还说别的了吗?”

  闻言,渡鸦只是扑腾着翅膀落在了李牧鱼的肩膀上,叼着墨色莲花,拨浪鼓似的冲李牧鱼摇着头。

  “替我谢过你家主人,告诉她,这个人情,我李牧鱼必当相报。”

  “嘎——嘎——”

  话音刚落,似是感受到了李牧鱼话语中的真诚,渡鸦点了点头,扯着脖子又叫唤了几声,便扇着笨拙的翅膀,沿着来时的路,又飞了回去。

  “危险么……”

  看着潮汐海岸的尽头,夕阳的余晖静默地落在他的身上,为他的身体,镀上了一层橘黄色的光泽。

  “去吧。”

  在夕阳即将落下的时候,李牧鱼轻轻地摊开手掌,一只水蓝色的纸鹤,正打着转,被李牧鱼抛了出来。

  “啪塔——”

  纸鹤轻打着翅膀,盘旋在天空,在李牧鱼的指令之下,化为一道水色流光,向夜幕逐渐深沉的天空迅速飞去。

  “若是消息准确,那应该还来得及……”

  看着天空中愈来愈小的黑点,深沉的夜幕也彻底在弱水域中降临。

  一如他所猜测,那日潜伏在弱水域附近的阴魂,必然是冥界之中的身份不低的人物。

  只是因为他发觉了自己“天生神灵”的身份,而不敢妄动,所以,在折返回冥界之后,下一次,必然会有一个足以和天庭叫板的绝强人物,毫不犹豫地闯进他的弱水域。

  可是在这个节骨眼上,作为弱水域的守护者,李牧鱼根本不可能会选择去抛下弱水域,而保全自身。

  而且,作为水德天生神灵,弱水域就是他的成道根基,谁敢动他的弱水域,那就是他李牧鱼从今往后,在成道之路上不共戴天的仇敌,绝对不可能退让一步。

  “嗖——”

  水光一闪,李牧鱼的身影又重新退回到了弱水域,苍天白雾,在凄凄夜色之下,显得那般暗潮汹涌。

  ……

  边际之地。

  “父王,此处就是藏有引魂花的地界了。”

  呼——

  阴风怒号,死气滚滚,在阴风结界之下,两道阴森的黑影,正伫立阴风结界之外。

  而身材一向雄壮高大的冥风,在身量足足超过三米的冥王衬托下,竟也显得十分矮小起来。

  “撤掉吧。”

  “是。”

  得到冥王的命令,一直站在冥王身后的冥风默默地走上前来,手捏法诀,血口大开,仅是一瞬,肆虐在整个边际之地的黑色阴风,便尽数被冥风吸入口中。

  “恩?”

  在漫天的阴风彻底被冥风吞吐殆尽的时候,整个边际之地的全貌,霍然展现在冥王的眼前。

  只是,当冥王看着满地的猩红色花蕊时,他的脸色却并不似冥风所想象中那般惊讶。

  “这些花,似乎已经是有主之物了。”

  闻言,冥风应声回道:“生长在这里的引魂花,应当是上界的一个水神所植,若是将他除掉,取其仙格,那么这些引魂花只会是冥界之物。”

  “上界水神?那么说,你已经调查过他了?”

  “回禀父王,据儿臣调查,此人是天庭新晋的一个天生神灵,与三妹交情匪浅,其神域也正好位于边际之地的冥界壁垒上方。”

  “那这条河是怎么回事?”

  余光顺着冥王所指的方向瞥去,又迅速地低下了头,表情未变,冥风低声说道:“那条河也是那个名唤李牧鱼的水神所引入冥界的河水分支,儿臣为了防止那人的手段,便自作主张封了这条河。”

  “恩,你做的不错。”

  点了点头,冥王算是认同了冥风的做法,径直地走到彼岸花前,手指轻点,一朵娇艳欲滴的血色花蕊便飘到了冥王的手中。

  “可以抹除记忆么?倒是新奇。”

  呼——

  阴风袭过,一大一小两道黑影直接沿着忘川河向着边际之地的尽头飞去,死气肆虐,在冥王强势的修为压制下,原本徘徊在冥界壁垒附近的噬魂海妖,如同见了猫的老鼠,一刻不敢停留,直接掉头向着无名海的更深处逃去。

  “此处的冥界壁垒,倒是有些年头了,若不是今日来探知,即便是我,也快记不得了。”

  边际之地,一向是冥月所负责管辖的地界,因此,此处绝大多数地事情,冥王也尽数交给冥月所管理。

  久而久之,这处早已被荒废了的冥界壁垒,竟在不知不觉中,已被冥月修复得颇成气候。

  “父王,上面便是那个水神的神域了。”

  “恩。”

  没有再继续停顿,两人一个加速,便直接从海底飞遁到了海面之上。

  阴风瑟瑟,月明星稀,凉凉的月光映照在无名海的海面之上,为整个夜晚,蒙上了一层说不出的静谧感。

  “父王,就是那儿了。”

  哗啦——

  水花迸溅,沿着三角州的水域飞去,只见在交横纵错的水道之后,一条笔直的蔚蓝色缎带,犹如夜空下的星河,在静谧的夜色下,潺潺流淌。

  “弱水?”

  看清河水的全貌,冥王的脚步不由得微微一顿。

  没想到在九州之中有些赫赫凶恶名的千钧弱水,居然会在此处凝聚成一条如此壮阔的河流。

  若是假以时日,待这条弱水河发展成熟,冥王敢断定,方圆百里的内的全部水系,将会被这条弱水尽数侵染同化。而对于掌管这条弱水河的神灵来讲,也将会是一个令人生妒的造化。

  “你所说的那个水神,就是这条弱水河的掌管者?”

  “弱水河?”

  听到冥王的话,原本心绪颇为得意的冥风忽然一愣,看着眼前的河流,又再次联想到边际之地的那条犹如山岳般沉重的河水,一切的迷思,在瞬间,尽数解开。

  这两条河,居然全是弱水河!?

  “你不知道?”

  听到冥王语气中的不悦,冥风的心不由得一缩。他怎会不知弱水的大名,只是当实物真实的出现在他的眼前时,他却莫名地犯了糊涂。

  “儿臣愚钝,竟未认出弱水河。”

  没认出?

  笼罩在黑色斗篷之下的冥王,在此刻,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